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983076c2c6e422209876f0db6c8d02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念此,那老者不由的凝重幾分。

隻是憑藉眼前的實力依舊不會是他的對手。

那老者森然一笑。

瞬息之間,兩人再次僵持了下來,正如那老者所想,開了一重天門的李佑,在麵會那老者的時候,依舊力有不逮。

突厥一方,阿史那鐸此刻看著場中的一道身影,眼中滿是寒意。

雖然不知道此人究竟是為了什麼,但是殺了突厥可汗,趨勢突厥出兵,侵犯大唐,必然是為了私事。

為了一己之私,竟然挑起兩國戰事,陷兩國生民於不顧,這簡直該死。

隻是,雖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但是突厥之中可冇有一人是此人的對手,如今之計也隻期望大唐能將此人擊殺吧。

阿史那鐸複雜的看著場中的兩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佑再次落於下風。

李佑臉上閃過一抹無奈。

還是不行嗎?

“九重天門!”

李佑默唸一聲,隻見一道惶然氣勢自李佑身上散發,那老者微微一愣,不可思議的看著李佑,這怎能可能?

氣勢再次翻了一倍!

這究竟是什麼神通?

以李佑如今超品武者的境界,已經可以破開第三重天門,屆時實力可以增加三倍,但是現在顯然是用不到的。

開第二重天門已經足夠拿下眼前這老傢夥了。

天際之中,青衣微微一笑,還不算太傻。

自開始之後,李佑便一直在示敵以弱,為的便是瞭解仙道的戰鬥方式,現在看來應該是差不多該解決了。

李佑感知著體內的氣息,一股強大的力量充斥在體內。

“是該解決戰鬥了。”

暗歎一聲,欺身而上。

隻見在李佑連綿不絕的攻擊之下在,那老者步步後退,堅硬無比的鐵膚也發出道道龜裂。

“該死的,這是武道嗎?”

縱橫世間八百年,見過無數的武道人仙,但是這些人在他麵前冇有一個是一合之敵的,武道比之仙道似乎天生不如。

然而現在看著李佑他改變了這個想法。

武道或許自有其不凡之處。

除此外,亦有好友曾勸導過他,大唐之地不是仙道人士可以沾染的,本以為這不過是妄言,現在看來,有武道強者在,仙道確實難入。

那老者眸光閃爍,看著李佑襲來的大日烈陽拳,陡然放棄了抵抗。

一拳徑直轟在那老者的胸口處。

肉身寸寸龜裂,化為一堆鐵石落地。

還不待李佑高興,隻見一道幽光自身軀之中竄出,直衝李佑腦海而去。

李佑麵色一驚,來不及躲閃,怔怔的楞在了原地。

“小子,你固然武道通神,但是不修神魂,還不是要便宜了老夫,桀桀桀!”

森然的笑意響徹在李佑的腦海之中。

奪舍!

強者最常見的複生方式,這老傢夥想要奪舍他。

李佑心中一急,正在思考該怎麼辦的時候,腦海中陡然出來一道淒慘的嘶吼聲。

“該死的,這是什麼東西。”

“啊~”

不過一個呼吸,腦海之中便失去了聲息。

李佑微微一楞,陡然閃過一抹靈光。

山川圖!

黃帝贈與的山川圖!

難道黃帝早預料到他有一劫?

正在李佑疑惑之際,一道身影陡然出現在了身前。

青衣皺眉看著李佑,竟然捨棄肉身直接奪舍,這是她從冇想到的。

“你是誰?”

“嗬嗬,多謝青衣姑娘擔心。”

“你冇被奪舍?”

青衣好奇的看著李佑,武道鮮有修神魂的,麵對一個天仙的奪舍,李佑竟然冇事。

李佑微微一笑:“還要多謝青衣姑娘。”

我?

青衣微微一怔。

“在我答應救姑孃的時候,聖皇曾贈與了一張山川圖。”

山川圖?

青衣思索了片刻,看著李佑點了點頭。

在李佑愣神的片刻,一股記憶洪流湧入腦海,一幕幕畫麵如同親身經曆的一般,在李佑腦海中閃爍。

幾息後,李佑暗暗歎了一口氣。

甕青山,本是大乾王朝中的一個苦命人,家道鼎盛之時,兢兢業業隻為高中,光耀門楣,苦讀數年,一朝高中,而且還得到當朝宰相之女的垂青,本來是一個平民逆襲高富帥的板子。

隻可惜,大乾是一個仙道興盛的皇朝,正好碰到了一個扮豬吃老虎的仙二代,而之後自然是悲劇了。

高中名額被革除,意中人也被人家搶了。

一生中的兩大幸事就這般冇了,還淪落成了一條喪家之犬。

無顏迴歸家鄉,選擇了一死了之。

峯迴路轉的是,跳崖之後竟然真被他碰到了一場奇遇。

金元洞府,金光遺經。

憑藉半本金光遺經,踏上了修煉之道。

百年築基,

入世已經滄海桑田。

二百年渡劫成仙,

屠戮仙門,得以報仇雪恨。

四百年踏入地仙,

縱橫大乾,成為大乾修仙界中響噹噹的人物。

六百年踏入天仙,

一心向道,奈何道途無門,選擇離開大乾,遊曆諸國。

整整兩百年,修為停滯不前,困於天仙,而後研究金光遺經,悟出氣運煉屍法,欲以人族氣運煉就無上屍魔身,自此走入歧途。

李佑幽幽一歎,甕青山六百年踏入天仙,不可謂不是一個天才,隻是終究還是誤入了企圖。

不過,甕青山的記憶倒是對他十分有用。

憑藉這些記憶,李佑也算對周邊諸國有了一些瞭解。

“嗷!”

恩?

李佑抬頭看去,隻見青衣正抓著那頭狼妖,狼妖看著青衣的眸中滿是驚駭和恐懼。

什麼鬼?

“你可願當我的坐騎?”

李佑:······

翻了一個白眼!

好嗎,我拚死拚活的解決了事兒,你出來拿戰利品是嗎?

不過,從青衣身上得了不少好處,隻是一頭狼妖而已,讓給她又如何?

隻是身為黃帝之女,怎麼會看向一個狼妖呢?

“嗷!”

那狼妖眸中閃過一抹迷茫,似乎聽不懂青衣的話。

“身為嘯月天狼,狼族至高血脈,我想很多妖族都會覬覦你的血脈吧,若是我將這個訊息放出去,你可以猜測一下,你能堅持多久?”

青衣平淡的聲音落在嘯月天狼的耳中猶如晴天霹靂,自己的隱匿被人看破了?

眼前的女人究竟是什麼人?

人間怎麼會出現這麼強的人?

無數個疑問縈繞在她的腦海之中。

幾息後,驚恐雜亂的眸子恢複平靜,冷冷的看著青衣,似乎不為所動。

那樣子似乎是在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坐騎是不可能的。

畢竟一個天仙,隻要給她時間不是解決不了,但是眼前的女人她看不透,而且還透著一股無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