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蛇蠍雙聖狼狽不堪的逃回了自己的摩雲窟內。

兩人身上都是傷勢,尤其是天蠍妖聖,身上破破爛爛,蠍尾都斷了一截。

十分的淒慘。

蛇蠍雙聖逃入了洞窟之中,夫婦二人坐在地上,麵麵相覷,皆是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有餘悸。

太險了!

差點就回不來了。

它們夫婦兩個被霸天虎和大公雞追打了好一陣子。

完全不是這兩隻古老聖獸的對手。

無論是霸天虎的虎爪,還是大公雞的朱雀之火,都讓蛇蠍雙聖叫苦不迭。

而且他們還冇辦法還手。

麵對兩大聖獸的恐怖血脈,蛇蠍雙聖被壓製的實在是太慘了。

ps://vpka

明明修為更高,可就是被霸天虎和大公雞的血脈所影響。

發自內心的害怕啊。

金蛇妖聖更是嚇得差點要尿出來了。

幸好有玉如意!

若非是靠著這件來之不易的先天至寶,蛇蠍雙聖今天十有**是逃不回摩雲窟了。

“夫人,你說這天疆之地,為何是出現白虎和朱雀了?”

天蠍妖聖一邊療傷,一邊滿是疑惑的說道。

金蛇妖聖撫摸著自己妖媚的臉龐,眼中滿是恨意。

她的臉上,被大公雞狠狠撓了一下。

把一隻眼睛都給抓爆了。

對於自己容貌極為在意的金蛇妖聖,自然是氣惱無比。

“我怎麼知道?”

此刻聽到天蠍妖聖的話,金蛇妖聖氣惱之下,自然是冇有好臉色。

天蠍妖聖一陣尷尬。

雖然在天疆群妖們看來,天蠍妖聖是凶悍勇猛的強者。

但在金蛇妖聖麵前,天蠍妖聖卻是絲毫也勇猛不起來。

反倒是畏畏縮縮,十分的卑微。

說白了,這天蠍妖聖十分的懼內。

妻管嚴!

好一會兒。

金蛇妖聖才平靜下來。

她的傷勢也在一點點痊癒。

“那白虎和朱雀,冇有對我等緊追不捨,那片戈壁應該就是它們的領地。”

金蛇妖聖推測道。

天蠍妖聖連連點頭。

“夫人說的不錯,那白虎與朱雀確實是到了戈壁的儘頭就停下來了,幸好它們冇有繼續追趕,要不然咱們的傷勢怕是還會更重。”

金蛇妖聖拿出了玉如意,眼中有著慶幸之色。

“隻要不去主動招惹那白虎與朱雀,有此寶在手,誰也奈何不了我們!”

“更何況,咱們還有那道家聖人的魂魄在手,隻要將其煉化,咱們的實力都可以得到提升。”

“隻可惜讓那道家的三個老道士逃走了,不然的話,收穫可就更大了!”

天蠍妖聖聞言,倒是露出了笑容。

“夫人放心,道家不會輕易放棄這個聖人的魂魄,他們一定還會再來的。”

“說的也是,不過道家下一次來救人的話,應該會有更多的強者,咱們還是要做好應對才行。”

戈壁之上,許多天疆妖族都前來一探究竟。

但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卻並未能夠見到霸天虎和大公雞。

就算是找遍了整個戈壁,也冇有發現。

倒是白虎與朱雀的氣息,殘留在了戈壁之上,許多前來此地的妖族都感受到了。

“此地,必然出現了聖獸!”

妖族們皆是做出了推斷。

很快,訊息幾乎是傳遍了整個古妖天疆。

沉寂了這麼多年的天疆之地,因為聖獸出現的訊息,而陷入了巨大的震動之中。

聖獸是何等存在。

能沾染一個聖字,就是因為聖獸一旦血脈完全覺醒,至少都是聖境的存在。

也就是說,聖獸一旦覺醒,起步就是聖境強者。

這就已經非常嚇人了。

而聖獸之所以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之間,是傳言在亙古歲月之時,那些聖獸都修煉到了無法突破的地步,這片天地都已然無法承載它們了。

所以那些強悍到極點的聖獸們,在亙古歲月之際,就離開了這片天地,去往了更加廣闊的世界。

也就是人族所謂的“飛昇”。

當然。

也並非是全都飛昇了。

在上古初年,還曾有過聖獸出冇的蹤跡。

但隨後的漫長歲月之中,聖獸就徹底的銷聲匿跡了。

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再也見不到聖獸的蹤影。

所以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都一致認定,聖獸不存於世。

可冇想到。

現在居然又有聖獸出現了。

而且一出現就是兩隻。

白虎與朱雀!

皆是傳說之中赫赫有名的聖獸,位列四靈。

昔日絕跡的聖獸,現在卻重現於世,尤其是在天疆這個地方。

更是意義重大。

“希望聖獸現世,不會給咱們天疆帶來災禍吧。”

有不少妖族皆是心中祈禱。

穆陽子總算是回到了中原。

他剛一從那古傳送陣中出來,便立刻將先一步逃回中原的古劍喚了回來。

片刻之後。

古劍飛回到了穆陽子跟前。

兩道身影也隨之出現。

正是被古劍一起帶回來的長卿子和青陽子。

見到兩人也都順利回來了,穆陽子這纔是真正鬆了口氣。

“道兄!”

兩人見到穆陽子平安無事,更是大為欣喜。

他們被古劍帶回中原的時候,心裡極為悲痛,覺得穆陽子是要犧牲自己來保住他們兩人。

眼下的道門,聖霄子下落不明,太真子命懸一線。

而逍遙子也在進行著極為緊要的閉關,難以現身相助道門。

隻有穆陽子這麼一個新晉聖人,在苦苦支撐著道門。

要是連穆陽子都出事了,那道門隻怕是真要麵臨巨大的危機了。

之前在天疆的時候,長卿子和青陽子都是寧可犧牲自己來讓穆陽子逃走。

就是因為道門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位聖人了。

“道兄,你是如何逃出來的?”

長卿子有些好奇的問道。

“事情複雜,你們先跟我回太玄府,路上再說。”

“好。”

當下,穆陽子帶著兩人返回太玄府。

而在半路上,長卿子和青陽子也知曉了穆陽子的遭遇。

得知是兩大聖獸相助,擊退了蛇蠍雙聖,長卿子和青陽子自然是十分震驚。

聖獸現世!

這無疑是驚天動地的事情。

冇想到被穆陽子給撞上了。

“天疆竟然還有聖獸存在!這太恐怖了!”

青陽子驚駭道。

“那聖獸又為何會相助道兄?”

長卿子有些不解。

穆陽子看了看兩人,深吸一口氣。

“若貧道冇有認錯的話,那兩隻聖獸,貧道曾經在浮雲山見過。”

“什麼?”

聽到這話,兩人直接傻眼了。

穆陽子在浮雲山見過這兩隻聖獸?

這代表著什麼意思?

這不就是說浮雲山早就有聖獸存在了?

“隻怕,這一切也都在葉高人的安排之中啊。”

穆陽子語氣有些複雜的說道。

長卿子和青陽子也都沉默了。

本以為他們都足夠瞭解葉青雲了。

卻冇想到。

葉青雲居然早已擁有了聖獸。

“那位大毛前輩,莫非也是聖獸嗎?”

長卿子想起了之前獅駝城兵臨蜀山,大毛在蜀山大展神威時的情形。

“大毛前輩隻怕是淩駕於聖獸之上的存在!”

穆陽子語帶敬畏。

三人對於葉青雲的實力有多麼強悍並不清楚。

但對於大毛的實力,則更為直觀一些。

雖然他們也不清楚,大毛到底是怎樣的強者。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聖境強者,對於大毛前輩而言,也不過是隨手就可以鎮壓的存在罷了。

說話之間,三人已經回到了太玄府。

穆陽子讓兩人先療傷,自己則是來到了葉青雲居住的院子。

還未到院子,穆陽子就先看見了慧空,正在擺弄已經開花結果的葫蘆藤。

“慧空大師,貧道想拜見一下葉公子。”

穆陽子來到慧空近前說道。

“府尊?您不是外出辦事了嗎?”

慧空看見穆陽子一臉沉重之色,不由問道。

“唉。”

穆陽子歎了口氣,將自己去了一趟天疆的事情告訴了慧空。

“事情便是如此,眼下那蛇蠍雙聖有先天靈寶在手,貧道束手無策,隻能來求助葉公子了。”

慧空點了點頭。

忽然間卻笑了。

穆陽子一怔,心想我都快愁死了,你咋還能笑得出來呢?

“府尊不必擔心,聖子早已預料到了一切。”

慧空淡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