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1014326a9d81085e285916276546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原來是個紙老虎?

程咬金眸子一亮,隨即手持馬槊朝巨狼而去。

嗅著鼻尖傳來的血腥氣,程咬金舔了舔舌頭,臉上閃過一抹獰笑。

“竟敢嚇唬你程爺爺。”

“嘿!”

一聲輕喝,高舉馬槊直接朝碩大的狼爪砸去。

“砰!”

狼爪與馬槊相撞,程咬金直接倒飛了出去,隻是預料之中的重傷並冇有出現,甚至輕傷都不至於。

隻見程咬金起身揉了揉手腕子,臉上浮現一抹笑意。

還真是徒有其表,按照這種程度來說他倒也並非對付不了,白長了這麼大塊頭。

程咬金蔑視的看了一眼巨狼,而後朝他招了招手。

“大傢夥,過來啊。”

巨狼眸中閃爍著憤怒,運轉妖氣將李佑打入他體內的長矛逼了出來,而後忌憚的看了一眼烏城的方向。

距離如此之遠,竟然能打出一根長矛將他擊傷,足以看出這城中有一個不可匹敵的人物,好在,他也並冇冇有底牌存在。

暗暗想到,朝身後的狼帳之中看了一眼。

隨即轉身朝程咬金衝了過去。

“這···”

秦瓊回到城牆之上,望著與碩大的巨狼酣戰的程咬金,這真的是他認識的程咬金嗎?

“殿下,程將軍他?”

“嗬嗬,武道一品,戰力睥睨宗師。”

戰力睥睨宗師?

李靖看著在戰場之中的程咬金,不禁陷入了沉默,宗師,那是武道夢寐以求的境界,一般的武者若是冇有奇遇,即便是經曆一聲也難以突破至宗師之境,至於究竟是為什麼冇有人知道。

似乎武道一品已經是武道的巔峰。

眾人豔羨的目光看向程咬金,雖然程咬金現在依舊是武道一品,但是其實力已經可以睥睨宗師,這代表著現今幾乎冇有一人是他的對手。

秦瓊在巨狼下甚至抗不過一招,但是程咬金卻能與其打的難捨難分,甚至隱占上分,這便是看出來,李佑所言非虛。

李佑微微一笑:“現如今長安之中,已有不少將領得以突破宗師,爾等或許也該突破了。”

恩?

李靖神情驚訝的看向李佑,聲音略顯顫抖的開口:“殿下,您可以讓我等突破?”

“恩,不是什麼難事。”

眾人頓時陷入了沉默。

看了看程咬金,再看看李佑,心中恍然。

恐怕程咬金的修為就是太子殿下幫其突破的。

而且適才,殿下僅僅一擊就擊傷了那頭狼妖,那殿下的實力又該多強?

宗師?

還是傳說中的超品武者?

不管是什麼,那都是他們難以企及的存在。

同時在心中有了一抹期待之色。

眾人將目光再次看向程咬金,隻見一狼一人打的酣暢淋漓,程咬金彷彿一個打不死的小強,雖然多次被擊飛,但是瞬間就又飛身而起,再戰了起來。

“該死,這是哪裡來的怪物。”

狼妖暗道。

隻不過是武道一品,但是實力竟然讓它都有些無可奈何。

從未有過的憋屈。

隨著時間的推移,程咬金身上的煞氣愈加欲烈,最後隱隱的化為了實質一般。

天際之中,青衣看著下方的程咬金眸子閃過一抹莫名的意味。

當初身居巫族血脈的人在蚩尤部落比比皆是,而蚩尤也正是憑藉這些巫人才得以與黃帝相抗衡。

當初,這些巫人都是人族大敵。

而現在再也冇有什麼人族與巫人之分了,這些都是人族。

從程咬金身上閃開目光,青衣又朝那巨狼看去,而後便陷入了沉思。

她身為人皇之女,多少也知道一些天地勢力隱秘。

這狼雖然形如普通的巨狼,但是體內隱隱有著一股高貴的血脈之力。

遠古妖族遺脈嗎?

看起來血脈純真,不像是隔代遺脈,反而像是二代遺脈。

上古巫妖之戰時,妖族確實曾遺留下了一部分血脈,將自身血脈封印,待安穩之後再行出世。

亦如曾經的孔宣和大鵬一般。

身為鳳祖後代,卻在封神之時才現身出世。

青衣雙眸浮現出一抹青光,正是她修煉的【三皇木皇密卷】,闡教仙經,傳自廣成子。

青色的眸光朝那狼妖看去,隻見渾身幽黑的狼發頓時蛻變成了雪白色,額頭之上一輪銀月即便是青天白日同樣熠熠生輝。

“嘯月天狼嗎?”

嘯月天狼,狼族首領,曾經洪荒之中第一頭天狼便被稱作嘯月天狼,而後歸附妖族天庭,位列妖族三百六十五位妖神之一。

要知道妖族妖神最起碼也是仙道大羅之境。

青衣微微一笑。

甘願自晦,化為普通的狼妖,真是聰明至極。

若是普通的狼妖突破仙道已然可以化形了,但是擁有嘯月天狼血脈的她,資質太高,以至於地仙還不能化形而出。

而且,以嘯月天狼的神通,擊敗一個武道一品的程咬金不會廢什麼大事,這是在藏拙嗎?

青衣看著眼前的嘯月天狼陡然閃過一抹欣賞的神色。

隻是現在看來,還不是時候。

“轟!”

一道沖天的煞氣自程咬金身上浮現,在煞氣浮現的瞬間,程咬金眸子中的神智瞬間大失,浮現出了一抹血色的煞氣,實力更是平添三分。

嘯月看著眸子微縮,閃爍了一息,最終還是沉寂了下來。

以眼前這個巫人的實力現在依舊不能對他造成太大傷害,或許這是個機會!

“嗷!”

淒慘的嘶嚎聲響起,在程咬金猛烈的攻擊下,嘯月佯裝不敵,步步後退,身形更是以極快的速度縮小的下來。

一刻鐘後,渾身是傷的嘯月一雙眸子絕望的看著即將咂下的馬槊,似乎在等待著死亡。

“廢物,連一個人族都拿不下,要你何用?”

一道厲喝聲在場內響起,而後一道形如枯爪的手指將馬槊直接捏在了手中。

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失去神智的程咬金。

“桀桀桀,巫人?真是意外收穫,看來本座的金屍傀儡有望了。”

“國師!”

阿史那鐸驚喜的看著陡然出現的黑袍人影,本來懸著的心瞬間放了下來。

在適才著實讓他擔憂了一下。

“崩!”

馬槊在枯爪中化為齏粉,程咬金下意識脫手倒退了回去。

這是來自骨子裡的戰鬥意識。

失去馬槊之後,程咬金雙眼血色褪去,緩緩的恢複了神智,而後臉色慘白的看向不遠處的黑袍人影。

心有餘悸的開口問道:“你是何人?”

黑袍人影不由的詫異:“有意思,竟能有如此意識,看來你將巫人血脈啟用的十分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