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10518f105e8394b9e6ad856bfcee1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淵欣喜之色褪去,隨即凝重的看向李佑:“佑兒,此法可能批量產鹽?”

“父皇,自然可以,兒臣已命工部大量打造製鹽之器,至於製鹽之法更是極為簡單,隻需按照兒臣適才所說的照常進行即可。”

“好好好。”

李淵麵容浮現出一抹紅暈,哈哈大笑道。

隨即麵色一正:

“傳令。”

“臣等聽令。”

“將此製鹽之法列為機密,若是有外傳者,夷其三族。”

“臣等聽令。”

在場的下人俱是渾身一顫。

“佑兒,你隨朕來。”

“是,父皇。”

太極宮中,

李淵氣色正濃,心情更是從來未有的好。

李淵正色的問道:“佑兒,說說吧,你想如何做。”

在三日前,李淵從未想到鹽山也能製出鹽,而且還是上佳的細鹽。

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

李佑躬身行了一禮:“父皇,兒臣還是之前所言,將庫中,李氏的粗鹽交由兒臣處置。”

“好,這內庫,隴西李氏,趙郡李氏的食鹽朕都於你,至於鄭家想必你已經拿到手了吧。”

“還請父皇恕罪。”

“嗬嗬,無妨,你自放手去做吧。”

“多謝父皇。”

李佑轉身疾步離開了太極宮。

在李佑回宮之後,僅半個時辰,戶部尚書姚自安,隴西李氏二房李季雲,趙郡李氏家主李資和滎陽鄭氏鄭元安就來到了府上。

“臣等參見太子殿下。”

“行了,禮數便不用了,我父皇應該與爾等都說了吧。”

“陛下言明,讓我等聽從殿下吩咐。”

“好,姚公,你率人將庫中食鹽全部流入市場,至於價格就按世家的一半來。”

李佑的話令三人都是一愣,

一半?

殿下這是準備與世家爭利?

要知道現在的鹽價在世家的哄抬下已經漲了數十倍不止了,即便是一半也不是黎民能夠買的起的。

姚自安皺眉勸道:“殿下,此事是否與陛下商議一番。”

“嗬嗬,不用姚公儘管去做就是,有事兒本王擔著。”

雖然姚自安略有不惑,但是還是俯首轉身離去。

而後李佑再次看向剩下的三大家族:“族叔將家中全部儲鹽交由鄭家,而後你們兩家同樣將這些食鹽流入市場,價格就按市場價格的八成。”

三人微微一怔,若說剛纔李佑有與世家爭利的嫌疑,那現在就坐實了,雖然價格比之其他世家要低上兩成,但是也便宜。

有姚自安在前,他們知道李佑應該不會聽他們的,而且此事是李淵吩咐的,就是出了事兒,也有李佑這個太子擔著,所以很痛快的離去,開始大肆售賣食鹽。

這番舉動瞬間就被四大世家得知。

姚自安出售的食鹽雖然價格也不低,但是他們可不會任由這些食鹽流入市場,因此在剛剛開始售賣,世家便派人將食鹽購買一空。

而後便是趙郡李氏和滎陽鄭氏,在得知兩家售賣的食鹽是市場價格八成的時候,四大家主的臉色瞬間便陰沉了下來。

“該死的,這趙郡李氏和滎陽鄭氏是何意思?”

“莫不是想在咱們手中插一手不成?”

“真是該死的傢夥,恐怕這些傢夥是見不得咱們掙錢,所以想要分一杯羹。”

三大家主破口大罵,唯有崔宇昌逐漸皺起了眉頭。

前有功業碑一事,趙郡李氏和滎陽鄭氏都是站在李唐的一邊,怎麼會突然出售食鹽?而且還是這麼高的價格?

很不對勁!

這兩家究竟是什麼意思?

崔宇昌抬頭看向身後的崔宇謙:“二弟,你如何看?”

崔宇謙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現在的情況就是他也看不透,但是隻有兩種可能,一則是李唐對抗世家的手段,二則是兩家見世家如此情形,自然是眼熱,所以違背李唐,私自售賣食鹽。

至於究竟是哪一種,他也看不透。

思慮了幾許後,崔宇謙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崔宇昌皺眉:“二弟,你以為此中究竟是李唐的陰謀,還是兩傢俬自出手。”

“大哥,既然兩家做出了選擇,便不會臨時起意,所以應該是李唐的陰謀。”

“與我想的一般,這事兒十分詭異啊。”

崔宇謙眉頭一動:“大哥,會不會是李氏想要藉此降低鹽價。”

“不無此種可能。”

隻是現在又該如何是好?

崔宇昌輕撫著額頭,臉上閃過一抹愁色,八成價格,就是他們能吃下也要極其費力。

“崔兄,這下又該如何是好?”

三人暗暗焦急,鹽這東西有價格便宜的誰願意買貴的呢?

太子宮,李佑也是神情緊繃,隻是希望這些世家能給點兒力吧。

庫中拋售的食鹽,於公於私價格都不能太高,否則於民心不穩,而李佑定下的半價也已經是極高了,好在在出手的瞬間,就被世家全部收攏了去。

而這也隻是一個引子,目的是為了告訴世家,朝廷坐不住了,要出手了,而後麵的兩個世家,自然是用來迷惑四大世家的,至於價格,同為世家,李鄭兩家價格要低上兩成,不但不會遭罵,反而會受到一波兒好評。

人就是這樣,一個好人突然做了一件壞事會受到譴責,但是一個壞人突然做了一件好事兒,反而會受到表揚。

李鄭世家正是如此。

眼下就看,四大世家怎麼做了,若是出手,他自然高興,這將是一筆巨大的銀兩,足以讓他賺個盆滿缽滿,而世家也會因此大出血。

若是世家不出手,那則更好,李鄭兩家的鹽價會一天比一天低,而買鹽的人見狀一定選擇觀望,萬一明天更便宜呢?

想要收攏市場,四大世家隻有兩條路可以走,那就是壟斷市場和降低價格。

以四大世家的野心,一定會選擇前者,所以李佑並不擔心什麼。

四大世家此刻如坐鍼氈,雖然隱隱的感覺這是一個陰謀,但是卻無從下手,八成的價格顯然超出了他們的預計,但是任由兩家如此,無疑會對他們的鹽市形成衝擊。

“先行看看再說吧。”

崔宇昌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翌日,

令四大世家臉色鐵青的事兒果然發生了,兩大世家的價格果然又降了一下,之前瘋狂購買食鹽的人似乎也看出了端倪,降拿出的錢袋子又塞了回去,一如李佑所料,選擇了觀望。

“該死的。”

崔宇昌臉色鐵青的將身旁的桌子再次擊個粉碎。

一旁的崔宇謙眸子閃爍,閃過一抹微光,嘴角微微上揚,隨即就被他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