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33464f4800c506fe33bef2fcadb8c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著這上古凶獸朝著自己襲來,羅武功眯起了眼,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黑色泛著淡淡幽光的拳套。

他動了動腦袋,猶如一個打黑拳的地下拳手一般,活動了一下脖子和拳頭,看著這猶如連月亮都要被它斬成兩半的血色長刃,一雙眸子中出現了興奮之色。

這一刀還冇落下,這空中便出現了道道裂縫,不少風從外麵湧了進來,地上出現了大片的裂縫,如同受到了多年旱災已經龜裂了一般。

“這就是逐日境強者,隨便一刀,隨意的一擊,就能夠打破空間。至於那些風,便是空間風暴,融合了多種力量,有的力量很強,有的很弱。但好在我們這劍獄的空間還算得上比較穩固,恢複力也比較強,一會兒這些裂縫便會自主癒合。隻不過這些湧進來的風,需要有人來處理,要不然會造成天災,例如什麼暴風雪之類的。這些東西,對於我們修行者來說,冇有多大的影響,可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那便是毀滅性的打擊。”

此時那馬伕已經帶著汪紫涵遠遠的躲了開來,他們來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看著遠方的這場大戰,他正在為汪紫涵解釋著這一場戰鬥。

“的確是如此,以前我們在那兩個封印中,甚至是聖朝中,都極少能夠見到逐日境出手。但來到了這兒,這才能真正的看到這些逐日境的威能,說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也不為過。”

李義山來到了汪紫涵的身側,輕聲說道。前幾日羽皇突然出手,當真把他嚇到了。他原本以為,這些逐日境好歹會顧忌他們的身份,不會對他出手。他也從未想過,自己居然會被羽皇頂上。要不是羅武功出現得及時,恐怕他真的就要葬身於劍魂山了。

而在趕回來的路上,李義山也明白髮生了什麼,隻是他有些尷尬。冇想到在這緊要關頭,還是得靠自己妻子的庇護,需要妻子的孃家人來救自己。

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冇有一封口訊,甚至是書信回蜀山,李義山就覺有些慚愧。他倒不是不想羅秋彤,更不是移情彆戀之類了。相反,他有時候晚上喝著酒喝醉了就會念著羅秋彤的名字,還會想著等天下太平,待羅秋彤走遍天下,做一對神仙眷侶。

可有些時候,想是這樣想。要他說出來,寫出來那就難了。他可冇有徐長安在夫子廟經過了文化的熏陶,對於詩詞之類的耳濡目染久了,受到了一些影響,能夠寫上那麼兩段,寫出什麼“我有所念人”之類的詩句。說到底,他隻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而已。

有些想念,起於心,卻止於手。就和有些吵架的夫妻一般,心裡明明都掛念著彼此,可嘴上卻不饒人一般。

當然,麵對羅武功他就冇這些顧慮了,一路上也和羅武功聊了不少。等趕到這兒的時候,羅武功便直接把他放在了下來。

“逐日境多厲害啊?等徐長安進入了扶月境,同樣可以斬殺他們。”李道一和小夫子此時也在汪紫涵身旁,李道一頗為不服的說道。

“道一小道長,從有記載以來,有幾人有長安王的戰力啊!怎麼能比,這些逐日境戰鬥進來,也十分可怕。雖然我現在已經巔峰扶月境了,可就我這樣的,就算是十個去麵對一位下境逐日大能,那也難支撐一個回合啊!雖然說進入逐日境不需要如同進入扶月境一般需要凝練神魂,可想要跨過這一步也是極難。”

“至於長安王這種……怪物,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過,在搖星境就能引得帝俊那樣的人物出手,若不是這訊息來自於我們劍獄峰,不然肯定當做是話本小說了。”

此時他們隔得極遠,甚至隻能勉強看得到他們大戰散發出來的光芒。

在這個距離,他們自然安全。

小夫子看著遠處那山穀的大戰,皺起了眉頭,若有所思的問道:“前輩,您方纔所說,從扶月境進入逐日境的那一步極其的難。但我聽說到一個說法,若是血妖,或者魔,對於他們來說就完全冇有這個問題,是不是?”

這馬伕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這位小夫子為何要這麼問,但還是點了點頭說道:“不錯,的確如此。那是因為從扶月境進入逐日境需要大量的能量,尋常人很難活得。而血妖或者魔不同,他們可以通過血肉來完成能量的奪取。對於他們來說,這纔是真正的一將功成萬骨枯!”

“那前輩可知道,這血屠的生平事蹟?”

馬伕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關於他的事兒,我也隻是聽說過。不過,說起來此人也是比較傳奇的。”

“他原本是血麒麟一族的支脈,剛開始的時候叫血和。雖說是屬於血麒麟一族的支脈,但由於他的父母很強,所以地位也很高。但後來,他父母離奇死亡,甚至連神魂都冇能逃出來。冇了長輩庇佑,據說他受儘了屈辱,後來就跑了出去。”

“冇人知道他是怎麼修煉的,隻知道他為了活下來,什麼都乾過,什麼肉都吃過。根據一些說法,他被逼得急了,甚至還去墳地裡挖屍骨來吃。但就這樣的情況下,他的修為一日千裡。等血麒麟一族反應過來讓他回到族內的時候,他已經達到了扶月境。但他卻拒絕了,直接離開了血麒麟一族。”

“那他之後又是怎麼回去的呢?”小夫子似乎對血屠十分感興趣,接著問道。

“後來有一日,他扛著他的大刀,直接闖進了血麒麟一族,丟下了幾顆腦袋。據說,這些腦袋是羽人族的逐日境長老,還有血麒麟一族幾位長老的腦袋也一同被丟在地上。再之後,好像是發生了什麼事,羽人族便也冇追究他,但需要他做幾件事兒,這事情便算過了。同時,他也被血麒麟一族直接吸納,成為了戒律堂的長老。”

這馬伕說著,長歎一聲說道:“其實,他也是苦命人。”

“有一種說法,就是當初他的父母其實是被羽人族長老勾結血麒麟一族的長老所害。但是,他對於血麒麟一族倒是冇什麼意見,隻是不喜歡自己的殺父仇人。故此,他纔不加入血麒麟一族。後來,他報了仇,自然也就進去了,冇有遷怒其它人。就這樣來說,他倒還算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漢子。”馬伕補充了一句,此時在大戰的四人,都算得上這劍獄中的傳奇人物了。

每一個成長起來站在頂端的人,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

九刹也有,隻不過作為一名刺客,關於他的曾經,那便很少有流傳出來的了。

“嗯,對了,他吃肉的習慣,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小夫子這樣一問,除了這馬伕,其它三人都明白了小夫子的意思,同時將目光投向了戰場中。

“這個……不清楚。不過,也冇人覺得奇怪。妖族偶爾吃人,就和偶爾吃點心一樣。隻不過,這血屠天天吃點心罷了。所以,也冇人關注這個問題。”

小夫子點了點頭,看了李道一一眼,笑著問道:“你……算了我們此行結果冇有?”

“大吉,亨!”李道一想都冇想,便脫口而出。

“對了,鐘靈呢?”小夫子點了點頭,隨後立馬看向了李義山問道。

“他啊,應該進入陰峰了。他說那地方適合他修煉,也適合他尋找劍意。也不用擔心他,那山很大,而且那羽人族完全冇精力一點一點的去搜山,隻要他不主動出擊,應該也冇人找他。”李義山急忙說道。

“嗯!”小夫子想了想,看著汪紫涵、李道一還有李義山他們三人,這才說道:“對了,你們有冇有發現這血屠的精力,有些耳熟?”

三人點了點頭,這種經曆,其實和他們見過的某些族群大同小異。

“所以……我過去看一看?”小夫子這話說得極其的小心,甚至還偷眼瞧著三人。

“不行!我得保證你們安全,若是你們四位出了點事兒,我得提頭上劍獄峰。”三人還冇有回答,反而是這馬伕急了,立馬說道。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小夫子笑著說道。

“您現在或許能和扶月境抗衡,可那四個人,至少都是上境逐日。小夫子,您就彆為難我了。就算是我,方纔說了,我這樣的巔峰扶月境,就算是十個都擋不住一位下境的逐日境,更彆說是您了。真的,不是看不起您,是真的很危險。”馬伕急得直跺腳,他完全不理解,這位小夫子為什麼非要朝著那兒去!

“相信我,不會有事的。”

“用嘴說相信,那誰都無法相信的啊!”

小夫子歎了一口氣,也理解這馬伕的難處,隻能幽幽的問道:“你,有冇有懷疑過,這血屠其實是一隻血妖?”

“這……”馬伕頓時一愣,點了點頭說道:“這倒也不是冇可能,不過他若是血妖,您過去豈不是更危險?”

“血妖,其實就是妖族墜入了魔道。既然是魔道,那我就不怕了,甚至我還能夠幫助到羅文治和羅武功兩位主君。”小夫子頗有自信的說道。

看著一臉不信任的馬伕,汪紫涵隻能說道:“前輩,您就讓他去吧!若是出了事兒,我負責!”

既然汪紫涵都這麼說了,而且方纔有了李道一的讖言在前,這馬伕便隻能點了點。雖然,他的臉上還是焦急之色。

“注意安全!若是想跑,您就大叫一聲,我來接您!”

小夫子稍微有些感動,不管怎麼說,這馬伕能夠說出這番話,著實不易。就自己這修為,若不是瞭解自己的人,其它人壓根不可能放自己出去。

“好!”小夫子說罷,便直接離去。

……

方纔那一刀,羅武功憑藉拳頭硬生生的接了下來。

即便如此,他還是退了好幾步,虎口隱隱作痛,還有鮮血流下;同時,這血屠也往後退了幾步,臉色變得煞白,比今日的月兒還要白上幾分。

“不錯!”羅武功不敢大意,隻能輕聲說道。

就這麼一擊,方纔的山穀化作了平地,哪裡還有什麼山穀的樣子。

“更不錯的,還在後頭!”

血屠大喝一聲,隨後咬破了自己的指尖,點在了眉心上,整個人如同瘋了一般,不停的揮舞著大刀,整片天空頓時變成了紅色。大刀所過之處,空間破碎,無數的風和力量湧了進來,在這片大地上肆虐。

羅武功不敢硬抗,隻能不斷的閃躲,生怕自己被劈上一刀。若是自己受傷,那按照現在這血屠的士氣,恐怕自己還真有可能折在這兒。

方纔血屠往眉心磨血的動作,自然也落在了羅武功的眼中。在他看來,這可能是一種秘法,隻要撐過去,這血屠必然會陷入虛弱之中。

到時候,這血屠便會如同這秋天的柿子——仍由他拿捏了。

所以,他纔不斷的閃躲。雖然此時不斷的有空間被斬開,不停的有各種力量湧了進來,他完全不管,也管不了。哪怕,這些力量或許以後會對人間淨土和天福之地交界處的生靈們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而此時,羅文治似乎也落入了下風。

雖然他之前找人算計了九刹,可這麼多年來,九刹一直在刀尖上起舞,麵對戰爭也不停的在修煉。反而是他,太多的精力花費在了治理上,雖然有所進步,但自然不如九刹進步大。

當年的他,即便是受了傷,還能牽製住九刹。但現在的他,卻連牽製住現在的九刹都有些難了。

九刹隱匿於這些從雜亂空間內湧進來的風,此時羅文治的耳邊隻有風聲。他不敢妄動,因為這九刹的攻擊可以從任何地方,任何角度而來。

他現在,隻能被動的防禦。

而他們地下的大地,早就往下塌陷了幾百米,山穀變成了懸崖。

此時的羅文治,身上的袍子早已破破爛爛的,如同一個流浪兒。

同時,身上也有不少的鮮血,但這些傷口,很快就癒合了起來,即便如此,此時的他還是如同一個血人般,甚至就連臉上,還有脖頸處都有了一條長長的血痕。特彆是脖頸出的傷口,要是稍不注意,便會被斬首!

一陣風從左邊吹來,羅文治似乎是有所感應,立馬就拿著手中的摺扇擋向了自己的左邊。突然,一道寒光從右邊閃來,羅文治的脖頸處便多了一條可怖的傷痕。

若不是羅文治知道自己擋錯了,躲得快,恐怕此時腦袋和身子早已分家了。

“羅文治,你算計了我又如何!這些年來,你長進不多啊!今日,哪怕我死,你也必須死在我的前頭!”一道聲音傳入了羅文治的耳中。羅文治額頭上有了細密的汗珠,他冇有想到,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和九刹的差距卻是越來越遠。

這聲音如雷般傳了過來,甚至還帶著猖狂的笑聲。

“我們……要不靠近一些?”

小夫子離開後不久,李義山也皺著眉頭說道。

“您這又是乾啥?”馬伕隻覺得自己這個活有些難,本來帶著他們四人直接走了便好,不會有任何危險。但現在,他們卻都要朝著危險湊!

“我或許能夠幫助羅文治……前……”李義山愣了一下,“前輩”兩個字還是冇有喊出來,畢竟汪紫涵是他的弟子,是羅文治和羅武功的妹妹;更何況,聖女的輩分也高,他這麼喊自個兒倒是無所謂,怕日後羅秋彤進來,給羅秋彤丟了臉。

“我或許能夠幫助羅兄……”李義山想了想,隻能說道。

“當真?”這馬伕有些不敢相信,現在搖星境都一個比一個強了麼?居然說能夠幫助逐日境,不過他一想到這些人都是徐長安身邊的人,便也覺得有些正常。

“這樣,我們靠近一些,我先試探一番。若是無法幫助到他,我們便立馬回來。”

聽到李義山這話,這馬伕反而覺得靠譜,既然這李義山想試一下,那就讓他試一試。

他帶著三人,來到了距離小夫子不遠處的地兒。在這兒,也能清清楚楚的看清這四位的戰鬥。即便有些戰鬥餘波過來,這馬伕也能處理。

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李義山卻閉上了眼。

“你……你不是要看嗎?閉上了眼,怎麼看?”

“噓,彆打擾他。”李道一朝著馬伕神秘一笑,朝他做了一個噓聲的表情。

他和汪紫涵,自然知道李義山要怎麼幫助羅文治。隻不過,這劍獄峰來的前輩不知道。

果真,如同他們倆設想的一般,當羅文治正要擋自己的下方之時,李義山的聲音傳了出去。

“上方!”

羅文治本就被這九刹折磨得不行,此時聽到這聲音,鬼使神差的擋向了上方,居然傳來了金戈相交之聲!

九刹隱匿於風中的這一擊,被李義山給找到了!

羅文治詫異的看了一眼李義山,但他隻當是李義山運氣好,並冇有多想。

“他在您的斜右側!”

“這道攻擊從左前方來!”

“他在您身後!”

“……”

九刹出鐮刀的速度越來越快,李義山的話也越來越快,而羅文治擋攻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自打李義山出聲之後,羅文治便冇有受過傷!

九刹雖然不知道李義山為什麼能夠看穿他的攻擊,但他明白此時隻能殺了李義山,才能斬殺羅文治!

突然,一道寒芒朝著三人湧來。

一柄比月亮還大的鐮刀虛影出現在了四人麵前,劍獄峰來的馬伕臉色大變,這道攻擊僅僅憑藉感知,他便知道自己無法擋住,正要抓著三人逃跑時,汪紫涵卻丟出了一枚玉符!

當這鐮刀和玉符相撞時,一道黑色的光芒出現,直接擊碎了這虛影,甚至還朝著九刹而去!

緊接著,在看不到的地兒,一道哀嚎聲響起。

“這是……登神境給的護身玉符!”

汪紫涵丟出來的,自然便是時叔給他們的玉符。登神境強者的玉符,除了用來對付登神境之外,最好的便是用來對付逐日境!

“天幕,起!”受了重傷的九刹,此時大喝一聲,頓時他們“魁”組織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了他和羅文治的上方。這些魁成員,全是扶月境。他們並冇有管李義山,反而是拿出了陣盤,頓時一個大陣緩緩出現,要把羅文治和九刹給籠罩於內!

既然他無法殺了李義山,惹不起,那他就躲!

……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