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a4ef1b0327f4a46fa29b0ca4a02a19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因此,在世家選擇將粗鹽拋售的時候,已經有李佑安排的人大肆收購,而後將食鹽運往了鹽山,通過熬煮,過濾,熬煮,晾曬,細鹽成功出爐,否則僅憑鹽山的產鹽是完全不足以供應長安的。

在看到鹽鋪之中遠遠不斷的細鹽流入長安之後,四大世家也徹底失望,對手下的鹽坑、湖鹽等也拋售了不少,對此,李佑也十分愜意的收下了。

翌日早朝,

李淵神色大好,庫中不但收入了大量的金銀,就是被世家鉗製的食鹽也回到了他的手中,如此一來,怎麼能令他不興奮。

“姚卿,食鹽一事可曾解決?”

“啟稟陛下,在太子的英明領導之下,食鹽價格已然恢複如常,且太子殿下還發明瞭精鹽,謂之曰雪花鹽,精鹽味美價廉,甚得黎民喜愛,正可謂是我大唐之福啊。”

在姚自安的恭維下,李淵的臉色愈加欣喜,看向李佑的眸子中也儘是滿意之色。

“可有精鹽呈上?”

“微臣早有準備。”

“好,呈與諸位品鑒一番。”

“諾。”

一小碗的食鹽在殿內流傳起來。

當然,這也是李淵做的表麵文章,精鹽已經流入市場兩日時間,這些大臣恐怕早就吃過不下幾十次。

幾十息後,

李淵放下手中的鹽碗,雖然已經不止吃過一次,但是每次吃此鹽都是一種享受,或許這就是初嘗之後的新鮮感吧。

“眾卿以為如何?”

“此鹽甚好,誠如姚公所言,太子殿下功在黎民。”

“好,既然如此,朕欲將此鹽立為貢鹽,諸公可有異議?”

“臣等並無異議。”

“擬旨,將雪花鹽立為貢鹽,朕與黎民同食。”

“殿下恩民,臣等叩拜!”

······

早朝之後,

李佑帶著李淵賞賜的一些金銀和綾羅綢緞回到了宮中。

太子宮中,

薛萬徹和馮立等人已經在府中聽侯。

“末將參見殿下。”

“交接完畢了?”

“殿下鹽山已然交接,末將向您覆命。”

就在昨日,李淵已經派人接管了鹽山與製鹽之地,就是工部中的製鹽器物也儲備了一大堆了。

這兩位再留著,恐怕也是大材小用,所以就被李佑直接召了回來。

李佑看著兩人,眉頭微皺,目前世家一事暫且不用管,想必世家吃了一個大苦頭,短時間之內應該不會跳出來蹦躂。

既然如此,或許是時候處理大唐之內的佛寺了。

貿然出手,恐打草驚蛇,所以隻能暗中下手了。

李佑看向兩人,馮立戰力雖然無雙,但是智計略有不足,而薛萬徹可謂智勇雙全,有勇有謀,看來此事非他莫選了。

“薛萬徹。”

“末將在。”

“著你卸甲歸田。”

薛萬徹猛的一愣,隨即抬起頭看向李佑。

“殿下,您···”

李佑微微一笑:“嗬嗬,放心,並非真正的卸甲歸田,而是將有一事需要你去辦。”

薛萬徹暗暗鬆了一口氣。

“殿下請說,末將定然萬死不辭。”

李佑自懷中拿出一本冊子,將冊子遞向薛萬徹。

“此乃歸錄佛門寺廟的名冊,你離宮之後持此名冊考察長安之地的佛門寺廟,若是有異樣之地,隻需在冊中做下標記即可。”

“末將遵命。”

薛萬徹眼中隨即閃過一抹疑惑。

“殿下,這異樣之地是指?”

“你也曾見過精怪之屬,知這世間並不簡單,世間有仙道流傳,道門尚可,不占田地,隻靜誦黃庭,是為成仙了道。”

“但佛門卻並非如此,侵占田地,而不納賦稅,以佛門之名廣收門徒,收納香火,此與強盜何異?”

“一般的寺僧也就罷了,雖為佛門,但也是我人族,但那些有修為在身的寺僧在我大唐境內以秘術廣傳香火,大興收徒,直此下去,我大唐恐怕要毀到這些佛門‘高僧’手中了。”

李佑眸子中閃過一抹寒光,說實話,他對佛門其實並冇有那麼反感,當然前提是那種潛心修佛的,如達摩一流。

但是總有老鼠屎要壞了一鍋粥,佛門重香火之道,隻是因為需要香火信仰提升實力,再加上佛門西遊一事,李佑對佛門是半分好感冇有,若是有足夠的實力,李佑甚至想要將大唐之內的佛寺一一剷除。

飯都吃不起了?

拜佛有用?

豈不知幸墾勞作,一切都在掌握在自己手中。

“切記,不可與這些佛門之地起衝突,你實力雖在武道一品,但是麵對佛門修士亦有所不如。”

“末將謹記。”

“此乃天劍,乃是始皇之劍,其內蘊含著本王的三次攻擊,若遇不可敵之輩,祭出天劍,速速逃離。”

李佑將天劍放到薛萬徹的手中囑咐道。

李佑也是在祭煉之後才發現的,這天劍竟然是始皇之劍,隻是始皇卻並未用過,竟然被自己簽到了出來。

也勉強算是一把皇道之劍。

薛萬徹伸手恭敬的接過天劍,小心翼翼的收好。

“末將定不負殿下。”

“三日差人一報。”

“末將遵命。”

“去吧。”

薛萬徹轉身離去。

李佑看了一眼薛萬徹,以他的實力與仙道對應的應該是地仙,隻是武道與仙道差距太大,仙道有地、水、風、火諸般秘法,而武道能憑藉的也隻有自己的肉身和武道神通。

武道:武者(九品)、宗師、超品(天人)、碎空境、踏天境、生死劫境、長生境、超脫境

仙道:修士(九階)、地仙、天仙、真仙、金仙、太乙、大羅、混元金仙(準聖)、混元大羅(聖人)

而皇極經世經九重對應的正是仙武九境。

以自己宗師的三道攻擊,雖然不說保薛萬徹在大唐之內縱橫,但是最起碼保命應該還是問題不大。

“前軍如何?”

馮立開口道:“殿下,還未拿下,突厥狼子野心,更通禦獸之能,恐怕還需一些時日。”

“嗯,下去吧。”

馮立離開之後,李佑伸了伸腰,終於可以鬆懈幾日了。

世家安穩,民生安泰,李佑自然樂的清閒。

書房之中,李佑看著前幾日簽到所得的人道龍氣,默唸了一聲。

人道龍氣自係統空間消失。

而李佑身上的氣息隨之增強,皇道氣息愈加威嚴。

李佑不曾得知的是,隨著他身上的皇道氣息愈加濃烈,係統空間之中的人道玉衡散發著灼灼黃光,直到李佑氣息平穩下來,玉衡身上的黃光才緩緩褪去。

一刻鐘後,

李佑睜開眸子,閃過一抹無奈,或許是修為越來越高的緣故,人道龍氣能提升的修為越來越少了,現今一道人皇龍氣竟然隻提升了宗師境不足五成的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