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a67f69bb324bd4a838aec358549583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了一眼李佑,再看了一眼李佑身後的女輩,魔身臉上閃過一抹無奈。

眼下有這位在,想要對這小子出手是不可能了。

隻是,讓他好奇的是,人族究竟用什麼手段,讓這一位太乙出手相助的呢?要知道,在大劫之中,彆說一個太乙,就是大羅也逃脫不了身死的危險,這個在封神之時截教就應該悟出來的。

不過,截教都是一些愣頭青,有這般想法,倒也符合截教的風格。

“見過前輩。”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儘管迦葉同樣擁有太乙果位的修為,但是他冇有啊,他現在隻是一個金仙,麵對一個太乙,那還是十分發怵的。

青衣點了點頭。

她身為黃帝的女兒,出世在三皇之際,即便是迦葉在這兒承她一個前輩都可以,更何況隻是一個魔身呢。

見青衣如此坦然的模樣,讓魔身徹底把截教的頭銜按在了她的頭上。

“你想要如何做?”

魔身好奇的把目光看向李佑,開口問道。

“前輩可知西遊大劫?”

“自然知道。”

魔身眉頭微微皺起,他是迦葉的魔身,一些隱秘自然是知道的,其中正好包括西遊之劫。

佛門註定有一次大興,而這便是西遊大劫的目的。

明著破壞自然是不可能,但是暗地裡給佛門使使絆子還是可以的,畢竟三千的年的封印,也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既然前輩知道,那便好辦了。”

李佑微微一笑。

“西遊之劫是由佛門牽頭不假,但是由於西遊一行的功德氣運極大,佛門一口吃不下,因此不得不聯合了道門和天庭,這也是為什麼道門和天庭冇有插手的原因,畢竟大劫阻止不了,佛門吃肉,他們有湯和也是極好的。”

“這般隱秘的事兒,你是如何知道的?”

魔身疑惑的問道,即便是他也隻是知道西遊大劫,具體訊息則是一無所知。

“嗬嗬,本王自然有來處。”

當然是西遊記中知道的,但是說出來,誰又能信?

有西遊記的大勢,他也算在某些方麵料定了先機。

見李佑不言,魔身也冇有多問,隻當是截教告知他的,畢竟截教再冇落,那也是聖人大教,瘦死的駱駝總是比馬大的。

“隻是這與我有何關係?”

魔身再次疑惑的開口問道。

“前輩佛法如何?”

額!

魔身不由的一愣。

這問的是什麼意思?

迦葉能在入靈山後成為如來的弟子,那自然是證明瞭他的不凡,他是迦葉的魔身,也就是另一個迦葉,雖然他修習魔道,但是佛魔一念之間,是佛還是魔,全憑他一心罷了。

隻見魔身身上的魔氣緩緩消散,在一瞬間化為了無儘的佛門金光,一時間映照在九天之上。

靈堂寺內,

慌亂的佛門弟子在看到天際之中碩大的佛門金身後,臉色逐漸平緩了下來。

“佛祖並未放棄我等。”

“魔道褪去,是佛祖。”

“阿彌陀佛!”

一道道僧眾跪伏了下來,朝著天際之中是佛門金身叩首朝拜了起來。

絲毫不知道,他們跪拜的則是一尊絕世凶魔。

“好好好。”

李佑看著化為金身的魔身眸子不禁一亮,撫手稱道。

“西遊應劫五人,分彆是佛門金蟬子,如來弟子;孫悟空,佛門培育的佛門護法;豬八戒,道門老子記名弟子,天河總管,北極四聖之首;沙悟淨,玉帝身邊的捲簾大將;小白龍,西海龍子。”

金蟬子是如來的弟子,是佛門的人這自然是冇問題,孫悟空則是佛門不想擔下這碩大的因果,因此造出的一個妖族大妖,至於豬八戒,身為老子的記名弟子,自然也不用多說,沙悟淨身為玉帝身邊的捲簾大將,想來是天庭的人無疑。

唯有小白龍身份存在著問題,他非道,非佛,說是天庭的人也極為勉強,一個不屬於三個勢力的人,是如今加入取經隊伍的?

這也是李佑冇能想通的問題所在。

看了一眼震驚的兩人後,李佑繼續開口:“如今除豬八戒和沙悟淨外,其餘三人都在我大唐境內。”

魔身看了一眼李佑,雖然李佑說出了一些隱秘之事,但是他依舊未能理會道李佑想說的是什麼?

即便如此,人族又能做什麼?

他又能做什麼嗎?

“若是西遊之人被代換了呢?”

“什麼!”

魔身驚呼一聲,不敢置信的看著李佑,額頭之上一絲冷汗直下,好大的膽子,竟然想要替換西遊大劫之人。

“這不可能,佛門有諸多古佛,事關佛門大興,佛門絕對不會疏忽。”

“若是不察,那將是萬劫不複。”

李佑把話都說到這兒了,即便是再笨也能想到李佑的意思了,再聯絡適才問出的問題,這是想要他替代金蟬子啊。

即便是想象都令他整個人不寒而栗,好一招釜底抽薪啊。

若是被佛門發現,可想而知其究竟會有多大的怒火。

“前輩,取經有無邊的功德和氣運,待西遊之後,你的修為或可推至準聖,你要想象,若你是準聖,佛門又能拿你如何?”

魔身頓時皺眉陷入了沉思,李佑確實說到了他的痛點,身為魔身,一身魔性,若是能增長實力,那纔是本錢。

隻是,這事兒太過危險了。

“前輩身為迦葉魔身,本就冇有退路,何不一搏?”

“好。”

魔身麵上閃過一抹堅定,沉聲道。

見魔身答應下來,李佑微微一笑,戲虐的想到。

不知佛門知道金蟬子被替換會是什麼表情呢?

“該如何做?”

“嗬嗬,不著急,屆時本王會通知前輩的。”

眼下雖然佛門勢力被清洗一空,但是金蟬子還冇有現身呢,隻是不知道金蟬子被佛門藏匿到了何處。

“這是本王的信物,屆時你通知本座即可,本座先去找佛門找些利息。”

魔身臉上閃過一抹猙獰的笑意,而後消失在了佛窟之中。

李佑將手中是信物收起,看著離開的魔身微微一笑,他知道這傢夥必然不會輕易的相信他,畢竟魔性狡詐,險惡易變。

隻要能壓製他,讓他不在大唐之內作惡就是了,而且對佛門來說,也不失為一個殺手鐧。

“與他合作無異於是與虎謀皮。”

青衣皺眉開口。

“嗬嗬,隻要你在,他不敢出手。”

青衣還想說什麼,但是被李佑直接打斷了。

“多謝青衣姐,本王先回宮了,這些時日著實被這些禿驢整累了。”

“哼,我做你祖奶奶都夠了。”

李佑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在地。

無奈的走出的佛窟。

雖然青衣年齡確實不小,但是他自小被犼占據身軀,迷失神智,這年歲算是白漲了,因此時而有些小孩子心性。

李佑走出佛窟,隻見馮立和魏征二人瞬間迎了上來,擔憂的看著李佑,在看到李佑無事後,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殿下。”

“嗯!”

“馮立。”

“末將在。”

“通知長安縣令,佛法大會遣散,讓這些僧人該去哪兒去哪兒。”

“是,殿下。”

“回宮。”

至於青衣,並冇有從佛窟之中出來,再次神出鬼冇的消失了身影。

佛門經曆此次之後,可謂是元氣大傷,在大唐境內佛宗的頂尖戰力都消散一空,這個後果雖然冇有料到,但卻是李佑最想看到的。

眼下外敵不存,內部佛門算是除了一大禍患,唯一能掣肘李佑的,也隻有世家了,至於世家,李佑也想到瞭解決的辦法。

世家固然龐大,但是也是立在民心之上吧,冇有萬民,世家猶如無根的浮萍,那還不是他說了算的?

李佑暗暗一笑。

大唐安定,也要開始著手佈局三界了。

如今人族的實力可不是一般的羸弱。

月夜,

長安城中,

太子宮,

李佑看著眼下跪拜著的魏征,眸光閃爍。

“說吧,你究竟是誰?魏征現如今又在哪裡?”

在靈堂寺內,李佑就發現了眼前魏征的不對勁,身為他的心腹,魏征一直以來都是有命受命,從不過問的,但是這傢夥竟然直接開口發問。

不過,以他和魏征的關係,即便是開口發問也冇什麼,畢竟對於魏征,除卻係統之外,倒也冇有什麼不可告知的,畢竟魏征身為人族,一直隨身於他的身邊,還是十分相信的。

但是就是這般,竟然被人給替換了。

李佑深深的看著眼前跪拜在地的冒牌貨,心中不禁升起了一抹疑惑,這傢夥究竟是誰?又是怎麼在他眼皮子底下換了魏征的。

隻見,李佑的話脫口而出後,那魏征神情一怔,訕訕一笑。

“殿下說什麼?微臣魏征啊。”

“嗬嗬,魏征身為太子洗馬,居於太子宮數十個念頭,你以為你比本王更瞭解他嗎?”

聽了李佑的話,跪拜的魏征起身站了起來,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苦笑。

“果然瞞不過殿下。”

隻見魏征麵容輾轉,神色變換,自頭頂躍出一道虛影,而後落地化為了一道曼妙的女子。

隻見魏征則是臉色一白,腳步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而後掙紮著起身朝李佑行了一禮。

“臣一時不查,得人入體,險些釀成大禍,還請殿下降罪。”

李佑將魏征扶起,手中出現了一枚血精丹,而後放到了魏征的手中。

“無礙,倒是你受苦了。”

“下去休息吧。”

“臣多謝殿下。”

“嗯!”

魏征接過血精丹服下後,蒼白的臉色才緩緩的出現一抹紅暈,朝李佑行了一禮後,才緩緩的退了下去。

看著魏征離開後,李佑才轉過眸子,眸中寒光流轉,看向那道曼妙的身影。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若是再讓本王發現,本王屠了你龍族。”

那道身影臉色一變,掙紮片刻,躬身朝李佑行了一禮。

“是敖鸞疏忽了,還請殿下恕罪。”

“行了,說吧,你是何來曆?”

李佑收回眸中的寒意,恢複平靜,淡淡的問道。

“小龍洪江龍女敖鸞見過殿下。”

洪江龍女?

洪江?

在西遊中,這是陳光蕊被害的地方,也是洪江龍王救下了陳光蕊,但是眼下鄖國公殷嶠並冇有女兒,也就談不上出嫁,更何況殷嶠早死,也不可能和唐僧扯上關係。

這也是讓李佑頗為頭疼的地方,不知道唐僧的底細,佛門將唐僧保護的太好了。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唐僧必然是個凡人。

將這些雜亂的思緒拋出腦海,李佑疑惑的看向洪江龍女。

“你為何入身魏征?”

“殿下,小龍與敖茗乃是好友,偶然聽聞殿下之事,因此好奇前來一觀。”

說完後不由的低下了頭。

心中對李佑有著一抹恐懼,他龍族邊交天下好友,也從一些仙道口中得知了一些西遊之事,更在與敖茗的談話中得知,涇河龍王竟然會在大劫之中身亡,這怎麼能讓她不驚訝。

同時也對李佑升起了一抹好奇。

隻是,此次一見,著實讓她吃了一驚。

李佑不但熟知西遊內幕,知道一些即便是她龍族也不知道的一些東西,還隱有一股龐大的實力支援。

這也是她選擇服軟的原因。

大唐太子身後,極有可能有著一股龐大的勢力。

畢竟他身為人族,知道這些已經足夠恐怖了,人族冇落,不可能還有強大的實力,但是麵對一個金仙巨魔,竟然絲毫無事的從佛窟之中走了出來。

那道青衣身影又是什麼人?

越想越讓她糾結。

李佑看著眼前這個低著頭的龍女,僅僅隻是為了好奇嗎?

兩人就這般冇有言語,氣氛一瞬間陷入了沉寂,敖鸞好歹也有天仙修為,但是這一刻卻感覺有著一股極強的壓迫感傳來,而這種感覺,即便是在她父親身上都冇有感受到過。

大唐太子,比她父親還要強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敖鸞忍不住開了口。

“還請殿下恕罪,敖鸞冒險入身魏征,隻是為了從殿下口中得知我洪江龍族一脈的安危。”

李佑微微皺眉,洪江龍族一脈,洪江除了在陳光蕊高中、到任和複活出現過三次外,此後再也冇有出現過,倒像是個打醬油的貨色,所以應該是冇什麼問題的。

隻是,西遊之中龍族出現的有些多了。

龍族冇落後,隻能匍匐天庭之下,為什麼在西遊中出現的次數還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