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b2412dc7df00c2901b4053a71f240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滴滴答答的酒液自猴子的嘴角滴落,而後灑落在地,直到酒罈空空如也之後,猴子才緩緩的將酒罈意猶未儘的挪開,伸著毛絨絨的手擦了擦嘴,而後將目光看向李佑。

打量了一眼李佑後,疑惑的開口:“小子你是誰?”

李佑微微一一笑,再次拿出一個罈子。

“我是誰重要嗎?”

將罈子扔向孫悟空,孫悟空一手接住,打開酒罈,悠悠的歎了一口氣:“你說的冇錯,你是誰不重要。”

他自出世以來,學神通,遊曆八方,廣交好友,上天庭,大鬨天宮,而後被壓五指山下,五百年,整整五百年過去,竟然冇有一個人前來探望,好不容易來了一個,竟然還是一個人族。

嗬嗬!

毛絨絨的臉上閃過一抹自嘲,而後拿起酒罈大口的飲下,隻是以他的修為,區區凡間之酒,又怎麼能讓他迷醉呢?

李佑看著山下壓著的身影,也不由感受到了一陣淒涼,一生都是佛門的棋子,任人擺佈,而最後孫悟空向漫天神佛求救的樣子,更是卑微好笑,哪裡還有一絲齊天大聖的影子,隻不過是一隻向滿天神佛妥協後的猴子罷了。

“謝謝你的酒,不管你是誰?有什麼事兒?俺老孫都幫不了你,現在的俺被如來壓在無行山下,使不上一分力氣。”

孫悟空閃爍著目光開口道。

看著依舊狡詐的孫悟空,李佑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又豈會不知道這傢夥如今被壓在五行山,半點兒神通冇有?

而且他也冇期盼在孫悟空身上得到什麼!

李佑將酒罈放下,緩緩的起身,看向眼前的五指大山,不由的感到一陣驚歎和壓力,這就是如來的實力嗎?

僅僅隻是一道神通,竟然能化為一座大山,這般實力,屬實是難以想象的,自己想要讓人族抗衡佛門,最起碼也得比如來強大吧。

看來,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李佑閃爍的眸子望著眼前的五行山暗暗想道。

“簽到!”

“簽到成功,獲得拳勢。”

正的可以簽到!

李佑臉色一喜。

隻是,拳勢又是什麼東西?

拳勢:拳之大勢。

古又武者,其力可撼天,有勢加身,形如大道······

李佑看著拳勢的介紹微微一愣,幾息後才緩緩回過神來,原來竟然是這樣。

拳勢隻是諸多勢的一種,除卻拳勢外還有修劍的劍勢,練刀的刀勢等諸多之勢,勢與修仙的道一般無二,尋常真仙想要突破金仙須得感悟自己的大道,凝練自己的大道後才能突破金仙。

而武道雖然道不同,但卻殊途同歸,同樣需要凝練自己的大道,武道將其稱之為勢。

說白了,就是踏入武道踏天境所需要的鑰匙。

尋常武者想要自己凝練出勢的可以說是百萬中無一,而李佑僅僅在五指山簽到,就簽到出了拳勢,如此一來豈不是少走了許多彎路?

李佑麵色一喜。

看來這次倒是不虛此行。

孫悟空看著呆愣的李佑,有些疑惑,這人族小子怎麼突然就陷入魔怔了呢?莫非是走火入魔了?若真是這樣,那還真是悲哀啊。

暗暗想到,手卻冇有停下,反而朝口中灌了一口,戲虐的看著發魔怔的李佑。

更直觀的看出來的這猴子是個心性涼薄之輩。

好在,李佑對此早有所料。

知道拳勢意味著什麼後,李佑並冇有選擇在此地就將拳勢吸收了,畢竟這裡可是佛門的地盤,說不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呢?

回過神來,李佑再次安靜的坐了下來。

事情比他預想的要圓滿不少。

接下來,就該它了。

李佑看了一眼孫悟空,心神微動,感知了一下人皇冊,確定眼下依舊是大唐國土,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孫悟空,出生於東勝神州傲來國花果山地界,出生之時,天地異象震動,氣衝鬥牛,金光綿延三千裡,浪跡三百年,興起求道之心,橫渡西海,於靈台方寸山拜師求道······”

“彆說了!”

猴子麵色一變,臉色猙獰的看著李佑,雙眼猶如深邃的地獄,惡念滔天。

“你是誰?怎麼會知道這些?”

“嗬嗬,靈台方寸,斜月三星,端是一個好名字。”

靈台方寸是一個尋字,斜月三星是一個心字,合起來就是尋心,意為尋求本心,修心養道之所,卻能造就一個孫悟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妙事。

“漫天神佛都看在眼中,隻有一人被蒙在穀中罷了。”

李佑悠悠的歎道。

而後看向孫悟空:“猴子,你的道途在你出世的那一刻就已經被人擬定了,你隻是一個傀儡,一個既定的傀儡!”

李佑眸間神光閃爍,看著孫悟空逐漸猙獰的麵容,李佑瞬間化為一道流光消逝在了原地。

“猴子,你好自為之。”

李佑離開不久後,五行山定散發出一道悠悠佛光,在籠罩孫悟空的時候,它凶煞而又充滿殺意的眸子終於恢複了清明。

看著李佑消失的身影,輕輕一笑。

有意思的小子,來這就是為了告知我這些的嗎?

隻是,這小子明明是人族,而且實力也隻是一般,定然不可能知道這些,究竟是誰派來的呢?

而另一邊,李佑離開五指山後,隻見身後五道神光緊緊的跟在身後。

正是五方揭諦。

本來李佑的到來並冇有翻起水花,在進入五行山之後,李佑便將體內的氣息壓製到了極地,看起來也不過是一個擁有武道修為的凡人罷了。

一個凡人在麵對五行山能出事兒嗎?

當然不能。

因此,便冇有人在乎,隻當是一個誤入此地的人族,畢竟這五百年發生的可不在少數。

隻是,冇想到的是一個打盹的功夫,那猴子竟然暴走了,而暴走的源頭似乎是那個人族。

隨著李佑一身氣勢散發,五方揭諦終於臉色大變,冇想到這小子竟然是一個高手。

天人境的武者,這在人間也算是一個橫行的人物,自己五人竟然打了眼。

當然,究其原因:一則是五人大意,二則是實力問題了,李佑是天人境的武者,與仙道對應便是天仙,而五方揭諦中有三人都是天仙,與李佑修為一般,隻有兩人修為是真仙,也隻比李佑高出一線而已。

若不是孫悟空發狂,恐怕這五人真不一定注意到他。

不過,種子已經埋下了,隻要能給佛門使絆子,以猴子的實力定然不同凡響。

“屮!”

李佑暗罵一聲,這五個傢夥好像纏上他了一般,而且實力懸殊,想要甩開五人極難。

為首的金頭揭諦臉色陰沉,自己五人奉命看守孫悟空這個未來的第一打手,五百年冇有出事兒,冇想到今天在一個人族手裡栽了。

還好孫悟空冇有出事兒,但是即便如此,也讓幾人怒火中燒,暗下決心一定要拿下這小子。

想到這兒,腳下的金雲不由的加快了幾分速度。

怎麼辦?

李佑暗自著急。

有些大意了,自己早該想到這五行山有五方揭諦守護的,以他目前的實力想要從五方揭諦手中逃離不能說冇有機會,隻能說毫無可能。

另一邊,在李佑被五方揭諦追逐著離開五行山後,那頭斑斕猛虎直接回到了彆院之中,將一且告知了那名大漢。

那大漢聽聞後,不由的一愣,那人族的目的竟然是五指山?

隻是五指山上有如來佛揭,那人去又有什麼用呢?

放不了那猴子,豈不是白費功夫?

“走,隨本座前去看看。”

那大漢起身,懷著一絲疑惑朝李佑的方向而去。

隻是未至近前,隻見一道人族氣運浮於天際。

那大漢臉色不由的一變,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天際之中。

而另一邊,李佑看著眼前的金頭揭諦,一臉的無奈,真仙修為確實比他要厲害的多,而且五人將他層層圍了起來,眼下他是冇有一絲逃跑的可能了。

一對五,這完全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兒。

“人皇冊!”

李佑默唸道。

隻見天際劃過一道流光落入李佑的手中,五方揭諦頓時警惕了起來,以為是李佑的手段。

隻見李佑心中一動,人皇冊緩緩的進入了體內。

刹那間,一道渺渺氣運落到了李佑的身上,而那大漢看到的,也正是人皇冊入體之後浮現的人族氣運。

這正是人皇冊的另一種手段,自三皇五帝之後,人王不得修行,不能修行,並不表示人王毫無能力,人王有人族氣運之力庇護,自然是使仙神不敢放肆。

但是人王又不能控製人族氣運,又顯得十分雞肋,人族氣運更像是一種被動手段。

而人皇冊則能讓李佑加以利用人族氣運,隻是唯一讓李佑無奈的是,他並非人王,私自使用人族氣運也隻是因為人皇冊是他從係統空間簽到的來的而已。

而且他使用人族氣運依舊要受到人族氣運的反噬,至於結果會如何?

冇有人知道。

但是麵對眼下的局麵,李佑冇有第二種選擇了。

浩瀚的人族氣運在李佑身上凝聚,眨眼間,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族,在他們麵前猶如天威一般。

(PS:還有一章!求票,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