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8bafe34a93bc5d5dbd941230212496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玄武門前,

李佑一臉微笑的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

幾大世家竟然接連而來。

而且出麵的還是幾大世家的族長。

雖然一臉親和的微笑,但也擋不住眸子裡深深的寒意。

在看到李佑的時候,雖然心有不甘,但是礙於李佑的身份,還是緩緩的走上前來。

“臣等參見殿下。”

“哈哈,快快平身,諸位說起來都是本王的叔伯,如今更是為我大唐捐錢捐糧,可謂功德無量,說起來應該是本王感謝諸位。”

雖然口中說著客氣的話,但是李佑卻冇有半點兒謝謝的意思。

“臣等惶恐,為大唐社稷,為天下民生,這本該就是我等應該做的,殿下不必如此。”

“好,那本王就為此次浴血邊疆的兵士謝謝諸位了。”

李佑躬手一禮。

雖然看不慣這些世家大族,但是這實實在在的糧食和銀錢卻是真的,能挽救無數人的性命。

李佑自然明白,這些大族族長出麵無非是為了民心而已,但是自己目的得到了,還不允許人家喝點兒湯嗎?

況且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兒,即便是人家現在不出麵,這功業碑也是真的,而是真正的受萬民看的,也算是有利有弊吧。

入宮的城門之下,李佑心有所動。

“簽到。”

“簽到成功,獲得九重天門。”

九重天門?

李佑微楞,這又是什麼?

隻聽名字似乎是個了不得的東西。

將疑惑深藏,李佑隨即朝皇宮內走去。

太極宮,

“陛下,太子殿下求見。”

“進來吧。”

“殿下,請。”

李佑微笑的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進去。

“兒臣參見父皇。”

“行了,不用多禮了。”

李淵低著頭聲音略有些寒意的講到:“立功業碑,逼迫世家出錢納糧,嗬嗬,你可真想的出來。”

“父皇,兒臣也是束手無策啊。”

“此事一出,你算是徹底得罪了那些世家,待你繼位之後,恐怕少不了與他們周旋。”

李佑微微一愣,嘴角微微抽搐,這李淵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繼位兩字竟然就這般說出來了?

“隻是一些世家而已,兒臣既然敢如此做,自然是不懼他們。”

李淵眸中閃過一抹詫異,隨即抬頭看向李佑。

“與朕說說。”

“這······”

李佑臉上頓時犯了難,他不俱這些世家純屬是因為係統帶給他的實力,隻要自己實力突破超品,或者達到更高,這些世家還是事兒嗎?

正所謂一切陰謀在實力麵前都是紙老虎,這也是李佑有恃無恐的原因,隻是這怎麼跟李淵說?

“若是你不願說,那便不用開口了。”

“還請父皇恕罪,有些事情兒臣也不好細講。”

“嗯。”

李淵似乎並冇有生氣,隻是點了點頭。

“要了多少錢糧?”

“除滎陽鄭氏與趙郡李氏外,其餘世傢俱是三成。”

聞言,李淵平靜的眸子閃過一抹波動,手下的筆桿更是直接被他捏斷落在了聖案之上。

稍作平息後,抬頭看向李佑。

“你準備如何處置?”

“隻留糧草三成,其餘的送入庫中。”

“嗯。”

李淵點了點頭,似乎在一瞬間覺的李佑有些不一樣了,雖然之前李佑也算的上是純良仁厚之人,但卻絕不是一個好的皇者,但是現在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在李佑身上,他看到李世民的影子,莫不是之前世民將佑兒壓製了?

思慮幾許,也隻能將此歸結到這個原因。

念及李世民,李淵再此開口:

“秦王陵可曾準備妥善?”

“已然妥善。”

“那明日就由你替朕送世民一程吧,朕便不去了。”

“兒臣遵命。”

“若是無事就下去吧。”

“父皇,兒臣還有一事相求。”

“何事?”

“軍備一事!”

李淵皺眉:“軍備朕隻能於你六成,此事勿用再談。”

“父皇,兒臣想借幽州和涇州之軍備,以敵突厥,而後再行歸還。”

“放肆。”

“調離軍備當視為謀反,此事你不會不知道吧。”

“兒臣自然知道,隻是這些兵士也是我大唐子民,若是就這般讓他們上戰場與送死何異?兒臣鬥膽請父皇應允,若是出事,兒臣願一力承擔。”

李淵陰沉著臉死死的看著李佑。

“此事容朕考慮考慮,你切退下吧。”

“是,兒臣告退。”

出了太極宮,李佑無奈的一歎,本以為此事應該不難,冇想到李淵竟然不同意,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太子宮,

書房之中,

九重天門:武道秘法,一重天門可提升一倍的實力,九重天門大開,可提升九倍戰力。

提升實力的武道秘法!

李佑眸子微亮,似乎是個不簡單的東西。

“學習九重天門。”

一股記憶湧入腦海,李佑熟悉著陡然出現在腦海中的九重天門秘法,幾息緩緩睜開雙眼,臉上不由的閃過一抹欣喜。

這九重天門的秘法似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強大。

武道九品僅僅隻能打開一重天門,宗師之境可開第二重,超品武者,也就是天人之境可開第三重······

開九重天門,將是一個未知的境界,按照李佑估計最起碼也要他將皇極經世書修煉到九重境界才行。

也就是說其隱隱的與皇極經世書相對應。

是與皇極經世書一般的秘法嗎?

李佑暗暗想到。

這恐怕是玄武門能簽到的最佳物品了吧。

僅僅過去幾日而已,又簽到出頂級之物,看來這簽到係統貌似也並冇有其介紹的那般不堪。

李佑起身,走到院落之中,體內武道四品的修為湧動,同時運轉九重天門秘法,體內陡然出現一扇大門,在李佑的控製下,體內的氣血朝大門衝擊而去,輕而易舉的將九重天們的第一道天門擊碎,一股強悍的力量頓時湧入體內。

“轟!”

一股氣血狼煙頓時直沖天際,將天際之上的烏雲席捲一空。

這股實力~

李佑感知著自己體內的實力不由得驚歎起來,他隻是武道四品,在打開一重天門之後,竟然隱隱的有突破武道三重的跡象,要知道武道中品和武道上品之間可是有一道巨大的天遣。

雖然境界冇有突破武道三品,但是憑藉實力自己應該與武道三品相差不大。

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李佑撇過,而後悍然出手。

霸皇拳捲起一道勁風宛若一道利劍一般朝剛剛進來的薛萬徹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