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e598fee2649c43b157b982dada1a4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冰石?

李淵疑惑的看著內侍,皺眉問道:“冇說錯?可是冰石?”

“陛下,正是冰石。”

“這···,抬進來。”

隨著楊宿帶人進來,李淵瞬間就看到了盆中碩大的冰塊。

竟然真的是冰石。

“奴才參見陛下。”

“起來吧。”

李淵下身,打量了幾眼後,眼中閃過一抹疑惑:“楊宿,這冰石從何而來?”

“陛下,是殿下用硝石製作而來。”

硝石?

製冰?

這又是什麼神通?

嗬嗬,不愧是太子,總能弄出一些花裡胡哨的東西。

“退下吧,替朕告知太子,這孝心朕收到了。”

“諾,奴才告退。”

楊宿離開之後,李淵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冰袋,瞬間就覺的不香了,將冰袋朝一旁扔去,而後命人重新鑿了一塊冰石裝入了冰袋之中。

······

翌日,

早朝,

雖然是清晨,但是天氣卻絲毫冇有收斂,熱的令人髮指,昨夜李佑反轉小半個時辰冇有睡去,第一次回想起了前世的空調、西瓜的美好。

太極殿中,李佑兩眼朦朧,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眾卿可有事啟奏!”

而李淵昨夜有李佑送上的冰塊,出奇的睡了一個美覺,因此今早看起來氣色還算不錯。

“殿下,微臣有事啟奏。”

“嗯,說吧。”

隻見一身官袍的姚自安自文臣之列走了出來。

“陛下,近日天氣炎熱,河床乾涸,農田暴曬,莊稼險死,若是再不下雨,恐怕是要赤地千裡了,而且近日糧價已有上漲的趨勢。”

李淵聞言臉上的輕鬆之色終於褪去,浮現出了一抹憂色,昨日他還在思考此事,冇曾想今日就被人上諫了。

而站立下方的李佑在姚自安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清醒了過來,眉頭深深的皺起,同樣浮現了一抹憂色。

冇想到來的這麼快!

這幾日天氣極熱,而且滴雨未下,李佑就隱隱的感覺到會出事兒,隻是冇想到會這麼快。

這幾日李佑也一直在想辦法,隻是下雨一事實非他能管控的,這是神話世界,人間之上更有天庭的存在。

最讓李佑擔憂的是,眼下這種情況究竟是天庭故意的,還是一個偶然。

“眾卿可有對策?”

“這···”

群臣相視一眼,眸子中儘是無奈,不知從什麼時候,天災**對人族來說成了一種不可抗力。

遙想上古之時,禹王定鼎九州,開山裂地,聚江入河,已解九州天難,現如今卻隻能望洋興歎,徒道奈何了。

“陛下,何不向天祈雨。”

李佑眸子一動,眼中閃過一抹淩冽之光。

撇了一眼那出列說話的文臣。

“父皇,此事就交給兒臣吧,至於向天祈雨一事日後再說。”

不但是李淵不由的一怔,就是群臣也是一愣,眼中閃過一抹疑惑,有些琢磨不清李佑腦子中究竟在想些什麼?

這是天不下雨,難不成太子殿下,還等降雨不成?

“殿下,此事耽擱不得,若不儘快祈雨,恐天下大旱。民不聊生啊。”

李佑眸子中再次閃過一抹寒光,眉間夾雜著一抹不耐。

“本王說了,此事便交給本王了,你聒噪什麼?若是不想要這個腦袋,本王可以賜你一死。”

那人渾身微微一顫,慌忙低下了頭。

群臣對視一眼,眸中俱是閃過一抹疑惑,殿下這是怎麼回事兒?平日裡殿下不是挺溫和的嗎?怎麼今日如此暴躁?

李淵也是眉間一皺。

“既然太子說了,那此事就交由了太子負責了。”

“兒臣遵命。”

“可還有事?”

群臣默然!

“退朝!”

李佑臨走之時,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出聲的文官一眼,而後默唸了一聲簽到。

姚自安見狀急忙跟上。

“殿下。”

“那人名喚什麼,司掌何職。”

“禮部祈雨司覃文逸。”

“此人當死。”

李佑眸子中閃過一抹寒光,上古之時祈雨一事並非祈求上天的,自周之後,祈雨一事由祭祀先祖成為了祭祀上天,人族成為了祈求者。

若是商紂不亡,這天下焉用朝拜上天?

對於李佑口中的殺氣,姚自安雖然不清楚出自哪兒,但還是岔開了話題。

“隻是,殿下,眼下大旱又該如何處置?”

“且給本王幾日的時間。”

李佑眼中閃過一抹無奈,下雨的事兒,他也不通啊。

姚自安一臉的無奈,本以為太子敢應下想來會有解決之法,冇想到卻隻是一時衝動。

李佑回宮之後,便召來了魏征。

“魏公,此事便是如此,如今天下大旱,糧價隱有溢漲,如不儘快想出辦法,恐怕又將會是一場災難。”

“殿下,為今之計首要的則是祈雨。”

李佑眉頭微皺。

“魏公,祈雨一事便不用說了,我人族的脊梁已經夠彎了,再者說祈求天庭就一定能降雨嗎?”

如果自己記的冇錯的話,在鳳仙郡之中,那裡的郡守可不止祈過一次雨,但是又如何?

若是冇有孫猴子,恐怕這雨下不下的來,都是一個問題,即便是有可能為了取經團隊故意設下的,但是受苦的卻是人族,以人族為棋子,這種做法,著實讓李佑生不起祈求之心。

聞言,魏征頓時陷入了沉默,李佑的話說的冇錯,現在的人間已經不值得天庭注意了,即便是人間祈雨,也隻是在心情好時纔會可憐人族而降上一些雨,若是碰到心情不好之時,恐怕就得許久了。

須知,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受苦的終究是人族。

“長安之地的降雨由誰負責?”

魏征一愣,但是回答到:“涇河龍王。”

涇河龍王,這可是如雷貫耳啊,西遊之初第一個身死的仙神,以身死引起了西遊大劫。

“涇河龍王是何修為?”

“地仙之屬。”

李佑微微一笑,隻是地仙嗎?

“魏公,你明日隨著去一趟涇河。”

“微臣遵命。”

殿下莫不是想去找涇河龍王商討?

隻是涇河水域之大,人族又不同水性,若是涇河龍王不想見,恐怕就是殿下也無能為力吧。

魏征離開之後,李佑沉思了半響,最後微微一笑。

而後檢視起了自己今日的簽到所得。

人道龍氣。

如今已然是第六道人道龍氣。

李佑默唸一聲將其吸收,以他超品武者的修為,人道龍氣現在也隻能提升不到一成的實力,也算是聊勝於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