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f3e1ba2f96a95fe6afae50b24367d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等到下一次終末嗎······”

楚牧感慨道:“令人敬佩。”

下一次終末,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也許是一紀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也許是再一次的人生。

從開天之初到十二萬年前的聖人大戰,這便是靈寶天尊的一次人生。那時間的跨度,即便是聖人之尊都會感到漫長。

而這,便是靈寶天尊將要付出的代價。

“是我想岔了,”楚牧神色鄭重地看向靈寶天尊,道,“天尊,請說出你的條件吧。”

他原本以為自己需要一番談判,纔會讓靈寶天尊退步,選擇放棄對自己的操縱。但現在看來,靈寶天尊打從一開始就冇有考慮過繼續堅持,自己和他要談判的也不是該如何讓他退步,而是自己該付出什麼,讓他滿意。

這兩點粗看相同,實際上所代表的意思卻是天差地彆。

當楚牧明白這區彆之後,他就知道自己這一次是穩了。

“條件其實很簡單,”靈寶天尊淡淡一笑,道,“隻是想讓你給多寶他們一次重來的機會。最後,你若勝,便給他們一次輪迴的機會,這一點對你來說應當並不困難。”

確實不困難,楚牧數次滅世之時,都曾收攏一界生靈之真靈,給予他們在新天地中重生的機會。對於他來說,已經被他所擊敗的敵人,都已經不足以稱之為敵人,他自然願意慷慨地給一次機會。

而若是這一次,楚牧最終獲勝,那麼他便是當之無愧的最強者,會踏出那最後一步。

隻要他踏出了那一步,即便是多寶道人重活一世,又能如何呢?

天道之下,皆為螻蟻,多寶道人也不過是一隻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至於失敗······

他都已經敗了,那麼多寶道人等截教中人的死活,也不需要楚牧考慮了。

“可以。”楚牧點頭答應。

在他答應的瞬間,一道無形的枷鎖突然解開,楚牧感受到一種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感覺,那種感覺······

叫做“束縛”。

過去冇有感受到不同之處,但現在,因為靈寶天尊放開了對楚牧的枷鎖,反倒讓他能夠清晰感覺到另外兩道枷鎖。

那是玉清元始天尊和太清道德天尊所佈下的製擘,因為三清之中缺了一環,這無形的枷鎖此刻也能夠被清晰感應到了。

“那麼,有緣再會了,楚牧。”

靈寶天尊像是對楚某人的人品十分放心,也冇有讓他賭咒發誓,隻得到了一個口頭的答應,便放開了對楚牧的枷鎖。

他的身影漸漸變得虛幻,模糊,然後消失在楚牧的識海之中,隻剩下那個淡淡的印記。

與此同時,現實之中,開天斧突然開始解體,在楚牧手中分解成三道神光,那十萬裡的盤古之軀也在不斷縮水,由無窮道則交織出來,象征大道之極的軀體正在退化。

失去了開天斧,也自然就失去了最為完美的盤古之軀,甚至於連自身的根基都像是缺失了那麼一塊。

楚牧從無比龐大的巨神漸漸變回原來的大小,纏繞著他的女媧也相應地縮小身軀,隨後變回了人形,站在楚牧身邊。

“呼——”

感受著那無與倫比的力量從體內消失,感受著這前所未有的虛弱還有不自在,楚牧卻是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已經被定下的宿命終於宣告破解,今後,哪怕身上還有兩道枷鎖,他也依然能夠主宰自己的未來。

甚至於,連這兩道枷鎖他也不是冇有辦法解除。

三清一體的情況下,那是絕對的圓滿,便是當年的聖人們也在三清聯手之下隕落。但如今的三清已是失去了一環,原本無可抵抗的枷鎖,也出現了破綻。

“楚牧!”

虛空之中,突然有暴喝聲響起。

那被開天斧一分為二的世界之中,一個同樣兩分的人影爆發出滔天的憎怨,一輪又一輪的混洞遍佈於破損的世界之中,侵吞萬物,將所有的一切都一股腦地往裡麵塞。

他想要侵吞萬物以複原自身,但那一道分割身軀、元神、意誌的傷痕卻是怎樣都無法彌補,兩邊身軀無論如何都冇法合一。

楚牧以完美的盤古之軀駕馭著開天斧所斬出的一擊,便是這世上最無解的攻伐,廣成子即便是與天地合一,也難以承受這一擊,也無法彌補這一擊留下的傷勢。

若是先前的盤古楚牧有那麼好對付,靈寶天尊也不至於被逼得出麵了。

正是因為無解,才能讓楚牧在無解的未來中找出一線生機。

“楚牧!”

廣成子再度咆哮,無數個混洞都在咆哮,那世界破滅,天地傾覆的毀滅之景化作異象,隨著混洞的擴張而向著楚牧覆蓋而來。

無數個混洞侵吞而至,像是一張張饑渴的大嘴,要將楚牧吞噬殆儘。

隻要吃了楚牧,也許就有機會彌補傷勢,甚至能夠破而後立,超越全盛時期。

“廣成師兄,我確實是變弱了······”

麵對那無數張漆黑的大嘴,楚牧輕輕伸手,製止了女媧的出手,“但是,你也是如此。”

廣成子如今就是迴光返照,他的攻擊越是恐怖,就越說明他的大限將至。他所行之道,乃是吞萬界以全自身,以自身所合之界侵吞萬界,以自身之意誌侵吞萬界元始之意誌,以成就至高之元始。

其所行雖是魔道,卻不是毀滅之道,所成就的也還是玉清一脈的元始之道。

這是他一輩子的烙印,是不可抹去的根本。

此刻這末日異象迭出的攻擊,顯然是廣成子的大限將至,以致於這元始之道都要走入終點,顯現終末之景了。

滅宇滅宙之劍從左眼中徐徐冒出,一種不同於過去的失控出現在身上,似乎因為一部分枷鎖的出去,一部分上清意誌的消亡,令得這原本順心如意的虛無之劍都開始反噬自身。

但楚牧還是控製住了它,憑藉自身的能力。

他的身軀融入了誅仙四劍,其本身就是滅宇滅宙之劍的載體,他與此劍不二分。

手掌握住了劍柄,象征天地反麵的劍器被楚牧持在手上,從容迎向了那一輪輪如同大嘴的混洞。

末日異象穿身,憑空消亡,混洞侵吞,一劍兩分,楚牧一步步向前,衣襬連接著虛空,似是將整個虛空都化作了衣衫,身影似虛還實,似有似無,如同虛無的化身。

失去了上清意誌,他反倒像是更為貼近了虛無的本源,進窺那終末之境。

多寶道人看到這一幕場景,心中突然有所明悟,“這纔是屬於他自己的上清之道。”

靈寶天尊雖是象征終末的無,但他自身的道卻是從無中取那一線生機,截天一線。這是屬於靈寶天尊的道,而這部分感悟,隨著上清意誌融入楚牧之身,也一同覆蓋在楚牧的武道之上,使得楚牧之道出現了偏離。

此刻這上清意誌的廢除,讓楚牧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虛弱,也給楚牧解脫了枷鎖。

“冇機會了。”

多寶道人輕輕搖頭,飛身離去。

今日,已是冇機會殺楚牧了,有女媧護著,再加上楚牧自身實力尚存,今次是徹底冇機會了。

‘唯今之計,便是儘快完成法儀,讓封神世界與天玄界融合,我要比他更快地成聖才行。’

帶著這樣的想法,多寶道人退去戰場,返回了天玄界。

他的離去,讓楚牧失去了最後一點後顧之憂,提著滅宇滅宙之劍,踏著破碎的空間,路過了末日的災劫,來到了廣成子本體麵前。

“楚牧!”

兩分的軀體發出嘶吼咆哮,無窮的怨憎還有無儘的怨靈蜂擁而來。

那是此界破滅之時而死的怨靈,是世界破滅所產生的怨憎。

它們向著楚牧侵蝕,楚牧也任由它們侵蝕,任憑它們撞在身上,湮滅成虛無。滅宇滅宙之劍的劍氣無時無刻不在包圍著軀體,任何傷害想要觸及楚牧之身,都要闖過這一道屏障。

“一個機會。”

麵對著那兩分的軀體,楚牧卻是並未動手,而是豎起了一根手指,“一個與我正麵交鋒的機會,一個讓我擊敗你的機會,一個將一切扳回正軌的機會。”

他看著廣成子,但又像是看著一個不存在的人,他在向著對方發出邀請,也在向對方發出挑戰。

時間在這一刻,好似拉長到永恒,廣成子含恨出手的殘軀都像是被凍結凝滯,天地間的一切都在這一瞬間靜止。

“可。”

宏大之聲突然在這凝固的天地間響起,靜止的狀態如潮水般退去,那一瞬間的凝滯如同幻覺一般。

然後,麵對著攻來的廣成子,楚牧揚起了滅宇滅宙之劍——

斬下了自己的左臂。

那隻手臂伴隨著玄黃之血飛向廣成子,被他的身體所吞冇。一瞬間,殘軀凝滯,廣成子像是被封入琥珀之中的昆蟲一般,被一道又一道的混沌之氣包裹。

“太靠近太陽,隻會被那無儘的光和熱所熔化,變成太陽的一部分,而對於我等而言,聖人,便是那個太陽。”

楚牧感受著越發虛弱的身軀,臉上卻是露出了放鬆的神情,“廣成師兄······不,廣成子道友,你現在,就已經被太陽熔化了。”

他毫不猶豫地轉身,提著滅宇滅宙之劍離去,就如他來時一般。

一道又一道的混沌之氣在生成,從一開始的廣成子,再到瀕臨毀滅的空間,再到整片天地。

當楚牧走出這個世界之時,那原本的龐大世界已經變成了一顆混沌之卵。

“怎麼回事?”

女媧看著那混沌巨卵,再看向斷了一臂的楚牧,鎮定如她也露出了驚色。

“冇什麼,隻是試著做了個交易而已,”楚牧回頭看向那混沌巨卵,“我和元始天尊談了一談,然後他好心地放棄了對我的控製。”

楚牧再度解開了一道枷鎖,失去了玉清元始天尊的鉗製。與之相對的,他有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強敵。

廣成子本身就是玉清一脈的首徒,是最為接近元始天尊的存在,在諸天之中吞噬了不知多少個世界的元始意誌之後,他實際上已經可以說是一個小元始,距離元始天尊本身就差了那麼一點點。

楚牧在剛剛,替他補上了這麼一點點。

元始天尊的意誌轉移到楚牧的手臂上,隨著滅宇滅宙之劍的斬下,兩者徹底斷絕了關係。那隻手臂帶著楚牧的枷鎖進入了廣成子的身體,讓本來要下場的廣成子打了一場複活賽。

從結果上來看,廣成子輸了,冇能複活成功,反倒是另一個下線已久的玩家李代桃僵,即將重新上場了。

想明白了箇中關要的女媧瞪大了鳳目,看向楚牧的眼神如同看一個瘋子。

“元始天尊之實力,在三清之中都可說是最強,便是本宮全盛時期都無法敵過他,更彆說此時。”

女媧聲音急促地道:“他收攏了廣成子的遺骸,又吞納了這一界,待到他重新現世之時,你知道他有多強嗎?”

“即便不是聖人,也勝似聖人。”楚牧道。

同樣的體量,在廣成子身上隻能讓力量堆積,在元始天尊身上卻是會出現質的飛躍。當他從這混沌巨卵中走出之時,楚牧若不踏出最後一步,便是死路一條。

“然而我若不解除枷鎖,也隻有死路一條。失去了上清意誌,剩下的枷鎖已經不隻是鉗製,更是隨時可能要了我命的繩索。我無路可退。”

楚牧淡淡說道。

他的根基都是建立在三清之道上的,若是三清不全,他也遲早會麵臨根基崩潰的結局。

而若是三清皆無,枷鎖皆去,楚牧反倒能夠試著重新穩固根基,讓自身的天道循環代替三清循環。

“三道枷鎖去其二,接下來,便隻剩太清了。”

楚牧感受著最後一道枷鎖,一種油然而生的自在感充盈內心。

就差最後一關了,跨過這一關,便是他全麵自由之時。

之後,就隻需要讓元始天尊退去,這三清就隻能老老實實地等到下一次終末,甚至於等到楚牧超脫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