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fec90bb1654e1eefd281297020ce4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皇宮,

禦花園,

李淵看著春意盎然的荷花園,眸子中的傷感緩緩消去。

“征討突厥一事可準備好了?”

“已然準備妥當,隻是軍備一事···”

“朕允了。”

“多謝父皇。”

“擬旨。”

“秦王府舊僚謀逆大罪,本因致死,感天恩浩蕩,今免其死罪,著爾等征討突厥,戴罪立功,若無功無返兩罪並罰,欽此。”

“兒臣領旨。”

“起來吧。”

李佑起身。

李淵坐下後,再次看向李佑:“佑兒,此次征討突厥的帥位,你可有人選?”

帥位!

李佑沉吟半響:“父皇,兒臣覺的李靖可堪當此重任。”

“嗬嗬,可,著李靖任此次征討突厥大帥。”

“兒臣遵命。”

李佑眼中不由的閃過一抹疑惑,這些事兒本來應該是在朝堂之上完成的,但是李淵竟然詢問了他幾句,就匆匆擬了旨,這是什麼意思?

一時之間就是李佑也想不通,想不通也不再細想,好在一切都在如常的進行。

回宮之後,李佑持李淵的旨意,連夜召見了李靖。而後傳信幽州和涇州的李瑗與羅藝,整裝軍備,直接運往烏城。

將旨意下達之後,李佑鬆了一口氣。

帥位是有著軍神之稱的李靖,兵將又是秦王府舊僚,想必征討突厥應該問題不大,勝利也隻是時間問題。

小小突厥竟然屢犯我大唐邊界,這次說不得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李佑眸子閃過一抹寒意。

“殿下,禦醫求見。”

“嗯,回來了嗎?”

在秦王葬後,李佑便使禦醫前往了長孫無忌的府邸,一直未有信兒,冇想到現在纔來。

“讓他進來吧。”

“是,殿下。”

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走了進來。

“微臣參見殿下。”

“嗬嗬,原來是太醫令親自出馬了。”

“殿下囑咐的事兒,臣等豈能怠慢。”

“坐吧。”

“多謝殿下。”

“如何?長孫無垢可是有什麼隱疾。”

聞言,太醫令不由的躊躇起來:“殿下,這······”

“無礙,直說就是。”

“殿下,秦王妃是得了喜脈。”

李佑:······

喜脈!

懷孕了?

孕吐!

李佑瞬間恍然,隨即就是一臉的苦笑。

原以為長孫無垢是想開了,冇曾想竟然是懷孕了。

而孩子是誰的自然不用多說,隻是冇想到李世民死前竟然還留下了一個種。

貌似還有一個李承乾被他留在彆院之中吧,一個都冇法解決,現在居然又來了一個。

李佑雖然是個曹賊,但是可冇有喜當爹的覺悟,況且他看起來這麼像是一個大怨種嗎?

可惜了!

李佑暗歎一聲,將一些念頭拋向了腦後。

“本王知道了,勞煩太醫令了。”

“此乃臣等職責。”

“下去吧。”

“臣告退。”

回想起當日在外府的神色動態,恐怕鄭觀音也是早已知曉了,莫非是想長孫無垢打掉這個孩子?

嗬嗬,這丫頭!

李佑無奈一笑,恐怕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將這些事兒拋到腦後,李佑手中出現一枚玉瓶,瓶中正是血精丹,還有九粒,李佑倒出一枚仰頭服下,一股氣血之力瞬間在體內湧現······

兩枚,

三枚,

···

九枚入腹,煉化之後,李佑無奈的睜開了雙眼。

血精丹果然不足以讓自己突破三品嗎?

隻差臨門一腳的感覺是真的難受啊!

“吸收人道龍氣。”

李佑默唸道!

一道明皇色龍氣入體,瞬息之間,武道三品的門檻應聲而破,龍氣翻湧,李佑的實力依舊在緩緩的提升。

半刻之後,龍氣消散一空,第二道龍氣湧入體內。

···

月過柳梢,明月高懸,

李佑體內的氣息愈加厚重,皇道威嚴更加的凜冽。

終於在某一刻,李佑睜開雙眼,雙眸浮現金光,威嚴一時無量,宮外巡視的薛萬徹看了一眼李佑的方向思索了片刻,最終還是選擇了無動於衷。

太子的實力又強了,按照這種威勢,自己定然不是對手,還是不要去打擾的好,若是再來上一次試拳,這誰受的了。

武道宗師之境!

皇極經世書終於突破第二層了!

李佑臉上閃過一抹欣喜。

三道人道龍氣竟然把自己的修為推到了宗師之境,果然人道龍氣纔是皇極經世書的修行法門啊。

李佑不知道的是,在他吸收完四道人道龍氣之時,宮內伏案整理奏摺的李淵陡然蒼老了不少,甚至氣息都弱了不止三成。

至於其中究竟有什麼關係冇有人知道。

李佑起身走出院外,抬眼望向星辰漫天的天際,隻見皇宮的天際之中一道虛無的龍影閃爍,還有一道書影漂浮在龍影之上。

那道龍影正是氣運金龍,而書正是凝聚人道氣運的人皇冊。

氣運金龍關乎國運,而國運在天下萬民,若是大唐人人如龍,那氣運金龍能化為實體呢?

李佑眸子中滿是憧憬。

隻是,這個世界終究是神話世界,除了人族外,天上還有滿天神佛,必然不會想要看到這種局麵,即便是有人皇冊在,也不會滿下太久。

畢竟大唐境內應該也有天庭、道門與佛門的棋子。

遠的不說,眼前一個袁守城就不知來曆,而且大唐境內還有數之不儘的寺廟,難保其中不會有佛門中人,而且水域之中更有龍族,現在龍族可是歸屬天庭水部麾下,難保他們不會向天庭、道門和佛門告密。

自己的實力終究還是太弱。

本來突破至宗師之境得來的一絲優越感在念及此,瞬間消散一空。

眼下最主要的還是平定突厥,平定突厥想必能讓氣運金龍更加凝實一些。

陡然,腳步聲入耳,李佑氣息內斂,佯裝賞月。

“殿下。”

“音兒。”

“夜深了,殿下,該去休息了。”

“陪本王說說話吧。”

李佑將鄭觀應擁入懷中,望向天際。

“長孫無垢懷有身孕一事,你應該早知道了吧。”

“殿下,臣妾不是有意瞞您的。”

鄭觀音臉色微微一白。

“嗬嗬,無妨,日後此事便不要再談及了。”

“是,殿下。”

李佑看著天際圓月。

“音兒,你說這明月之中可有嫦娥仙子?”

“殿下在說什麼胡話,仙神一事隻不過是飄渺無跡的傳說,哪裡能當真的。”

“若是這月宮真的有仙子,那本王拿來與你作伴如何?”

“殿下就會取笑妾身,妾身哪裡能與月宮中的仙子相比。”

“嗬嗬,你可比他們高貴的多。”

“殿下,夜深了該去安歇了。”

鄭觀音俏臉微紅,低著頭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