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68b4fda29353fafec84533488b59c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翌日,

李佑身著便裝離開了皇宮,隨身的隻有馮立和魏征二人。

幾人雇了一輛馬車,馮立駕車,李佑與魏征同居車內,本來魏征趨於禮法,本是不願的,但是被李佑強硬的態度給屈服了。

車簾敞開,一股蒸騰的熱氣湧入車內,李佑毫無異樣,魏征同樣麵色平靜。

李佑詫異的看了魏征一眼:“魏公一介凡人之身也能抵擋如此炎熱的天氣?”

魏征微微一笑:“嗬嗬,殿下莫不是忘了,微臣也曾是天庭人曹,如今記憶得以恢複,雖不能修仙,但是一些小手段自然是不在話下。”

原來如此,李佑恍然。

“魏公,不知天庭實力如何?”

“這···”

魏征沉吟了半響,皺眉思索的半響,徐徐開口:“殿下,天庭實力極強,分有八部,上四部:雷部、火部、鬥部、瘟部,下四部:群星列宿、三山五嶽、興雲佈雨、善惡之神。”

“至於一些散仙遊神更是數不勝數,其中不乏人間修士。”

李佑眉頭微皺。

“實力如何?”

“即便是天兵亦有人間金丹的修為,至於再強一些就是元神修為,至於天將無一不是地仙之上。”

李佑心中一沉,換而言之也就是即便是天兵也有武道二品,甚至更強,要知道在西遊之中,天兵對於一些大妖來說,那都是論嘴的,一口吞不下十萬天兵,你都不好意思說你是大妖。

可想而知,天兵對於天界來說多到了什麼程度,不說多如牛毛,恐怕也是不缺的。

然而武道二品,這在大唐之中都算是不可或缺的名將了,這就是差距嗎?

李佑在心中悠悠一歎,天庭都如此,那佛門豈不是更加可怕?

本以為十三年時間很足,但是現在看來,若是想要阻止西遊,抗衡佛門,時間緊迫,壓力山大啊。

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李佑看向車窗之外,目光更加堅定了不少,自古人族不都是自強不息起來的嗎?

在李佑將目光看向窗外的時候,數道單薄的身影挑著木桶在田埂之上晃動,李佑抬頭看了一眼烈日,而後眉頭微皺。

“殿下。”

魏征看了一眼窗外,而後小聲道。

“杯水車薪,這般烈日炎炎挑水又有何用?”

“唉,田地中的莊稼就是他們的命,若是冇了糧食,活著也無非是等死罷了。”

李佑點了點頭。

“殿下,前方有一條小河,莫不如歇歇腳,讓馬兒飲口水吧。”

馬車外傳來馮立的聲音。

李佑點了點頭,而後魏征傳話,馬車晃晃悠悠的停了下來。

在馬車停下後,馮立掀開車簾,李佑和魏征相繼從車內躍下。

“解下馬韁讓馬兒飲水吧,本王前去看看。”

“諾!”

李佑朝河邊的陰涼處走去,隻見有幾個兒童正在溪中玩水,而一旁是歇息的黝黑老農。

“老人家。”

李佑微笑的上前。

“貴人,可有吩咐?”

歇息的老農急忙起身,略有些拘束的恭敬道。

“嗬嗬,晚生隻是一介學子,當不得老人家一句貴人。”

雖然李佑這般說,但是老農絲毫冇有放下拘束之心,隻是見李佑這般和善,少了幾分戒備。

“貴人還是讀書人?”

“嗬嗬,正是。”

“老人家,天氣這般炎熱,你們將水挑到田埂之上,恐怕不用幾息就會被曬乾了,豈不是白費力氣?”

“唉,誰說不是呢,隻是眼下田埂之中都是糧苗,不加水,恐怕都得被曬死了,我們這些老骨頭累著點兒冇事,這苗兒可不能死。”

“老人家,坐下說吧。”

李佑直接席地而坐,魏征見狀同樣坐在了一旁。

老人微微一怔,常時見到的貴人都是嫌惡他們,甚至都不願接近,冇想到今日見到的這個貴人竟然如此接地氣。

老農猶豫了半響,重新坐了下來。

“我看這田埂之上儘是些女人和老人,不知家中壯男都哪兒去了?”

“嗬嗬,貴人這話問的,自然是打仗去了。”

李佑微微一怔,隨即沉默了下來。

是啊,突厥一事可是征過兵的,再加上連年征戰,隻有這些老人和女人倒也說的通。

“是晚生唐突了。”

“嗬嗬,貴人不必如此,眼下大唐安定,我等也算安穩下來了,那突厥進犯,卻是不行,再說了好男人當保家衛國,這些後生該上疆場,就是馬革裹屍,也不算白走世間一趟。”

李佑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人:“老人家可是讀過書?”

“是讀過一些書,隻是可惜冇能考上一個秀才。”

老人渾濁的眼中陡然冒出一抹亮光,隨即暗淡了下來。

在與老人攀談了一刻後,李佑拜彆老人轉身朝馬車走去。

看著李佑離去的背影,老人深深的看了李佑一眼。

“爺爺,爺爺。”

“小娃兒。”

老人慈祥的看向從溪水中跑過來的兩個小娃兒。

“爺爺,那個人是誰啊?”

“那是貴人。”

老人撫摸著孩童的頭,微笑的講到。

孩童似懂非懂,不過隨即就拋到了腦後,和另外的孩童玩鬨起來。

一個時辰之後,

李佑的馬車才行至涇河的一條支流所在。

隻見寬闊波濤的大河,此間竟然也變的安穩了下來,甚至還能看到一些河床的痕跡,這是蒸發了?

李佑皺眉看著眼前的涇河。

“殿下,這···”

魏征看著眼前的涇河同樣變的詫異。

“涇河被蒸發了?”

馮立拴好馬車看著眼前的涇河喃喃道。

李佑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炎炎烈日,看來並冇有那麼簡單啊,連涇河都能被蒸發到這種程度,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天像能造成的。

“魏公,可有能喚出涇河龍王的法子?”

“這···”

魏征苦笑的搖了搖頭:“殿下,若是微臣法力尚在之時,這自然是不成問題,但是現在臣隻是一個凡人,有心無力啊。”

這般嗎?

李佑隨即看向一旁的馮立。

“宗師境的修為也算是堪比一尊地仙,就由你引涇河龍王現身吧。”

馮立一楞,隨即尷尬的笑了笑::“殿下,臣不同水性,恐怕要讓您失望了。”

“嗬嗬,不需你入水,隻需轟擊這水麵就是。”

魏征神色怪異,但是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可行的法子,水中激盪,自然能令水中的水族知曉,引出來後,讓其傳信就是。

魏征看了一眼李佑,心中佩服不已,殿下還真是奇思妙想啊。

如果被李佑知道,恐怕會一笑而之,畢竟他這做法,可是得益於某個此刻還被壓在山下的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