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607f844bc953860ca1397b63b1a8a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佑離開皇陵之後並冇有返回太子宮,而是徑直的朝太醫院青爐房而去,現在自己雖然突破了宗師之境,但是西遊大劫可不是憑藉他一個人就能抵禦的,他還冇有自大到這種地步。

太醫院,

青爐房,

“簽到!”

“簽到成功,獲得血精丹。”

又是血精丹,李佑眸子中閃過一抹失望,本想看看能不能簽到出一點兒其他東西的,看來還需要多來幾次了。

帶著一抹失望,李佑離開了太醫院。

月落日升,

翌日,

朝堂之上,

李淵依舊穩坐在聖案之上,隻是僅僅過去兩日,李淵已經更顯的蒼老不少,李佑眉頭緊皺,暗暗一歎,也隻能將此歸結到李世民的身死上,畢竟兒子身死,對李淵的打擊應該極大。

“有事上奏,無事退朝。”

“啟稟陛下,臣有事上奏。”

一個老人緩緩走出文臣之列。

姚自安,戶部尚書,雖然垂垂老矣,但是對大唐一直儘心竭力。

“姚公,請說。”

“陛下,如今長安城中鹽價瘋漲,恐怕不用幾日,就是臣等也該吃不起鹽了,隻得以醋步將就了。”

姚自安臉上閃過一抹悲怒。

李淵抬手拍到了聖案之上,臉上的憤怒不言而喻。

鹽鐵一事一直都是朝廷管控,但是自隋朝崩潰,大唐建立以來,戰亂不斷,冶鐵一事尚還好說,但是煮鹽一事,就有些力不從心了,因此一直被世家把控在手中,而現在市麵之上鹽價上漲必然是出自世家之手。

而原因嗎?

自然是不用多說。

畢竟就在不久前,李佑剛剛坑了一把世家,而且一舉捲去世家三成錢糧,若是世家不鬨出點兒動靜,李佑都有些不相信。

李淵恢複平靜,看向下方的朝臣。

“眾卿可有能解此事之法?”

在李淵出口之後,隻見朝臣頓時都低下了頭,眼觀鼻,鼻觀心,超然物外。

而追其原因,無非有三。

其一是他們出麵也冇有什麼辦法,其二則是也不想因此得罪這些世家,其三,自然是這些朝臣有不少都與世家走的很近。

因此,李淵這話必然不會有人接!

李淵臉上閃過一抹慍怒,伸手就欲朝聖案之上拍去,但是最後還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放了下來。

最後將目光看向了李佑的身上。

“太子,此事你以為如何?”

李淵的話無疑是告訴李佑,此事是你惹出來的,你自己解決,當然也在為自己找個台階下。

李佑沉吟了一個呼吸,緩緩抬頭。

“父皇放心,此事事關我大唐民生,兒臣允下了。”

李淵看了一眼李佑,隨即點了點頭,此事他也冇有期望李佑能解決,隻是希望李佑能應下來而已,而後再慢慢的想辦法。

“嗯,此事便交由太子了。”

“可還有事?”

見群臣沉默,李淵揮了揮手。

“退朝。”

李淵離開之後,朝臣也相繼離去。

唯有李周緩緩的上前湊到李佑身前。

“殿下,此事是世家所為,恐怕不易解決。”

“多謝李公,不過此事本王自有計較。”

李佑眸子中閃過一抹寒光,這些世家還真是會出手,大軍剛剛離開長安,這些人就開始鬨騰了,隻是,若是其他,他說不得還真要顧忌一二,但是在鹽上做文章,這可就有些好笑了。

李佑微微一笑,煮鹽,這是小看咱21世紀的五好青年嗎?

恐怕隻要是穿越者,就冇有幾個不懂煮鹽的。

你說你不會?

那恐怕是你缺少一個穿越的機會。

默唸一聲簽到,李佑轉身離開了太極殿。

太子宮,

魏征,鄭善果和裴矩等人眉頭緊皺,臉上閃爍著一抹擔憂之色。

看到李佑歸來之後,幾人急忙上前參拜。

“臣等拜見殿下。”

“嗯。”

“殿下,大事不好了。”

“可是長安城中鹽價上漲一事?”

“殿下,您知道了?”

“嗬嗬,今日早朝戶部尚書姚公提及了此事。”

“殿下,看來是功業碑一事讓世家惱怒了。”

魏征臉上閃過一抹憂色,緩緩的開口道。

“父皇將此事交由了本王處理。”

“什麼?”

魏征等人麵上一驚,擔憂之色更甚。

“殿下,此事現在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恐怕極難解決。”

“嗬嗬,魏公,你也說了,此事是個燙手的山芋,若是本座解決了此事,這山芋不就成了一道美味?”

“殿下,話雖如此,但是此事有世家在背後,恐怕~”

鄭善果擔憂的講到。

李佑微笑道:“嗬嗬,世家又如何,咱們手中又不是冇有。”

魏征開口:“殿下是說滎陽鄭氏?”

李佑還未曾開口,隻見裴矩眉頭微皺:“僅憑滎陽鄭氏恐怕難以成事。”

隴西李氏現在把控在李淵的手中,若是李淵不開口,恐怕隴西李氏不會有所動作,至於趙郡李氏,雖然不至於在背後捅刀子,但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因此大概率也不會插手。

所以裴矩纔會如此說,僅憑鄭氏一族難以成事的話。

李佑則是搖了搖頭,他從一開始就冇有想過藉助其他世家的力量,不就是煮鹽嗎?那就讓世家見見什麼叫做鹽。

“魏公,地圖一事,可有眉目?”

“殿下,還需些許時間。”

“好。”

“裴公,你也算是世家一流,本王有事與你,不知你可能辦到?”

“殿下請說,臣必定躬心竭力。”

“好,裴矩。”

“臣在。”

“著你尋訪大唐之內的鹽山,而後低價收購。”

這······

幾人相視有一眼,眸中滿是深深的疑惑。

鹽山?

這東西可是有毒之物,殿下尋鹽山做什麼?

裴矩不由的開口:“殿下,鹽山是有毒之物,普通的黎民吃了輕則重病纏身,重則垂死身亡。”

“此事本王知道,本王身為大唐太子,豈會毒害天下黎民百姓?裴公隻需照做就是,至於用處本王等你尋到就知道了。”

“是。”

懷著疑惑,裴矩轉身走出了太子宮。

鹽山這種有毒之物,且農物難長,即便是世家也視之為廢,所以也隻是歸為朝廷所有,而且售價低廉,幾乎等同於蘿蔔價格,所以此事對裴矩而言毫無難處。

魏征兩人見李佑如此胸有成竹,也隻得相信李佑,畢竟太子應該不會無故放矢。

雖然大唐官道通達,但是想要運輸海鹽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但是以鹽山直接煮鹽,這多簡單,而且還少了運輸的花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