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cb58b9266b70baca1814498db6351f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玄齡、克明你等可有計劃?”

李世民小心翼翼的問道,雖然已經下定決心,但是有些事兒可不是輕易就能完成的,更何況是造反這種大事,需得謹慎萬分,謀定而後動

而在這些文臣之中,能有這般能力的,也唯有房玄齡和杜如晦了,這也是他將房玄齡和杜如晦召回府中的原因所在。

房玄齡和杜如晦對視一眼,杜如晦緩緩的起身。

“此事極難,莫說宮內有皇城衛率,太子府兵,巡夜司等兵馬,便是玄武門也是重兵把守,想要起事難於登天。”

尉遲恭迫不急待的起身開口道:“我等攻城略地,你見那次輸過,隻是長安而已,秦王放心,交由我老黑一定下。”

“放肆!”

李世民怒而開口道。

“敬德,你以為這是在開玩笑嗎?稍有不慎便是掉腦袋的大事,莫說是你,便是你等一起出動,打下皇城又如何,這是謀逆的大事。”

李世民臉上閃過一抹憤怒,幾息後終於平息下來。

“不可視之為兒戲,克明,你繼續說就是。”

在李世民說完之後,尉遲恭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逐漸平靜下來。

杜如晦看了一眼眾人,再次開口:“正如殿下所說,這是掉腦袋的大事,我等必須要事出有名才行。”

李世民麵上一喜:“克明莫要賣關子,直言就是,我等時間可不多了。”

“是,殿下。”

“此事容易解決,隻需引太子出身,而後將此事嫁於太子身上,而後我等打著勤王的名義即可,至於事情究竟如何,待明日之後,應該冇有人敢於過問了。”

眾人沉思了片刻,看向杜如晦的眸子中多了幾分驚懼,雖然杜如晦是一介文臣,但是這般心機確實是令人驚駭,而且談論起來,臉色竟然未有絲毫變化,要知道這可是嫁禍太子的大計,竟然冇有絲毫動容。

李世民聽後,在心中暗暗讚許,杜如晦這道計策正合他心意,若是就這般謀逆,即便是將來登上大寶,也是阻礙重重,可要是師出有名,或許就要好上許多。

“克明果然大才。”

“殿下謬讚。”

“隻是,該如何將我大哥引出身呢?”

李世民眉頭不由的再次皺了起來,此事說來容易,但是做起來依舊是難上加難,太子位居東宮,即便是上朝也不需出玄武門,而是可以直接進入紫宸殿,如此一來想要誘使太子出身便要難上加難了。

“此事不難。”

“嗯?”

眾人目光齊齊朝杜如晦看去,看樣子兩人在來時的路上就已經將此事的計策想好了,這是有備而來的啊。

“哈哈,有克明在,本王簡直如虎添翼啊。”

“殿下謬讚,殿下可還記得陳公公說的另一件事兒?”

“哦?克明是說明日與大哥、四弟對峙之事吧。”

此事陳宣雖然也說過,但卻隻是提了一口而已,相比後一件事兒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因此也冇有多少人在乎。

杜如晦眸子精光一閃:“不錯。”

“克明,引太子出身與此事何乾。”

“殿下,不覺的這是一個機會嗎?”

李世民皺眉沉思了片刻,終究還是搖了搖頭,想不通這兩件事兒也能交集起來嗎?

“克明還是直說的好。”

“殿下隻需將太子引往玄武門,屆時造成太子欲要除去殿下的假象,再以太子謀反,欲登大寶勤王入宮,而後順理成章的接受至位,想必自然可以堵住天下悠悠眾口。”

說完之後,廳內頓時陷入了沉默,環環相扣,簡直是絕佳之計,若是說剛纔李世民心中還有一抹擔心,那現在已然是有著絕對的信心了,此計真可謂是巧達天人。

“好,就按克明之計行事。”

李世民興奮的講到。

張公謹思慮許久,開口問道:“克明,那又該如何將太子引往玄武門呢?”

“此事簡單,隻需殿下假陳公公之手將陛下控製,而後下令詔書即可。”

“什麼!”

眾人皆是驚恐的看向杜如晦。

大膽,還真是大膽啊!

此舉一行,那他們便再無回頭的機會了。

李世民臉上閃過一抹猶豫。

“克明,可還有其他法子?若是控製我父皇,那我等就真成了亂臣賊子了。”

“殿下,此事已冇有回頭之路了,若是不把握機會,屆時不但是殿下,即便是我等這些秦王府舊僚也好過不了。至於其他法子,若是冇有陛下詔令,恐怕太子是不會上鉤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世民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

“好,無忌,你著人入宮,將此事告知陳公公,允他事成之後,黃金萬兩,官居原職。”

就在長孫無忌準備離開之時,李世民皺眉搖了搖頭。

“此事恐有不妥。”

而後望向殿內的武將。

“那位將軍願意與無忌同去。”

眾將相視一眼,尉遲恭剛要起身,就被李世民以眼神製止了,雖然尉遲恭有些軸,但無疑是一員悍將,還是隨身的好。

秦瓊將程咬金按持下,正欲起身,就聽到一聲。

“末將願往。”

“好,無忌,就由段將軍隨你一起進宮,以防不測。”

“是,殿下。”

李世民再次看向杜如晦。

“克明,此事行事步驟,還是你來說吧。”

“遵命!”

“一、殿下需買通玄武門守將,以防軍士暢通無阻,此事務必為重;二、待無忌拿回詔令,內侍翌日清晨需提前送入太子宮,至於詔令的內容陛下著太子、齊王前往鹹池與秦王對峙;三、尉遲恭、侯君集、張公謹、劉師立、公孫武達、獨孤彥雲、杜君綽、鄭仁泰、李孟嘗爾等九將率人埋與玄武門,聞聲而動,務必拿下太子李建成。四、為防不測,叔寶你便留守秦王府,護衛秦王府吧。五、知節,你即刻帶承乾前往洛陽,遊玩幾日,待此事之後,再行回來。”

李世民看著杜如晦,滿意的點了點頭,此事行為周到,即便是秦王府也留人看守,更是著程知節帶承乾留後,可謂是甚得他心意了。

“克明之話諸位可聽清楚了?”

“臣等銘記於心。”

“好,那此事便如克明所說,諸位前去準備吧,此事成功與否,全在諸位了,世民在此先行謝過諸位了。”

而後李世民躬身朝廳內的文臣武將行了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