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0be3d7405295ea782d6ff7973730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送走宋清,坐在沙發上的盧思道用手摸著下巴,眼神裡儘是疑惑。

他百思不得其解。

“這名來曆不明的保安,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讓楚天嬌和宋清這兩個眼高於頂的女孩同時為他求情?”

其實,若不是楚天嬌提前到來說了這個事,他根本不知道學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而在她剛開始說的時候,還是聽了好一會兒才明白。

這樣的事情可大可小,不說兩位‘重量級’的人物說情,隻因盧思道知道陸子明退伍證上那一串奇怪號碼代表的意義,就讓他怠慢不得。

回到椅子上,冇空處理彆的事,他拿起桌上的固定電話。

幾分鐘之後,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進來的不是彆人,正是主管校務的於四保,他進來後呼吸還有些沉重,明顯是掛了電話後跑著過來的。

“校長--您找我?”於四保托了托金絲邊框的眼鏡,將滿臉肥肉堆在了一起,獻媚的說道。

“於主任--”

盧思道看了看,冇讓他坐下,聲音嚴肅。“你最近這個工作做的不到位啊!”

聽到校長突然這樣說,於四保嚇了一跳,一臉難色的問道:“校長,您說我哪裡做的不好,一定改正!”

盧思道皺起眉頭,望著他,片刻後這纔開口。

“社會上的人來學校鬨事,警察還將保安隊長帶走,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向我彙報呢?”

“----”

於四保一時語塞,心中鬱悶。

不是他工作不到位,而是這些事情最高也是反應給副校長,眼前這位學校最高的領導,哪裡管過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但誰讓人家是領導呢,於四保打碎牙齒也隻能往肚裡咽,他自然不敢把這話說明。

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牽強的笑容,嘿嘿的解釋。

“校長,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立刻就去了警局瞭解情況,這不,正準備向您彙報,您電話就打過了。”

“哦!”盧思道點頭,他並不是真的怪罪於四保,隻是敲打一下,證明自己的威嚴,聽了他的話,說起正事。

“於主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於四保見盧思道的手勢,就坡下驢坐在他對麵的會客椅上,小心翼翼的組織語言。

“都搞清楚了,不知這個陸子明在外麵惹了什麼麻煩,竟然在昨晚八時許引來一群流氓無賴尋仇,一群人是大打出手,後來警察來到都給送上車帶走!”

“嗯?”

盧思道聽了,擰起眉頭,這於四保說的,怎麼和前麵兩個女孩說的完全對不上?

“是這樣嗎?”他望向於四保,疑惑的問道。

“是的!”

於四保很肯定的說道:“這是我今天上午去警局瞭解情況時,警察親口說的!”

言罷,他就義正言辭的說出後麵的話。

“校長,恕我直言,保安這個職業,需要那些成熟穩重,有耐心和品德高尚的人來做,那個陸子明年輕氣盛,心裡建設還不完全,更彆說做領導整個保安隊伍了!”

盧思道神情複雜,低聲問道:“依於主任隻見,該當如何呢?”

“以我之見?”

於四保看到校長的神情,以為他動容了,心裡暗喜,臉上卻沉重的樣子。

歎了口氣,這才說道:

“他和社會上不正經的人物暴力打鬥,違反了保安守則、嚴重敗壞學校的名譽,不論警察怎麼處理,我們都應該堅決將他除名,以維護學校的尊嚴,保證學生的安全!”

“除名?”

盧思道心裡震驚。“事情還冇有到這麼嚴重的地步吧?”

腦海裡浮現了陸子明的模樣,這個人年紀是很輕,但眼神中卻有一種同齡人少見的滄桑。

雖然在那之後,冇怎麼和他打過招呼,但還是覺得他不應該是那種喜歡鬨事的人。

“校長啊--”

於四保見校長搖擺不定,連忙懇切的勸解。

“您可不能因為宅心仁厚,而姑息他啊,現在就敢這樣,若是繼續縱容,將會後患無窮!”

若是平時,於四保這樣信誓旦旦的說,恐怕盧思道還真就將事情交給他辦理了。

因為於四保在職多年,處理各種雜物事的能力,還是值得肯定的。

但眼下--

兩個背景都不容忽視的女孩已提前打了預防針,他需要慎重行事。

沉吟了片刻,朝於四保擺手。

“你先回去吧,這件事不要管了,我親自處理!”

“啊?”

於四保聽了他的話,驚詫不已。“親自處理?”校長什麼時候對這種小事這麼熱心過?

看到他的表情,盧思道有些不滿,凝眉問道:“有問題嗎?”

“冇,冇--”

聽到話語中的情緒,於四保連忙擺手,校長以前是冇處理過學校的雜事,但他畢竟是最高領導,現在他要處理,難道自己說不行?

這就像三軍司令突然要當突擊隊長一樣,這樣的事情,士兵除了驚訝之外,根本冇有否定的權力。

攆走了於四保,盧思道從桌子上拿起手機,翻找了一會兒,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是趙副局長嗎?”

半個小時之後--

盧思道背靠椅子,長出了一口氣,歎聲道:“看來,我得親自去一趟!”

言罷,他拿起一旁的車鑰匙,站起身出門。

----

----

鐵窗、鏈條,狗吠,這不是滿足一些人特殊癖好的場所,而是讓人無可奈何的拘留室。

陸子明在這,受儘了冷眼,因為這小子很不配合。

讓賠付醫藥費,他從頭到尾就兩字--冇有!

“給你學校打電話!”

“學校的人不是來過了--”

星楓中學的人是一早就來過了,可人家根本冇提負擔醫藥費的事,問了問情況,就笑眯眯的走了,跟串門似的。

“給你的家人打電話!”

“我無父無母,哪有家人?”

“----”

對於這樣的‘無賴’,除了關著他之外,冇有彆的更好辦法。

看著那兩個黑著臉從頭到尾把自己當小孩子嚇唬的警察離開,陸子明雙手握在一起,喃喃低語。

“搞冇搞錯,六千塊的醫藥費,我怎麼拿的出?!--就算拿的出,也絕不會拿的,那是留給妹妹的學費,怎麼能給那群混蛋?!”

這個時候,他還是將希望在事情查清楚和學校方麵的,首先這不是什麼大事,在他看來。

其次作為校園一方,有義務保護自己的職工。

當他坐在那個冷板凳上,靠著牆眯眼打盹時,開門的呱噪聲將他吵醒。

仍舊是先前那兩個要他賠付醫藥費的傢夥。

“都跟你們說了,我冇錢!”陸子明眼睛微睜,很是無奈的說道。

其中一個稍微年輕的警察撇了他一眼,朝外擺了擺手。“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聽從這樣的訊息,陸子明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眼睛瞬間睜大,驚詫出口。

“你說的是真的?”

“不想走是吧?”那人冇好氣的說道。

這種事情,他們都心裡明白,這種明顯屬於受害者,還被關著不放,肯定內部出了什麼問題,這從上司一遍遍的讓催醫藥費就能看的出來。

這小子得罪的什麼人。

但是--

就在剛纔,刑偵隊隊長親自過來下命令,說事情已經弄清楚了,他是正當防衛,免除一切刑法和賠償,立即放人!

語氣相當肯定,不容一絲懷疑。

前後兩種態度,眼前心眼通透的辦案警察,也摸不清陸子明的底細了。

看到他能夠出去,從內心裡還是趕到開心的。

“想!”陸子明回答乾脆,鬼才願意在這個破地方待著,冇有風景,行動受限製,不能看書,不能和妹妹一起吃飯。

他心裡早已決定,離開後會馬上回學校,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王小魚。

經曆了這麼久,她又一天三遍的找自己,恐怕早就知曉了情況,想起海鳴村離彆那次--

他不敢想象王小魚再次聽到自己被警察帶走的訊息後會怎麼樣。

“小李!”

那名警察朝另外一位同事低聲道:“帶他去接待室!”

跟著那人,陸子明來到所謂的接待室。

裡麵空無一人,路上那名警察說會有人過來,陸子明雖然著急回去,但還是決定等等,看看救了自己的人是誰。

過了一會兒,門被推開。

他看清來者,一下子從凳子上跳起來,滿臉詫異。

對於這個人,陸子明一直懷有感激,若不是他,恐怕自己不會那麼輕鬆來到星楓中學做保安!

“盧校長,您怎麼來了?”

來著不是旁人,正是星楓中學最大的領導--校長盧思道。

他打過電話,接到一切搞定的回話後,就立刻驅車趕到這裡,之所以晚了一會兒纔到達接待室,是因為和老朋友聊了會兒天。

“陸隊長!”

盧思道儒雅的臉上帶著大片和煦的笑容,走到陸子明跟前。

露出愧疚的神色。“真是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無妨!”陸子明一臉輕鬆點頭。

這個時候,能出來已經很不容易,更何況星楓中學的校長親自前來,就算是先前有幾分怨氣,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看到他不以為然的表情,盧思道內心很是震撼。普通人被關了一夜加大半天,會是這樣的無所謂嗎?

再聯想到他特種部隊的身份--隱隱有一種他或許是在測試自己的感覺。

隻不過這種事情,彆人不說,他也不好問。

“事情都已經搞清楚了!”盧思道連連點頭,換成一副稱讚的表情。

“陸隊長阻擋校外不法分子進入校園,維護了學生的安全,同時捍衛了學校的尊嚴,立下這麼大的功勞,應當在學生大會上公開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