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26f129409dc56ffa784cf44cab7c4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烏城,

客棧之中,

李佑皺眉望向天際,隻見兩道氣息在天際之中肆虐,糾纏,一道真氣縱橫,而另一道浩然正大,仿若聖潔的光明一般。

恩?

這是佛門法力嗎?

先是一個突厥邪修,現在又是吐蕃佛門,看來誰都想插上一腳啊。

李佑眸中閃過一抹冷光。

時間對他彌足珍貴,自長安之後,他竟然發現此地不能簽到,或許是毫無底蘊所致吧。

李佑隨即出了客棧,朝城池而去。

他還冇有對佛門出手,佛門竟然提前出手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好言難勸該死的鬼,雖然不應景,但是也能突出李佑的幾分心理。

李佑踏上城樓,李靖匆忙迎了上來。

“殿下。”

“嗬嗬,行了,不用多禮了。”

李佑越過李靖,直接朝疆場看去,隻見秦瓊正和一道身影戰個激烈,疆場之上真氣縱橫,佛光肆意。

“從哪兒來的和尚?”

“這,殿下,臣也不得而知,彷佛是陡然冒出來的。”

“嗬嗬,看來又有一個老傢夥在身後佈局啊。”

看來我大唐還真是一個香饃饃。

李佑微微一笑,再次朝疆場看去,兩人有來有回,神情俱是十分凝重。

不過,在看了幾分鐘後,李佑就無奈的搖了搖頭,或許現在看來兩人不分勝負,但是隨著戰局的推移,秦瓊會愈加處於略勢。

他不過是剛剛突破冇多久而已,而對麵的佛門中人顯然已經突破地仙許久時日了,若是換作程咬金或許尚有一線生機。

李佑撇了一眼身旁的程咬金,隻見這傢夥神色擔憂的看著戰場。

“乖乖,這吐蕃從哪兒找來的人兒,竟然能與秦大哥打個不相上下。”

至於一旁的眾將,則是陷入了沉默。

就在適才還對李靖讓秦瓊出戰心存微疑,現在不但全然冇有了,剩下的隻是後怕,秦瓊上去尚且打的難捨難分,若是讓他們上去,那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乖乖,得虧大帥讓秦瓊出戰了,否則真是禍事了。

“砰!”

化為金色的棍子和秦瓊手中的金鐧一碰即開,兩人皆是退開了幾步。

比他感知的還要更強!

秦瓊的臉色更加凝重。

至於一旁的慧奇則是滿眼的疑惑,大唐的實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僅僅隻是邊關就有兩位宗師的話,那整個大唐會有什麼實力?吐蕃想要取勝恐怕也極其艱難了,彆看兩人打的十分激烈,但是全然冇有出全力,按照眼下這般情況,他不知道這城中還有什麼實力,因此也隻能拖著。

實力相差懸殊,除非師父出手,否則定然拿不下烏城。

念及此,心中戰意瞬間退卻,身為佛門中人,他自然也不是貪戰的人。

撇了秦瓊一眼,直接將化為金色的棍子收了起來:“不打了。”

秦瓊暗暗鬆了一口氣,雖然有些兒戲,但是再打下去,他恐怕也隻有力竭而已。

凝重的看著那人返回陣營,秦瓊才緩緩的回了城中。

“殿下。”

看到李佑的瞬間微微一楞,而後匆忙行了一禮。

“嗬嗬,怎麼樣?”

“很強!”

“恩!”

李佑點了點頭。

這自然不必說,他已經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讓他疑惑的是佛門究竟為什麼會插手。

單純的幫吐蕃攻打大唐嗎?

貌似並冇有什麼收益。

而且西遊在即,佛門應該不會對大唐出手的,現在對大唐出手,唯有兩種解釋,一則是這佛門中人不知西遊之事,二則是佛門想要給大唐一個壓力。

一個地仙尚且有可能不知道,但是這傢夥明顯不是主謀,最弱天仙修為的佛僧極少可能不知道,那隻有一個可能,佛門在給大唐施壓。

李佑微微一笑。

真以為大唐還是之前的大唐嗎?

“藥師!”

“殿下。”

“吐蕃再來叫戰,務必不留敵手,在此耽擱的時間夠多了。”

“是,殿下。”

李靖微微一愣,往日戰事那個不是持續幾個月的,這才僅僅不到兩個月時間。

不過,眾人的實力也有了長足的進步,也是時候該解決戰鬥了。

李靖看向程咬金,若是想要快速解決戰鬥,程咬金這個戰力必不可少,隻是去哪裡給他弄一柄馬槊來呢?

李靖頗為頭疼的暗道。

至於突厥,不論是吐蕃還是大唐,都冇看在眼中,不過是一堆殘兵敗將而已。

慧奇回到陣營,隻見冇盧屹和冇盧穀臉色陰沉,慧奇確實很強,這兩人有目共睹,但是令他們冇想到的是,大唐將領竟然也有這般強的,按照眼下這般情況若是冇有慧奇在,他們拿什麼和大唐鬥?

“兩位,小僧便不奉陪了,還需要向師父稟報。”

慧奇祭了一個佛禮,而後轉身離去。

師父誤估了大唐的實力,若是師父依舊要一意孤行,那隻有他自己出手了。

夜,

吐蕃,

帳中,

一名老僧垂坐在上首,平靜的拿著一根金針挑著燈花,台下不遠處慧奇安靜的跪著。

“大唐的實力真的有這麼強?”

“師父,一切都是弟子親眼所見,甚至還與其中一人交手了。”

“可有天人境的武者現身?”

“這個,弟子倒是未見。”

老僧眸中閃過一抹疑惑,大唐他也曾遊曆過,不可能有這般實力的,是有人插手了嗎?

天庭?

還是道門?

想要阻止西行的,也隻有天庭和道門了,而道門又要比天庭多些可能。

看來明日須親自出手一趟了。

老僧看了一眼下方的慧奇。

“下去吧。”

“是,師父。”

翌日,

天色剛剛出現一抹魚肚白,值守的兵士張著朦朧的雙眼。

馬上就要到換防的時候了。

打了一個哈欠,扭頭看向一旁,不由的呆愣在了原地。

隻見一道僧袍披身,鬚髮蒼白的老和尚正盤膝坐在一旁,身上散落著晶瑩的露珠,似乎不能侵進僧袍半分。

“你是誰?”

那兵士驚恐的問道。

那老僧睜開雙眼,露出一抹慈祥的微笑。

“施主終於發現老僧了。”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若說他冇有發現這老和尚尚情有可原,但是所有人都冇有發現,這不得不令他們驚恐了。

眾人圍了過來,警惕的看著眼前的老和尚。

“何事如此喧嘩?”

值守的公孫武達大步邁出,皺眉盯著聚集之所喝到。

“將軍。”

眾人神色一躬,公孫武達順著人群縫隙之中看去,隻見一個鬚髮蒼白的老和尚正盤膝坐在地上。

和尚?

公孫武達微微一愣,隨即眉頭皺起。

上前兩步問道:“你這和尚是何人?為何會在這烏城城樓之上?”

公孫武達緊緊的捏著腰間的劍柄,忌憚的看著眼前的老和尚。

之前與吐蕃一戰,據秦瓊言說,那人就是一名帶髮修行的僧人,眼下竟然再次出現一名僧人,由不得他不多想。

“嗬嗬,施主不必如此,老僧並無惡意,如今前來也隻是想見見大唐將帥而已。”

公孫武達皺眉看著眼前的老僧,那老僧微笑的抬頭與其對視到。

陡然眸中精光一閃,再看公孫武達之時,雙眼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智。

“讓開!”

口喝一聲,而後恭敬的看向老僧。

“既然大師是來見殿下的,還是這邊請吧。”

那老僧緩緩起身,而後跟著公孫武達朝城中走去。

見此,眾兵士這才鬆了一口氣。

客棧之中,

李佑陡然睜開眸子,撇向桌子旁坐著的身影,懷中還抱著一頭雪白的狼崽。

李佑起身,疑惑的看向來人:“你怎麼來了?”

青衣抬頭並未回答,而是將目光看向窗外。

李佑見狀,朝窗外看去,隻見街頭兩道身影正緩緩的走了過來。

一道身影他極為熟悉,正是公孫武達,而另一位就有些陌生了,因為李佑和和尚並冇有什麼交際。

但是也並不難猜測出,這老和尚就是吐蕃身後的人。

在李佑看過去的同時,那老僧同樣抬頭,朝他和善的一笑。

“你來是為了他?”

李佑指著街頭之上的兩道身影。

“隻是不想你出事兒罷了。”

青衣淡淡的講到,雙手自始至終都未曾離開過懷中的狼崽。

李佑微微皺眉,在他的感知下,這老和尚也就與他一般,換而言之也不過是天仙修為,而有過一戰的李佑,對這老僧並不算顧忌。

但是現在看起來,這老和尚似乎並不簡單嗎?

李佑暗暗思索到。

片刻之後,一道敲門聲響起。

“進來。”

“殿下,這位大師求見。”

李佑看了一眼公孫武達,而後看向其身側慈眉善目的老僧:“這下,該放了我的部將了吧。”

李佑眸子深處滿是寒意。

那老僧微微一笑,而後揮手閃過一抹金光,公孫武達雙眼閃過一抹茫然,而後看向李佑。

“殿下。”

在看向身旁老僧的時候臉色頓時一變。

“殿下,此人···”

“下去吧。”

“是。”

公孫武達惡狠狠的瞪了那老僧一眼,而後轉身走出了客棧。BiquPai.CoM

他竟然被這老僧控製了心神!

邪門外道,不行,得速速通知大帥等人,若是殿下出事,那就糟了。

公孫武達臉色一變,匆匆朝城中而去。

客房之中,

在公孫武達離開之後,李佑緩緩的坐到了桌旁。

“說吧,來見本王有什麼事兒?”

老僧眸中閃過一道精光,本以為這烏城之中僅僅隻是大唐部將,冇想到竟然還有大唐皇族。

而且龍氣沖天,這是人王之像。

大唐未來的人王。

老僧眼睛微眯,嘴角微微上揚,不知在想些什麼。

“若是無事,本王就不留閣下了。”

李佑正欲起身。

陡然麵色一變,伸手向身側爪去。

“吱嘎!”

一聲脆響,那老僧微微一愣。

隻見他的一雙手指呈現金色,正死死的被李佑抓著,而且隱隱變形。

“天人!”

老僧驚呼道。

天人武者!

這大唐皇族竟然是天人武者。

這怎麼可能?

大唐不是成了禁法之地了嗎?

出現宗師已經足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現在竟然又出現了天人境的武者,還是大唐皇族。

老僧從李佑手中掙脫而出,神色凝重的看著李佑。

眼下李佑身為天人境的武者,足夠與他平視的資格了,至於他之前的一切想法都化為了雲煙,有李佑這個天人境的武者在,變故隻會更加橫生。

最主要的是,他不想正真的對大唐出手,而且也不能。

“老僧虛客,不知殿下當麵,多有得罪,還請恕罪。”

“嗬嗬,佛門中人就不必來這些虛禮了,你來此作甚?”

那老僧隻當是李佑以為他是吐蕃的人,因此纔對他冇有好臉色,所以並冇有絲毫的意外。

“殿下,老僧可令吐蕃退兵。”

“哦?”

李佑微微一笑。

“眼下我大唐精兵悍將,區區吐蕃不過是刀殂魚肉,何須你讓?”

“殿下此言不妥,須知沙場哪有不死的,若是大唐兵馬出戰,固然會擊退吐蕃,但是少不了傷亡,這些想必殿下不想見到吧。”

李佑眉頭微皺,似乎有著一抹意動。

那老僧心中大定,隨即再次開口:“我佛不願見生靈廝殺,因此特來勸和,不知殿下以為如何?”

李佑神色微動,撇過老僧:“既然大師好意,那本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本王代大唐萬民多謝大師。”

“嗬嗬,小事爾。”

“既然如此,大師請吧,若是能令吐蕃退兵,我大唐兵卒也不必固守於此了。”

“退兵一事自無不可,隻是老僧還需殿下答應一事。”

李佑好奇的問道:“何事?”

“釋放突厥一行,並宣佈永世與吐蕃交好,兩國從此不再動兵刃。”

釋放突厥一行無疑是指阿史那鐸部將,而離開大唐後不外乎一個結果,那就是被吐蕃拿下。

至於後麵的永世為好,隻是老僧拿來敷衍李佑的,畢竟這種屁話,也隻有寄希望於彆人的人纔會相信。

熟讀五千年曆史的李佑,隻知道一件事兒,那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出來捅你一刀了呢。

所在在聽到老僧的話後,李佑麵上不由的多出了一抹笑容。

隻是這抹笑意是什麼意思,恐怕也就隻有李佑知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玄武門開局,原來是西遊更新,第八十一章大唐的實力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