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8792f9cc937279b3b830d47a70ab34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佑坐定後,再次看向這位傳聞中的奇人。

“聽聞袁公有仙術傍身,不知本王可曾見識一番?”

聽見李佑的話,袁天罡不由的一愣,臉上浮現一抹掙紮,已經拒絕太子殿下兩次了,此次若是再拒絕,恐怕對他不善。

“既然太子殿下有令,那下官恭敬不如從命。”

“嗬嗬,袁公都會什麼仙術?”

李佑看著袁天罡臉上閃過一抹戲虐。

“不滿太子殿下,下官對觀星,定穴,巧看風水,八卦卜算之術都精通一些。”

觀星定穴,巧看風水?

這尼瑪不就是盜墓賊嗎?

難不成這袁天罡師承摸金校尉?

李佑怪異的看著袁天罡,莫不是讓本王去看你怎麼刨人家祖墳?

難怪李淵讓他來修建皇陵,這真是物儘其用,人儘其力啊。

“咳咳咳,這觀星定穴,巧看風水的本事就算了,不知這八卦卜算之術是指什麼意思?”

“殿下,八卦卜算之術包羅萬象,有摸骨,相麵,測字,通神等,但下官資質愚鈍,隻通龜甲卜算之術,如一般的婚喪嫁娶,事業前程,俱能演算通達一二。”

李佑臉上瞬間再次平添一抹失落,袁天罡這話,與天橋算命的幾乎如出一轍,典型的就是天橋上的假道士而已。

也就是在這大唐,但凡放到現在,分分鐘讓你進局子,不住個十天八天,都浪費你這身口才。

“既然如此,那袁師就為本王卜算一番如何?”

“既然殿下開口,下官當是遵從,不知殿下想卜算什麼?”

李佑眉頭一動:“壽數如何?”

按照曆史軌跡,他現在應該死了,但是現在他卻活著好好的,他倒要看看這神棍究竟會如何忽悠。

“好,那下官鬥膽為殿下卜算一下壽數。”

隻見袁天罡自懷中逃出一枚龜甲,而後自龜甲之中掏出三枚圓形形如銅錢的東西,隻是卻並非銅錢。

“袁公,不知這龜甲之中的是何物?”

“殿下,此乃卜錢,乃是卜算之用。”

卜錢嗎?

看著袁天罡若有所事,李佑不由的產生了懷疑,難不成這傢夥真的有真本事?

而後世用的銅錢想必也是自卜錢演變而來的吧。

不過,還是不大可能,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有演算之事呢。

“還請殿下將卜錢置於龜甲之中,而後搖動使其落下即可。”

“可有其他要求?”

“殿下,隻需隨心搖動即可。”

李佑接過卜錢和龜甲,隻見龜甲雖小,但卻極為精緻,而且龜背之上的紋路十分精巧,竟然形如一個八卦,可謂是大自然的巧奪天工。

李佑暗歎一聲,而後將卜錢放到龜甲之中,搖晃幾下後,卜錢落地。

袁天罡俯身將卜錢撿起,放到手心之處。

看著三枚銅錢,袁天罡眉頭緩緩皺起,甚至還有一抹驚訝之色浮現在臉上。

幾息後,袁天罡臉色一白,口中一口鮮血吐出。

李佑見裝急忙閃身躲開。

“師父,您冇事兒吧。”

一旁的小徒弟急忙上前扶住。

袁天罡顫顫巍巍的抬起頭看向李佑,麵上滿是驚駭。

這怎麼還吐血了?

看起來不像是咬破舌頭作假所致,而且李佑也隱隱的能感知到袁天罡的氣息確實弱了不少。

“袁公,可是算出了什麼?”

“殿下,恕臣無能,算不出殿下壽數,殿下不在天數之中。”

嗯?

李佑眸子一變,若是袁天罡隨便說幾句忽悠他,他都不會意外,畢竟這神棍的慣用伎倆,但是袁天罡卻說他算不出,他不在天數之中。

天數是什麼,他不是很清楚的,但是從前世之中也能窺探出一二,那就是他這個蝴蝶煽動了翅膀,改變了某些東西。

“嗬嗬,袁公不必如此,不知袁公天數是為何物?”

“世間萬物流轉自有其定律,便是人的壽命也不外乎其內,但是殿下已經不在壽數之內了,亦或者臣法力甚微,看不出殿下的壽數。”

果然嗎!

自己本該死在玄武門,但是卻逆改了結局,也同時改變了自己的壽數嗎?

這般說起來,袁天罡真的有料啊!

李佑看向袁天罡的神色不再是之前的忽視,而是多了一分凝重,畢竟這可是真的半仙。

李佑麵上不由的閃過一抹好奇。

“不知袁公這卜算之術師從何人?”

“不滿殿下,微臣這卜算之術師從本家叔父。”

“哦!”

李佑微笑的點頭,不過隨即就是一愣。

袁天罡的叔父,那不就袁守城嗎?

“不知袁公叔父高姓大名?”

“嗬嗬,殿下想來冇聽說過,臣本家叔父姓袁名守城。”

李佑:······

這哪兒是冇聽說過?

簡直是如雷貫耳啊!

李佑心中陡然閃過一抹驚駭的猜測。

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之中都冇有袁守城的記載,而唯有袁守城記載的就是西遊記中,莫非這是西遊記的世界?

若是西遊記的世家,那······

李佑臉色一白。

還真是讓人無力啊!

天上有滿天神佛,地下有無儘幽冥,人間有仙道宗門,而人族也隻不過是他們手中的棋子罷了。

希望這一切也隻是自己的猜測吧。

李佑臉色略微好轉。

“殿下,您聽過我叔父?”

“嗬嗬,本王久居深宮怎麼可能聽過袁公的叔父,不知袁公叔父可是仙道中人?”

“咳咳咳,殿下嚴重了,這世間哪裡有什麼仙人,我叔侄二人也隻是略通一些星象卜算之術而已,殿下不聞,周文王曾以先天衍後天八卦,這後天八卦便是卜算之道。”

李佑深深的看了袁天罡一眼,隻見在李佑問到仙道之人的時候,他的眸子一縮,麵上略有些僵硬,雖然極其掩飾,但是依舊逃不過李佑的眸子。

所以說這個世界真的有仙道了!

“原來如此。”

李佑微微一笑,隨即轉過目光,眸子中閃過一抹憂色,不過眨眼間就被他深深的隱去。

“好了,該說說正事了。”

聽到李佑的話,袁天罡暗暗鬆了一口氣,生怕李佑在此糾結。

“不知殿下今日前來所謂何事?”

“日前,秦王謀反,被本王平定,父皇著禮部將世民以秦王之禮葬入皇陵,隻是皇陵現在還在建設當中,因此本王前來一觀,順便問一下袁公,此事可有解決之法?”

李佑行至監護府前,看著眼前熱火朝天的工民,還有已經初顯規模的大唐皇陵,緩緩開口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