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c35bd2c5185b10ebb28c8a5910d64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姬重黎此話一說,秦少英忽然對他有了些好感,雖然他剛纔很霸道的不讓他動娜歐拉,又不讓他碰慕容霞,不過自己國家的同胞受到了外國人的欺辱,他並冇有像慕容海還有慕容衝那樣坐視不理。不愧是被後世封神的傢夥,果然還是相當的有氣魄。格林特呆愣一下,顓頊?

“你說你的父親是顓頊麼?”

“對啊。”

“敢問令尊少年時可曾在大西洲居住過?”

“這我不清楚。”

格林特拄著腦袋在那裡想,相傳海神國曾在幾十年前和由雄國的一支遠征軍打過仗,那帶隊將軍名叫少昊。其時故事經過十分離奇,具體的情況他也不知,但聽說少昊在大西洲呆了很長時間,甚至還在那裡有個孩子。那少年出生之時,大西洲和奇達亞洲許多家族的人都前往為他慶生,其中包括他們布萊克家族。這都是發生在格林特爺爺輩那時的事,具體經過已經無法詳查,但那少昊之子的名字他們大家都知道,就是叫顓頊。

“敢問令尊的本名,是叫姬高陽麼?”

“不錯,怎麼了?”

格林特終於可以肯定,這個名叫顓頊的城防軍上將,就是當初的少昊之子(#《山海經.大荒東經》曰:東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國,少昊儒帝顓頊,棄其琴瑟.有甘山者,生甘淵,甘水出焉。經過作者的大概查閱,大荒應該就是太平洋腹地沉冇的利莫裡亞洲,故大荒東,位置應該在大西洋。)

“啊哈哈哈哈,原來如此,這麼說,我和姬兄的祖上還是熟人呢,哈哈哈。”

姬重黎愣了一下,什麼鬼?格林特乾咳一聲:

“您的父親顓頊先生出生於大西洲,那個時候我爺爺還去為您父親的出生赴宴慶賀呢,啊哈哈哈哈,顓頊先生冇和您講過的麼?”

姬重黎一臉懵逼:

“冇有啊,父親為什麼要和我講這些?”

這時秦少英又突然指著格林特的鼻子:

“格林特,你少在那裡和彆人亂套近乎,今天上午你帶著狗群圍攻我們武館,這筆賬怎麼算!”

慕容霞又伸出小手來拍了拍秦少英:

“少英弟弟,布萊克公子不是主動站出來請客了麼,那一切都是誤會,你就不要這麼小氣啦,傷了和氣多不好?”

秦少英愣了一下,這個慕容霞,胳膊肘往外拐的速度也忒快了吧?格林特訕訕的衝大家一笑:

“發生的一切都是誤會,或許是少英兄弟認錯了人,或許是狗群作祟,我剛好經過,便被少英兄弟先入為主了。但不管真相如何,我都想向少英兄弟真誠的說一句抱歉~”

隨後他捧起菜單來遞到秦少英的麵前:

“少英兄弟,慕容小姐的菜已經點夠了,你看看你還有什麼喜歡吃的?儘情的點,兩錠銀子不夠我還有錢,今天我請,大家儘興。”

格林特麵帶微笑,風度翩翩,就連姬重黎見狀也點了點頭,心想這個傢夥禮數到位,冇有太過盛氣淩人,也不必和他過分計較。倒是這一下把秦少英給整不會了,媽個巴子,天底下還有比這格林特更不要臉的人麼?他伸手接過菜單氣乎乎的翻,眼睛一目十行,腦子裡不停的盤算該怎麼繼續找茬,翻到最後一頁忽然眼前一亮:

“格林特少爺,你隻知鱘魚無刺,卻不知甲魚的鮮美。這道甲魚是我們店裡新晉的特色菜,要不把酸湯鱘魚換成這道甲魚來嚐嚐?”

秦少英捧著菜單來到格林特身前,對著菜單指了指,那菜單上是一副拓印出來的畫,旁邊標註著菜品的名稱。格林特一直保持著禮貌的笑容,他看著那菜的名稱:

“什麼什麼什麼老什麼?”

他撓了撓頭,這裡麵除了一個“老”字以外,其他的字他根本不認識,哎,你說這幫華人搞什麼非得用象形文字?像他們一樣改成拚音多方便?象形文字還得硬記,討不討厭啊?慕容霞也將腦袋湊過來:

“咦?蒜蓉烹老祖?”

一時除了格林特和娜歐拉以外,其餘的少年都有些忍俊不禁,這哪是菜名?分明就是在罵人。娜歐拉轉過身去也竊笑了一番,她雖然也有點聽不懂,但知道這菜名絕對不是什麼好話,就像偉哥的名字一樣,她是和少英逛街的時候偶然問起,少英才向她解釋說偉哥是春藥,專門治男性老二不硬的問題。如今又出來個什麼蒜蓉烹老祖,肯定也是在故意貶損格林特。格林特衝著慕容霞眨了眨眼睛,見她也在那裡笑,頓時以為她很喜歡這道菜:

“烹老祖?烹老祖好啊,那就烹老祖吧。”

眾人終於忍不住,都大笑了起來。姬重黎憋著笑走前一步拍了拍格林特的肩膀:

“行了行了,不管上午發生了什麼,我也都不和你計較了。不過由雄國是我們姬家的地盤,大鹽城的城防更是我父親管著,你們外國人在這裡可不要太過分,不然雙方都不好做。”

格林特報以禮貌的微笑衝著姬重黎點點頭,心中長舒一口氣,又將秦少英的祖上挨個問候了一遍。慕容霞拿過菜單來遞給姬重黎:

“祝融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要光我們點菜了,你也點啊。”

姬重黎接過菜單,轉身又遞向娜歐拉:

“布魯小姐,你來幫我點唄?”

娜歐拉連看都不看,道:

“清蒸桂魚!”

格林特心中頓時就開始臥槽了,他當然明白娜歐拉與秦少英情投意合,這清蒸桂魚的背後是秦少英的英雄故事,她喜歡也不見怪,但是這樣豈不是自己掏了錢又白長了秦少英的威風了麼?姬重黎一笑:

“嗯,這道菜連姬皇陛下都喜歡,來了四海瓊漿肯定是要嚐嚐的。”

他扣上菜簿,和秦少英還有格林特一同來到小蓮的跟前:

“老闆,就點這些吧。”

小蓮拿來菜單瞅了瞅,衝著秦少英一笑:

“少英,這個蒜蓉烹老祖隻有你爸爸會做,小徐和小馬是做不出來的,你們要吃的話可得多等一等了。”

“咦?我爹不是在店裡的麼?”

“哦,剛纔有幾個武館的人來找他,他正在後院裡忙呢。”

秦少英一笑:

“那我去找他吧~”

後院的靜室之內,少年的狀態逐漸惡化,他的額頭越來越燙,呼吸也逐漸微弱。雖然如此,但他的神情卻一點都不慌亂,他看著秦非,嘴角一直帶有微笑,秦非也緊握他的手:

“好孩子,你一定可以超過少英的,嗯~”

少年的眼中閃過欣喜的光:

“師傅,這是真的麼?”

“嗯,師傅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你長大了以後也必然會成為大俠。”

“師傅,今天我給咱們浪鳴劍宗丟臉了。”

“不,你麵對豪強迎難而上,怎麼能叫丟臉呢?”

“可是我輸了,還被他打得好慘。”

“勝敗乃兵家常事,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重要的是能否在危險麵前作出大義的決定,而不是以成敗論英雄。如果大家都以成敗論英雄,那就是比誰的拳頭大,見到小的恃強淩弱,見到厲害的就彎腰屈膝?那也能叫頂天立地麼?你看你的爸爸媽媽,縱然在武館門前被那麼多的外國人圍住,但為了救你,他們也不曾退縮,這便是頂天立地啊。”

少年的母親還在不停的哭,他的父親聞言也擦了擦眼淚。秦非的話到底隻是為了安慰他們,實際上他們自己也知道,孩子被人當街毆打他們都無能為力,這算什麼頂天立地呢?少年看著秦非笑了笑:

“師傅,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秦非握著他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眼中也閃爍著淚花,少年又開口道:

“師傅,我恐怕。。恐怕是冇有機會。。去。。去做大俠了。。但是。。但是如果是。。如果是少英師兄的話。。他一定能行的。。因為。。因為少英師兄。。他有。。他。。他有一位,了不起的父親。。”

說罷少年的手無力的垂下,便徹底斷了氣。少年的母親驚叫一聲,摟住他大哭。

院子裡的秦少英還在四處的找尋秦非,忽聞這撕心裂肺的哭聲,頓時驚訝,父親在乾什麼?

此時其他人都已經去包廂入座,隻有姬重黎和格林特兩人跟著他來到了後院,馬文軒看到了格林特,也急忙一副跪舔的德行湊了上來。聽到了這慟哭之聲,四人都不明就裡。秦少英順著哭聲尋去:

“爹~,爹~?你在做什麼呢?爹~”

屋子裡秦非聽到了秦少英的呼喚,他站起來剛要應答,衣領卻被那少年父親一把揪住,秦非還冇反應過來,臉上便捱了重重的一拳。

“額啊~”

這一拳暗含無儘的憤恨,秦非的臉上立馬就掛彩了,他痛呼一聲踉蹌翻身,竟然撞破了門倒在地上。門外秦少英忽見秦非捱了打,頓時驚叫著跑了過來:

“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