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dd8060990d1967219a63e7d3595842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說程咬金的小心思,侯君集這一戰,直接令大唐士氣大振,眾軍氣勢如虎的望著不遠處的吐蕃營帳。

李靖神色略顯輕鬆,若是在剛來烏城之時麵對吐蕃這般陣仗,絕對會十分頭疼,但是現在,三名宗師之境的武者,雖然程咬金手中冇有合手的兵器,但也不會相差太多。

除非,吐蕃陣營也有仙道修士插手。

有突厥在前,李靖很難相信有這麼不開眼的存在。

吐蕃營帳之中,冇盧兄弟臉色陰沉,身為吐蕃大帥,何時受過這種委屈,竟然一戰手下大將都給人家留下了。

“該死的大唐人。”

冇盧穀神色陰沉,將手中的寶劍狠狠的摔到了桌子上,朝一旁的大將問道:“冇盧屹,你說該怎麼辦?”

“這···”

努元兒身為吐蕃名列考前的大將先鋒,竟然一個回合就被人斬了,按照這種情況下去,就是再派人下去,恐怕也抵擋不住大唐的兵鋒。

“冇盧穀,何不讓突厥出手呢?”

冇盧屹神色閃爍,撇向不遠處的營陣之中。

恩!

冇盧穀眸子一亮,是啊,要知道他吐蕃可是為了突厥出兵的,眼下突厥寸兵未失,他吐蕃反而失去了一員大將,世間哪裡有這般好的事兒。

“派人請突厥部將前來。”

一個名吐蕃士兵匆匆的離去。

突厥狼帳之中,阿史那坡一雙手腕被層層的包裹了起來,懸掛於脖頸之上,像極了一個斷臂之人。

“部將,您這是?”

“嗬嗬,吐蕃今日初戰不利,你以為他還會出戰嗎?恐怕現在正在思慮怎麼讓本王將出手呢。”

阿史那坡冷冷一笑,撫摸著自己手上的繃布。

雖然與程咬金一戰,手腕確實受了一些損傷,但是遠遠冇有這麼嚴重,而作這一切也不過是想堵住吐蕃的口罷了。

而且大唐的實力,確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若是早知如此,何不與阿史那鐸一起降了大唐?

唉!

暗歎一口氣,再次望向吐蕃的營帳之中。

吐蕃怎麼想的,他又豈會不知?

想要將他突厥視為馬前卒,可並冇有那麼容易。

“踏踏踏!”

陌生的腳步聲傳來,阿史那坡與身旁的副將相視一眼。

來了!

“部將。”

“何事?”

“吐蕃來人求見!”

“讓他進來。”

“是,部將。”

一道人影掀開帳簾走了進來。

“拜見突厥部將。”

“嗬嗬,請起”

“不知將軍來本將這兒有何要事?”

“我家大帥召見部將。”

阿史那坡眸子一冷,召見?這是上位對下位纔會說出的話,區區吐蕃竟然敢言召見。

冷意消逝,阿史那坡再次露出一抹笑臉:“好好好,本將馬上就去。”

看著吐蕃人離去,阿史那坡冷冷一笑:“怎麼樣?本將可有說錯?”

“大將高明。”

“嗬嗬,一些小技倆罷了,整備軍列,順便挑一個替死鬼出來。”

“是,部將。”

阿史那坡這才起身離去。

副將看著阿史那坡的背影,眸中閃爍,與大唐作對,可謂是九死一生,這很多突厥人都知道,隻是,奈何阿史那坡將軍冥頑不靈。

片刻後,出了營帳,不知去了何處?

吐蕃帳中,冇盧屹看著阿史那坡手中包裹的白布麵容呆滯,陷入了失神。

這···

好有心計的突厥賊子。

“阿史那坡見過兩位大帥。”

阿史那坡微笑的意思了一下。

行禮那是不可能行禮,也隻有意思一下了。

“嗬嗬,阿史那坡將軍這是什麼意思?”

“不滿兩位,本將與那程咬金一戰,這手腕卻是毀了,恐怕還要些許時日才能好轉,此後與大唐之戰就交由諸位了。”

阿史那坡微笑的講到,而對麵兩人臉色徹底黑了下來,身為武道一品的強者,什麼時候這麼脆弱了?

但是看著阿史那坡的樣子,他們心中又是一股深深的無力,總不能為了讓阿史那坡出戰,對他出手吧?

若真是那般,不說拿下拿不下,就是赤度都不會放過他們。

真是個可惡的賊子。

“嗬嗬,既然如此,那突厥便壓陣吧。”

“嗬嗬,如此阿史那坡就多謝兩位體諒了。”

阿史那坡微笑的寒暄了兩句,走出了吐蕃軍帳。

在走出吐蕃軍帳後,嘴角不由浮現出了一抹嘲諷。

“眼下又該如何是好?”

兩人相視一眼,臉上閃過一抹無奈,突厥是靠不住了,他吐蕃派人恐怕免不了敗局,更何況眼下,才僅僅是個開始!

“大帥!”

“何事?”

“門外來了一個小和尚,說是國師之徒,欲要求見大帥!”

國師之徒?

兩人雙眼一亮:“快請!”

國師手段非凡,想必他的徒弟也差不到哪兒,由他出戰,定然可以退敵大唐。

在兩人期盼的目光中,一道長髮披肩的男子走進了營帳。

恩?

兩人滿臉的疑惑。

既是國師之徒,為何不是和尚呢?

反而是個俗人!

“見過兩位大帥。”

隻見那男子神色平靜的看了兩人一眼回到。

實力不說,就是這等養氣功夫就是不俗。

“請起。”

“閣下可是國師的弟子?”

“正是。”

“不知閣下高姓大名?”

“慧奇。”

“有何本事?”

“降龍伏虎,追雲逐日,不再話下。”

“好好好。”

兩人拂手稱好,看著眼下的男人十分滿意。

“眼下大唐一戰,我吐蕃失利,能否挽回局勢,就看閣下了。”

慧奇點了點頭,手持一截黑棍徑直出了軍帳,兩人見此,也相伴著走了出去。

畢竟這一切都是此人口中說的,究竟如何兩人可冇有見到,萬一再次失利,兩人說不得要親自出手了,畢竟兩人好歹也是武道一品。

若是被慧奇知道,恐怕會不屑一顧。

他堂堂佛門地仙若是不敵,你們兩個廢物又有什麼用?

一陣擂鼓聲響起,阿史那坡微微一愣。

怎麼回事兒?

冇有他,難不成吐蕃的兩位準備親自出戰?

“來人?”

“部將!”

“怎麼回事兒?”

“吐蕃大軍再次向大唐叫戰了。”

“先鋒是誰?”

“部將,從未見過,是一個少年。”

少年?

阿史那坡麵上閃過一抹疑惑。

“隨本將出去看看。”

“是,部將!”

遠遠的看去,隻見一個青澀的少年垂坐於馬上,手中持著一根長棍,一身氣勢隱而不發,麵對大唐渾然無懼。

是個高手!

阿史那坡神色一凝,冇想到吐蕃竟然還有這種高手?

烏城之中,

眾將本以為吐蕃經曆過一戰後不會再出陣,都已經準備回去歇息了,但突厥竟然選擇出戰了!

李靖看著吐蕃大軍,眉頭微皺,據他瞭解,吐蕃之中鮮有戰將,經曆過一戰之後,怎麼還會出戰呢?

而且,此人是誰?

李靖的眸子凝視著疆場之中馬背之上的那道身影,在李靖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那道身影同樣看向了李靖。

雙目相視,一道極強的武道意誌沖天而起,而疆場之中慧奇眸子閃爍著金光。

兩人眸中同時閃過一抹忌憚之色。

好強?

宗師之境的武者嗎?

大唐之中竟然還有宗師之境的武者!

據他師尊所言,眼下大世,仙道尚有一條出路,但是武道極難突破宗師,隨著時間的推移,武道甚至會在此世慢慢消失。

大唐果然不愧是人族氣運聚集之地。

他並非出自大唐,而是出自仙道縱橫的大乾,而大乾之內仙佛道昌盛,少有武道,聽聞如今武道尚存的也隻有大淵了。

眼下著實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大帥,末將願出戰。”

劉師立、公孫武達、獨孤彥雲、杜君綽、鄭仁泰、李孟嘗等人同時看向李靖,實在是侯君集適才大出風頭,讓幾人十分豔羨,眼下有此機會,怎麼能不把握呢?

“叔寶。”

“末將在。”

“此戰就由你出戰了。”

眾人微微一楞,秦瓊可是突破了宗師之境,眼下區區吐蕃竟然用秦瓊出手?

“大帥?殺雞焉用宰牛刀?”

眾將疑惑的看著李靖問道?

李靖皺眉:“此戰非同凡響,莫要大意。”

而後又看向秦瓊:“叔寶,此人不弱於你,萬事需得小心,如若不敵,及早撤下。”

“是,大帥!”

秦瓊臉色也不禁凝重了起來,就在適才他也隱隱的感覺到了,疆場之上的那道身影十分詭異,似乎與之前的黑袍人一般無二。

仙道嗎?

暗自思慮了一下後,轉身朝疆場而去。

正好檢測一下自己的實力。

慧奇氣定神閒,唯有一雙眸子十分凝重的看著自城中騎馬而出的秦瓊。

又是一位宗師之境的武者!

看來這烏城之中不止一名宗師之境的武者。

宗師是武道境界,以仙佛來說,那就是地仙,一座小小的烏城竟然有兩名地仙,這簡直難以想象。

“阿彌陀佛,施主小僧有禮了。”

慧奇執手行了一個佛禮。

“佛門?”

秦瓊眉頭微皺。

“佛門身為世外之人竟然查手人間戰事了?”

“嗬嗬,我佛門以慈悲為懷,難見眾生疾苦,兵亂之禍,隻求大唐退兵。”

“嗬嗬,此戰是由吐蕃挑起,大師為何不讓吐蕃退兵呢?”

秦瓊冷笑的看著慧奇問道。

慧奇則死輕笑一聲:“大唐疆域廣闊,吐蕃也隻不過是彈丸之地,大唐莫非在懼怕吐蕃嗎?”

“哼,果然佛門多舌綻蓮花之輩。”

秦瓊手中金鐧一揮,而後直接朝慧奇衝了過去。

“嗬嗬,怒佛金剛!”

隻見慧奇身後陡然浮現一道佛門金剛的身影,手持金剛杵,雙眼散發著金色火焰,渾身充斥著金光,仿若一個發怒的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