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21622460bbce38f5faed8bf5ab71ec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烏城府邸,帥位之上,李佑坐定之後看向堂下的眾人。

隨即眉頭不由的微皺。

“尉遲將軍呢?”

“這···”

眾將相視一眼,李靖緩緩的走出,而後躬身言道:“殿下,尉遲將軍現已落入突厥之手。”

“怎麼回事兒?”

“是微臣領將無方。”

盞茶之後,李靖言罷,李佑微微皺眉:“此事與藥師無關,藥師不必在意。”

“身為將領,意氣用事,不聽上言,不思屬下兵士之命,也該吃一個苦頭。”

李靖暗暗鬆了一口氣,不以為會因此而受些罪,冇想到太子殿下竟然這般開明,雖然這是他與李佑第二次交談,但是也看到出李佑不是一個庸庸碌碌之輩。

看來民間對太子殿下誤會甚大啊!

“近日突厥可有來叫戰?”

“未曾,恐怕是在等拿下興遠城府,以待長驅直入。”

“恩,明日前去叫戰。”

聞言,李靖看向李佑:“殿下,突厥狼騎尚還好說,隻是恐怕突厥之中有妖獸作亂,而且微臣以為這妖獸亦非突厥底牌。”

“無礙,有本王在。”

李靖還想說話,隻是撇過李佑之後便將到口的話嚥了下去。

太子殿下不是妄言之人,既然著他叫戰,那必然是有十足的把握,看來是自己太過擔憂了。

“行了,諸位還是去休息吧,明日怕是有一場酣戰。”

“微臣(末將)告退。”

眾人退下之後,在李靖的安排下,李佑住進了府衙的廂房之中。

夜色微朧,

天氣稍顯燥熱,

李佑坐在涼亭之中,望著邊疆的月色,似乎與長安之地略有多了一抹紅暈,或許是邊疆兵士之血侵染而成的吧。

而此刻,李佑卻無心欣賞月色,腦海中浮現出數個疑問。

在興遠城中,李佑曾向孟同禮詢問過,他一介儒生究竟是如何來的實力身阻突厥的,隻是得到的答案讓他有些詫異。

浩然儒氣,

一個李佑不算陌生的東西。

當然,也隻是在前世聽聞過而已。

傳言,浩然儒氣是胸有文墨,富有浩然的大儒才能蘊養出的一種力量,其擁有詭異的能力。

傳聞,有大儒書文,一字可達千斤。

單以字便可鎮壓當世武道強者。

雖然李佑未曾見識過,但從孟同禮這個亞聖後裔身上便能看出一二。

僅僅以亞聖殘留的墨寶便能鎮壓無數狼騎,不能近身半步。

雖然這些狼騎實力低微,但孟同禮也隻是一個凡人。

僅憑一張不知遺留多少年的手書便能有如此力量,可觀儒道不凡。

而且,儒家孔聖先師可不僅僅隻是憑藉儒道縱橫洪荒的,隻是他的儒道之力將他的武道修為掩蓋了而已,傳言,孔聖本身便是一個縱橫於世的武道強者。

武道加之儒道,可想而知其實力達到瞭如何地步!

李佑望著天際,麵上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憂色。

儒道消失了。

最起碼,儒道在大唐消失了。

在大唐之中,李佑從未聽說誰蘊養出了儒家浩然之氣。

若是冇有孟同禮,李佑恐怕都不會知道這個世界會有浩然之氣這個東西。

孔穎達身為孔聖後裔,也不過表現的如同常人一般。

儒道,消失。

武道,冇落。

看來隱隱的有著一股力量在削弱人族啊。

是三教,佛門,還是天道使然?

而人族未來又會如何?

根據前世或能看出一二,最後無疑會淪為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唉······

道阻且長啊!

一道腳步聲傳來,李佑側目。

隻見長孫無忌悠悠的走了過來。

“微臣參見殿下。”

“深夜來訪可是有事?”

長孫無忌神色顧忌,似乎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李佑看了一眼:“有事直說就是。”

“殿下,不知我那妹子如今可好?”

“此事你不該問本王,本王也不得而知。”

長孫無忌看著臉色平淡的李佑點了點頭:“是,微臣失理了。”

“可還有事?”

“無事。”

“退下吧。”

“微臣告退。”

長孫無忌的身影推出黑暗,李佑無奈的一歎。

若是長孫無忌冇有身孕他說不得要當一回曹公,隻是有了身孕,倒是不好下手。

況且,李世民尚有子嗣在世。

雖然不知為何此世隻有李承乾一個孩子,但也足夠他頭疼了。

身為秦王之子,即便是他想要動手,也要顧忌李淵的存在,因此便一直擱淺了下來。

至於擔心李承乾報仇?

嗬嗬,說句不中聽,憑藉係統在手,若是被一個小娃娃玩了,那還是彆混了。

自古滅門慘案,多是擔心報複,但是李佑怕嗎?

自然不會。

將這些想法拋至腦後,李佑起身回了房間。

翌日,

晨陽東昇。

李佑立於城牆之上,身側是戍邊眾將。

李靖,秦瓊,程咬金,侯君集,張公瑾等人。

李佑看著不遠處的突厥營地,隻見虛空之中一道沖天黑氣形成了一個狼影,朝著李佑發出嘶吼之聲。

李佑眸子閃爍,隨即身上浮現一道金色龍氣,而後形成一條金色巨龍朝那道狼影發出一聲龍吟。

狼影眸子中閃過一抹恐懼之色,隨即消散開來。

於此同時,

突厥營地,一個詭異狼帳之中,

一個道人猛地睜開了雙眼,彷彿越過層層屏障看向了烏城方向,其身下趴著一隻幼狼,同樣抬起了頭,眸中閃爍著一抹幽光。

“桀桀桀,終於來了一個有意思的對手了。”

而後撫摸著身後的幼狼,幼狼低下頭,發出嗚嗚的嘶吼聲。

狼影碎裂,李佑收回龍氣。

果然不單單是狼妖嗎?

似乎是一個邪修,隻是其目的是什麼呢?

李佑眸中閃過一抹疑惑,按照魏征所言,大唐之內為禁仙之地,雖然突厥不為大唐,但也相聚甚近,按理來說應該不會有修士出現在這裡的。

除非,這邪修是個懵懂無知的散修。

嗬嗬,看來即便是佛門也會有漏網之魚存在啊。

李佑微微一笑。

“叫戰吧。”

“是,殿下。”

李靖躬身稱道。

“秦瓊,程咬金聽令。”

“末將在。”

“命爾二人前去叫陣,一切見機行事,若遇危險,須以自身為重。”

“末將領命。”

兩人當即下城領兵出城而去。

李佑雖然知道突厥之中有邪修,但是僅憑一道狼影不足以觀出其修為,讓人叫戰,不無一觀那人修為的意思。

隻見兩人徑直的走到陣前,而後叫陣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