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佑離開皇宮之後,內侍總管陳宣向李淵告急,而後匆匆出城朝秦王府而去。一路之上焦急萬分,絲毫不敢停歇。

半個時辰後,秦王府門前。

“速速通知秦王,就說內侍陳宣求見。”

看門守衛見陳宣焦急之狀,雖然不認識,但也未敢得罪,隻得進府朝秦王稟報。

幾息後,一個麵若冠玉,英氣十足的年輕人走了出來。

陳宣見狀急忙上前一步:“老奴參見秦王陛下。”

“陳公公請起。”

李世民急忙上前將陳宣扶起。

“不知陳公公前來,可是我父皇有旨意降臨?”

“並非如此。”

將陳宣臉色如此凝重,李世民也不由的慎重起來。

“陳公公,還請府內詳談。”

“多謝殿下。”

兩人相伴進入秦王府內。

“陳公公,究竟是什麼事兒,竟然令你不惜現在出城?”

“殿下,大事不好。”

李世民臉色微變:“何事?”

“突厥來犯,陛下有意著齊王出征。”

“嗯?”

李世民微微一怔。

齊王?

他四弟?

李世民不由的嗬嗬一笑,冇有人比他更加瞭解他這個四弟,雖然有些本事,但是想要平定突厥是萬萬不可能的。

“陳公公,這有什麼不好的,若是元吉出征,隻大哥一人這不是更好嗎?”

陳宣敢冒死出宮,已經甚得他心,因此當著陳宣的麵也冇有什麼顧忌的。

“殿下,這隻是其一,其二便是陛下欲將殿下手下兵將交予齊王,以應對此次突厥之犯。”

“什麼!”

李世民猛的站起,臉色陡然變的陰沉下來,他能到如今程度俱是靠著自己手下的驍勇悍將,若是將他們交出,自己便相當於一頭冇爪牙的老虎,雖有餘威,但實力必然不複存在。

而後焦急的在殿內踱步起來,交出去是必然不可能的,但是李淵的旨意又不能違抗,這該如何是好。

陳宣眉頭一動:“殿下,何不喊房大人與杜大人回府一敘。”

李世民沉吟半響:“嗯,也隻能如此了。”

“來人。”

“殿下。”

一個內侍走進殿內。

“著長孫無忌、張公謹、薛收前來議事。”

“諾!”

內侍離去之後,陳宣看了一眼李世民:“殿下,老奴出來已有些許時間,就先回宮了。”

“世民送公公。”

“秦王留步,老奴乃宮中內侍,不易招搖。”

“是世民疏忽了,陳公公慢走。”

看著陳宣離去,李世民不由的暗暗為自己將陳宣拉到自己陣營感到慶幸,若非如此,等明日聖旨下達,恐怕就要多上些許的麻煩了。

幾刻鐘後,一箇中年人踏進廳內。

“殿下。”

“輔機,你來了。”

“不知殿下召見臣可有要事?”

“嗬嗬,此地隻你我二人,不必如此多禮。”

李世民微微一笑,他與長孫無忌名為君臣,但李世民卻娶了長孫無忌的妹妹長孫無垢,因此也算是大舅子與妹夫的關係。

而長孫無垢雖然身死較早,但卻也在曆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而女則便是長孫無垢所著,因此不但是個德女,還是一個才女。

“適才宮中陳公公冒死出宮前來帶來了一個訊息。”

“哦,殿下不知是何訊息?”

“突厥進犯,陛下有意將此事交給我那四弟出征。”

“殿下,如此說來也算是好事。”

“若是如此,我又何須喊你前來。因我那四弟手下無人可用,父皇欲將叔寶,知節他們調由齊王管轄,而後出征突厥。”

“這···”

李世民話音剛落,長孫無忌就皺起了眉頭,顯然是思慮到了其中的厲害關係。

“輔機,依你看,此事該如何解決?”

“殿下,此事必要慎重,好在聖旨尚未下達,不妨請房大人和杜大人回府一敘。”

“我也正是如此想的,隻是此事事關重大,還需你親自前去,若是著內侍前去,本王不放心。”

“殿下放心,此乃臣分內之事,必不負重托。”

“好。”

李世民重重點頭道。

若說府內文士何多,但唯有長孫無忌最得他信任,這其中不無長孫無垢的作用。

說曹操,曹操就到。

隻見長孫無忌離去後,一個雍容大氣,絕頂美豔的女人走了進來。

“妾身見過殿下。”

“觀音婢你怎麼來了。”

“無事,隻是來看看殿下。”

長孫無垢笑道,那一笑的猶如百合花開,將李世民的煩躁心情驅散了開來。

“你啊,若是想見無忌,和無忌說說話,他就在府中,不必顧忌。”

“多謝殿下。”

李世民將長孫無垢擁入懷中。

“承乾呢?”

“由孔博士看護,正在讀書。”

“孔博士乃是孔聖後人,文學造詣深厚,教授承乾真是大材小用了。”

李世民不由的一歎。

“殿下,哪有這般說自己兒子的。”

李世民笑道:“嗬嗬,你啊,還是這般溺愛他。不過此事倒也並非妄言,若是孔博士進入國子監定然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

“既然如此,那殿下向陛下上書將孔博士調向國子監不就行了!”

“嗬嗬,觀音婢,此事你想的過於簡單了,如今我手握重兵,功高震主,父皇擔憂還來不及,怎麼會讓府內人再進入朝堂。”

李世民悠悠一歎,若是一般的文臣也就罷了,但是孔穎達乃是孔聖後人,是世家大族,更是文道佼佼者,若是進入國子監,恐生變故啊。

“殿下,張大人與薛大人來了。”

“傳他們進來。”

“殿下,那妾身就先行回房了。”

長孫無垢款款行了一禮,轉身離開。

李世民收回目光,兩道人影走進大廳。

“微臣參見殿下。”

“兩位不必多禮,還是請坐吧。”

而後李世民將陳宣傳來的訊息再次訴說了一遍,兩人聽聞後麵色不由的微變,此事可大可小,一切都取決於秦王了。

兩人相視一眼抬頭看向李世民:“殿下,還是將秦將軍他們喊過府中一敘,雖然他們乃是武將,但謀略卻並不輸於我等。”

兩人似乎也意識到了一絲不對之處,此事或許會是一個爆發點,他們雖然可以決策,但行事還在那些武將手中,此事需得他們參與。

李世民沉思半響:“如此也好。”

“來人。”

“奴纔在。”

“著尉遲恭、劉師立、侯君集、公孫武達等將軍來此相議。”

“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