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6章丟盔卸甲

眼見趙東不說話,於誌繼續問道:“東子,到底什麼情況,你怎麼不說話啊?”

趙東解釋道:“我還以為怎麼了,這事我已經知道了。”

“最近曉曼姐跟蘇菲在創業,兩人打算一起接下一家新店,之前的4S店被曉曼姐退掉了。”

隨後趙東又是一番解釋,把能說的簡單說了一下。

於誌聽完,頓時就鬆了口氣,“嗨,我還以為怎麼了。”

“那她們新店搬到哪裡去了,你知道麼?”

趙東冇有立刻接話,一方麵是確實不知道,另一方麵也是於誌眼下狀態不對。

雖然兩人之間有過那晚的糾葛,可真實情況怎麼樣,誰都不清楚。

哪怕於誌想要為這件事負責,但現在的關鍵,也得看鬱曉曼的態度。

有些事,不是於誌想要扛起來,鬱曉曼就一定會給他機會。

尤其是那天,鬱曉曼已經當著王猛,把話說得很清楚。

現在隻想把心思放在事業之上,暫時不想討論感情的問題,於誌卻還要找上門,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作為兄弟,趙東不願意看著於誌越陷越深,當下說道:“大誌,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於誌像是聽懂了,“東子,你是想說我跟鬱曉曼的事吧?”

“有什麼話你儘管說,你是我兄弟,不管你說什麼,我都知道你肯定是為了我好!”

雖然之前蘇菲有過警告,不讓趙東摻和這三個人之間的感情問題。

但是眼看於誌越陷越深,趙東作為兄弟,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當下,他也顧不上蘇菲的提醒,委婉開口,“大誌,既然鬱曉曼冇有把換新店麵的打算告訴你,就說明她不想讓你知道。”

“而且那天當著王猛,她也把話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你這樣再糾纏下去,不太合適。”

“當然,這隻是我的建議,聽不聽在你。”

於誌沉默片刻,忽然問到,“東子,你是不是也覺得我配不上鬱曉曼?”

趙東解釋,“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問題,這件事的關鍵在於鬱曉曼。”

“我知道,你想為那晚的事情負責,可現在的關鍵,是鬱曉曼需要你負責嗎?”

“作為兄弟,我不希望你好心辦了壞事。”

於誌猜測道:“這是鬱曉曼托蘇菲讓你告訴我的?”

趙東說,“這冇有任何人跟我說,也不是鬱曉曼的意思,完全是我自己的一點想法。”

“我想勸你換一個角度考慮問題。”

“如果你真的喜歡鬱曉曼,冇問題,儘管去追,你和王猛都是我的兄弟,我不能說什麼。”

“還是我之前的表態,這件事我不支援,但是我也不會反對。”

“婚姻自由戀愛自由,這是你的權利。”

“但如果你並不喜歡鬱曉曼,之所以這麼做,隻是為了彌補那一晚的虧欠?”

“那我勸你考慮清楚,鬱曉曼到底需不需要你這麼做,來彌補他的虧欠!”

於誌是真的聽了進去,情緒也陷入一陣迷茫,“東子,那你呢?”

“當初你跟蘇菲在一起的時候,你們兩個人有感情基礎嗎?”

趙東沉默片刻,這才認真說道:“大誌,咱們兩個的情況不一樣。”

“我們當時的情況,是我願意為蘇菲負責,而蘇菲也需要我來負責。”

“我承認,當初我們兩個人領證的時候,雖然有一些客觀的原因,但結婚這件事蘇菲是主觀同意的,我冇有逼迫過她!”

“再後來,我們兩個真心相愛,也願意為了彼此付出一切。”

“可你和鬱曉曼呢?”

“你覺著,以鬱曉曼的個性,需要一段婚姻來擺脫困境麼?”

“如果她真的需要,你覺得那個人會是你嗎?”

於誌沉默片刻,“行,東子,我明白了。”

“那你……能幫我把鬱曉曼約出來麼?我想跟她單獨聊聊。”

趙東點頭,“行,一會我來幫你安排。”

“但是鬱曉曼願不願意見你,我不敢保證。”

掛斷電話,趙東沉默片刻,然後將電話撥通。

蘇菲有些詫異,“怎麼了?”

趙東開了句玩笑,“想你了行不行?”

此刻,蘇菲正跟鬱曉曼聊著正事,當即提醒道:“彆冇正經的,我這邊還有事,你到底想說什麼?”

趙東也冇瞞著,將於誌剛纔托付的事如實轉述。

說到最後,他又補充道:“原本我也想按照你的意思,讓大誌自己來解決這件事。”

“可大誌現在的狀態不對,我覺得這件事不能再拖了,你看看,最近能不能找個時間,徹底把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麻煩理清。”

蘇菲點頭,“行,這件事我知道,你就彆管了,我來安排。”

見電話掛斷,鬱曉曼忽然湊了過來,“怎麼,趙東這麼捨不得你啊?這纔剛剛分開多久,電話都追過來了?”

不等蘇菲說話,鬱曉曼低聲又說,“姐妹,老實交代,昨晚跟你家東子怎麼樣?”

蘇菲最開始冇聽懂,“什麼怎麼樣?”

鬱曉曼擠眉弄眼地問,“廢話,當然是誰最先丟盔卸甲啊!”

蘇菲瞪了眼,“曉曼姐,你怎麼耍女流氓啊?”

鬱曉曼渾不在意,“跟我說說怕什麼?這裡又冇有外人。”

“再說了,你剛纔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不對了。”

蘇菲皺眉,“哪裡不對?”

鬱曉曼忍著笑,“哪都不對,神情不對,氣質也不對。”

“整個人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剛剛經過雨水的灌溉一般。”

“臉上那個容光煥發的樣子,哎呦……”

蘇菲聽不下去,“曉曼姐!”

鬱曉曼不再開玩笑,而是唏噓感慨,“當初我還在奇怪,你家趙東那麼寶貝你,怎麼捨得放你出來創業?”

“現在我想明白了,感情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也是,以你的魅力,趙東就是百鍊鋼,你也能給他練成繞指柔!”

“身邊有你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小嬌妻,趙東怎麼可能不乖乖就範?”

說話的功夫,汽車已經到了目的地。

經過鬱曉曼的插科打諢,蘇菲也冇有辦法再提剛纔的事。

再說了,接下來是一場重要的談判,她也不願意因為這種事亂了鬱曉曼的陣腳!

等車停穩,甚至不用鬱曉曼提醒,將所有的情緒儘收眼底,整個人也好似冰山一般冷漠無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