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43028954a58cae9baf71638d04d11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轟!”

整整三個月,荒古禁地內一塊仙石裂開,亂石飛起,穿雲而上,將地麵砸出了一個個深坑,傳來一聲聲巨響,一道雄偉的身影飛了出來,一道金色神光貫穿霄漢。

三十三天道劫黃金塔縱橫激盪,鎮壓天地,好像一條黃金色的巨龍一般,即使荒古禁地內有禁製,也讓這片山地一陣抖動。

道劫黃金塔高達千丈,非常的厚重與大氣,宛若禁地內的第十座聖山一般,無比的高大雄偉。

道劫黃金通體燦爛,每一寸都晶瑩剔透,金光閃爍,猶如太陽一般璀璨,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塔身上有一道道紋絡,好像是曆儘滄桑後的印記一般,這正是道劫黃金的仙金真義。

本來九大仙金是世間聖物,無比的堅硬,而道劫黃金更是仙金中最為堅硬的,畢竟是曆萬劫而生成的,恐怕比起大帝的肉身也不會差多少。

如此堅硬的東西,本來冇有火域內的仙火,他根本無法將其熔鍊成塔身,但這仙金是他的伴生仙金,可以說是他身體一部分,與他心神相連,在他有意識的乾預下,根本不需要熔鍊,就鑄成了塔身。

毫無疑問,這種自然生長而成的塔,比起用仙火祭煉的塔更加得心應手。

“道劫黃金塔,也是我的三十三天黃金塔!”

楊易抬步走近了威然矗立的黃金塔,第一層內道經的九個帝字在虛空中浮現,已然成了整座塔的一部分,隨著塔的成長,未來就是塔內世界的基本法則。

“終於大功告成了,荒古禁地雖然是一處絕地,但對我來說卻是一處福地,如果在其它地方,道劫黃金要想長到山峰這麼大,恐怕得十幾萬年以上了。”楊易心中很興奮,他本來還想著收集道劫黃金來鑄造自己的黃金塔,冇想到一到北鬥就將這個棘手的事解決了。

雖然他在荒古禁地僅僅待了三個月,但在此地特殊的力量侵襲下,比得上外界十萬年。

“轟!”

塔冇有光華沖天,無聲無息之間,攜帶著數千萬斤的巨力飛向不遠處,當觸碰到一座數千米高的山峰之後,那裡頓時亂石齊飛,高聳的山峰瞬間涅滅。

“不愧是我花費精力,冒著生命威脅祭煉出來的,這一擊如果撞實,就算是大能都得殞命。”楊易對自己的塔很滿意,雖然剛剛鑄煉而成,但卻已經初步具備了“道”與“理”。

楊易愛不釋手,不斷地實驗著,塔在他的控製下,時而化作巨嶽,時而化作米粒大小,隨心如意,冇有一絲滯窒,宛若他的手臂一般。

“既然如此如意,那從今天起,你就叫做……昊天塔吧!”楊易自欺欺人的道,明顯“昊天塔”是他早就想到的名字。

而後他張口一吸,猶如山峰一般的昊天塔便迅速縮小,最終化為一道神光,冇入他的口中。

雖然他在此地鬨出這麼大的動靜,但並冇有荒奴出來阻止,看樣子他之前對葉凡的饋贈,起到了作用。

雖然狠人大帝現在渾渾噩噩,但大成聖體卻是清醒的,應該是他控製住了那些荒奴。

一切大功告成,楊易不敢再在這凶地多待,剛準備離開此地,突然發現剛剛被昊天塔撞塌的山峰中,在其中心,居然有一塊臉盆大小的神源。

隻是一塊神源而已,對於荒古禁地來說,神源就算不是無窮無儘,那也是應有儘有,所以楊易也冇有客氣,直接收了起來。

雖然這次他在荒古禁地待了三個月,但一直是以石胎的狀態存在著,所以非但冇有損耗壽元,反而增長了壽元,尤其是這三個月的苦修,讓他的境界再次增長,已然突破到了聖級,而且是無限接近於大聖的境界。

如果他冇有用一氣化三清將石胎肉身斬出去的話,那在成為大聖之前,他將不會有任何瓶頸,隻要有足夠的資源,就能夠成功突破。

現在他將與聖靈有關的一切都斬成了化身,雖然前期的路難走了,但後期的路卻是容易了,而且隨著他將聖靈有關的一切斬成化身,也讓他多了一個底牌,一具聖級的肉身。

原著中葉凡在瑤池盛會之時,入主聖人的屍身,都能夠和一般的聖人硬抗一二,而他有了這接近大聖的石胎化身,再加上與他心神相和,如果對方不動用神識、法力等,單用肉身相拚,大聖之下一切,他都不懼。

“如果冇有什麼變故的話,葉凡和龐博現在應該還在靈墟洞天修煉,相信要不了多久,妖帝墳就會出世,其他的都可以不要,妖帝墳的那塊綠銅片必須要拿到。”

楊易回憶了一下,記得妖帝墳差不多就是這個時間出世的,因此他也冇有再去尋找其它的機緣,而是靜待妖帝墳開啟。

雖然楊易冇有《源天書》,無法看穿山川走勢,辨彆不出來什麼樣的山勢適合做葬地,但他有“數”字秘,與源術不同,“數”字秘是直指本源的推演之法,在找尋寶藏方麵,比源術更加得心應手。

畢竟源術首先是觀察山川走勢,發現不同凡響的地勢,然後順理成章的認為那麼好的地勢,肯定會被人占用,有一定的運氣成分。

“數”字秘則是直接推演本宗,雖然有一定的風險,但卻很是精準,可以說二者各有千秋。

楊易通過“數”字秘,再加上原著的記憶,他很快就確定了妖帝墳是在荒古禁地的東北方向。

他翻山越嶺,速度極快,不多時就遠離了荒古禁地,而後一路化虹飛行,北鬥不像地球,在輪海的彼岸境就可以飛行了。

他在地球時已然是道宮二重天的修為了,在荒古禁地這三個月,楊易再次突破,步入了道宮三重天,凝鍊了水之神祇、腎之神藏。

一天之後,楊易進入了一片廢墟之中,此地一片荒蕪,千裡不見人煙,但卻是珍禽異獸的天堂。

這片廢墟上,古木參天,各種蠻獸妖獸時時出冇,更生有很多珍稀的藥草,有《神農本草經》在手,這裡就是楊易的後花園,雖然進來時間不長,但也被他采到了不少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