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距離赤山越來越近,李佑不由得抬頭看了一眼赤山,隻要自己再踏出一步,應該就算踏進赤山百米之內的了吧。

一腳踏出,隻感覺雙腳猶如踩到了火爐之上。

這······

李佑略微皺眉。

赤山百米之內應該算是女魃的地盤,至於百米之外,或許隻是輻射出的熱量所致而已,李佑暗自猜測到。

李佑駐足幾息,而後才緩緩的朝前方繼續行去。

“殿下能過去嗎?”

“你問某,某去問誰?”

馮立眸子一蹬,隨即擔憂的朝李佑看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李佑的腳步愈加緩慢,若非體內勁力包裹,恐怕身外的衣衫和腳下的靴子早就化作的煙塵。

即使如此,李佑也感覺一股灼熱感湧入體內,似乎是在透過自己的勁力直接進入了體內。

李佑擦拭了一下額頭之上冒出的冷汗,繼續抬步走去。

未知幾時,腳下的靴子終於忍受不住灼熱化為了焦粉,而後被一股熱氣吹散開來。

李佑看了一眼腳下,麵上浮現一抹苦笑,這夥兒不好乾啊,雖然黃帝給了他解救之物,但是自己也得能見到女魃吧。

按照這種情形,距離赤山最起碼還有近一半的路程,自己恐怕走不到赤山就會被烘乾成一道乾屍。

退?

李佑神色複雜。

看了一眼赤山,於公於私自己都得前行看看,再者說黃帝總不會坑他吧,萬一黃帝留了後手呢?

四十米處,李佑渾身衣衫化為飛灰,

三十米處,李佑身上通紅,嘴角開裂,猶如沙漠中一個失水過度的旅人,

二十米處,李佑再難前行一步,而且意識逐漸模糊,雙眼難以視物,

李佑嘴角極為牽強的微微上揚,裂出一抹苦笑。

黃帝真的冇留下後手嗎?

托大了。

就在李佑意識失去的瞬間,腦海之中,一道青光將他團團包裹了起來,身上的通紅也在逐漸逝去,臉色也在逐漸好轉。

火雲洞中,

黃帝滿臉無奈,給你保命之物,你倒是用啊,竟然妄圖憑藉肉身硬抗女魃的炙熱炎力。

這小子。

李佑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然不知過去了多久,隻見天色稍顯暗淡,赤山之外馮立和來郎仍在焦急的等待,所幸兩人俱是武者,一兩日不吃飯倒也冇有什麼大問題。

李佑打量著眼前的場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好在,還在赤山之內,要是因此下了陰曹,那可就尷尬了。

李佑撇了一眼頭頂,隻見一副山川圖正在散發著幽幽青光將他籠罩在內,青光之外依舊是灼熱的赤山,似乎是將他與赤山劃分爲了兩個世界。

李佑翻了一個白眼,受了這麼多苦,快死了纔出來,真不愧是保命之物。

換了一身衣衫,抬腳再次朝赤山走去。

有著山川圖守護,二十米的腳程對於李佑來說,也不過是幾個呼吸的事兒。

走近赤山,一個火紅的洞口浮現在了李佑身前。

看了一眼幽深的洞口,李佑徑直抬腳走了進去。

雖然感知不到洞內的火氣,但是憑藉肉眼,也能看到四處散發著火紅的煙氣,更甚四下的空間在高溫的灼燒下隱隱變得有些扭曲。

李佑微微皺眉,貌似有些強的離譜啊。

金仙這般強大嗎?

將疑惑拋至腦後,李佑再次向前走去。

索性山川圖十分給力,將他穩穩的護在了其中。

一刻鐘後,一道翻湧的岩漿濺落到李佑身前。

李佑抬眼望去,隻見赤山之內是一個碩大的岩漿空間,猶如地心一般,岩漿中心矗立著一個石台,石台之上躺著一個猙獰的身影,渾身焦赤,嘴角兩個犬牙突出,讓人看起來有些不寒而栗。

這就是女魃嗎?

李佑最後的一絲幻想被徹底擊破,這和黃帝說的是一個人嗎?

見眼前狀,用一個醜字已經完全不足以形容,或許得再加上一個惡字。

李佑抬腳踏出,身形自山洞後一步踏至石台之上,看了一眼女魃後,直接撇過了頭。

在他撇過頭的瞬間,女魃一雙通紅且充滿著獸性的眸子陡然張開,而後朝李佑看去。

李佑從係統空間掏出玉衡,正在思考該如何辦之時,一道氣息陡然衝擊在了山川圖上。

“砰!”

岩漿洞壁之上,李佑臉色一白,自岩壁之上脫出,朝女魃望去。

山川圖雖然擋下了一部分力量,但是依舊有一絲力量震懾在了李佑身上,渾身氣血瞬間一滯,而後一股寒力湧入體內。

李佑隨即運起勁氣將這一抹寒力驅散,臉色隨即變得蒼白。

女魃的法力怎麼會是陰寒屬性的呢?

李佑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暗暗想到。

抬眼望去,隻見一雙失去神智的眸子怔怔的看著他,眸中充滿著嗜血。

女魃是殭屍,殭屍屬寒。

女魃現身之所雖然赤土千裡,但是終究改變不了她是殭屍的本質。

皺眉看著女魃,手中浮現人皇玉衡。

該怎麼做呢?

就在李佑深思之時,女魃緩緩的起身,仰麵朝天發出一聲怒吼,而後化為一道幽光朝他疾馳而來。

李佑看了一眼山川圖,隨即將人皇玉衡朝女魃扔了過去。

雖然有山川圖在,但李佑不敢保證在女魃的攻擊下這玩意兒還能阻擋幾次,既然人皇玉衡是解救女魃的東西,索性將玉衡直接拋給她一試。

隻見人皇玉衡化為一道流光直接落入了女魃的口中,女魃的身形隨即一滯。

人皇玉衡散發著悠悠黃光,女魃雙眸中陡然浮現一抹迷茫之色。

在李佑的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女魃身上的煞氣猶如神龍吸水一般被人皇玉衡緩緩的吸了去。

幾息之後,一道異獸虛影在女魃的頭頂浮現,望著人皇玉衡發出陣陣嘶吼。

“汝也算救了吾女一命,且留你性命以待機緣。”

一道身著黃袍的威嚴中年人虛影現身當場,朝那嘶嚎的異獸言道,隨即揮手將那異獸虛影打入了人皇玉衡之中,在吸收了女魃身上的殺氣和異獸虛影後,人皇玉衡已經不複之前的明玉色,反添了幾分血色。

將異獸解決之後,黃帝的眸子再次看向人皇玉衡,眸光一閃,一道玄黃的煙氣自玉衡之中飄散而出,進入了女魃的體內。

功德。

在看到那抹煙氣出現的瞬間,兩個字眼便浮現在了李佑的腦海之中。

隻見功德落入女魃體內,猙獰的麵容緩緩褪去,露出一張絕世容顏,秀髮披散,膚如凝脂,雙眸閃動似要睜開。

黃帝慈祥的看了一眼女魃,而後朝李佑看去。

“小友,青衣就交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