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孫無垢與鄭觀音聞言,麵上俱是閃過一抹錯愕。

怎麼會?

殿下既然將長孫無垢接到外府,定然是彆有心思,怎麼會突然放她回去?莫非是因為長孫無垢懷孕一事?

殿下想為秦王留下這個孩子嗎?

兩人心思湧動,但是終究是猜不透李佑是怎麼想。

而李佑也是無奈,長孫無垢這個才氣容顏俱是上佳的女人冇有人會不喜歡,但是比起有可能受虐待的金絲雀,李佑覺的還是還她自由比較好。

李佑撇過鄭觀音,記憶中貌似她不是這樣的人,難不成真的是知人知麵不知心?

“薛萬徹。”

“末將在。”

“護送秦王妃回長孫府邸,親眼交給長孫無忌。”

“末將領命。”

而後李佑又看向長孫無垢:“若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兒,可以派人來尋我,走吧。”

長孫無垢臉色掙紮,雖然不知道李佑是怎麼想的,但是回長孫府終究比在這裡要好。

“多謝殿下。”

“好好生活,雖然世民死了,但是這是世界的美好可不止於此。”

“還請殿下放心,無垢會好好活著的。”

說著撫摸著自己的小腹,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而李佑隻將這抹笑容意會成了她獲得自由後的微笑。

在薛萬徹的護送下,長孫無忌甚至連衣物都未曾收拾,就匆匆的離開了府邸。

“音兒。”

“殿下。”

“你從來不是善妒的人。”

“殿下,這是何意?”

鄭觀音臉上閃過一抹錯愕。

善妒?

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本王是喜歡長孫無垢,但是前提是她也喜歡本王,本王從來不會做什麼逼迫人的事兒,你明白嗎?”

“殿下,音兒明白了。”

鄭觀音心中暗暗苦笑,看來殿下果然是知道了。

“好了,起來吧,本王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妾身知道了。”

“隨本王回宮吧。”

李佑看著眼下同樣嬌柔的倩人,暗自嘲諷道,男人確實是貪婪的,有了一個如此嬌媚的太子妃竟然還覬覦其他女人,正如男人有了錢以後還想要更多的錢一樣。

······

一個美麗而又充滿旖旎的夜晚再次度過。

翌日,

早朝之後,在李周的帶領下,李佑乘坐馬車朝皇陵出發,皇陵是李淵稱帝之後委派建立的,稱帝前期還處於戰亂之中,因此也冇有什麼閒暇之餘修建,也隻是這兩年纔開始修建。

皇陵位於長安之後,說起來也不算太遠,但是規模卻不小。

李佑下了馬車,駐足皇陵之前,隻見皇陵之中滿是熱火朝天的工人,預想之中監工手持鞭子的畫麵並冇有出現,這讓李佑略微好受了一些。

“殿下,此處塵土肆意,咱們還是入府吧。”

“此處還有府邸?”

“是陛下特允為欽天監監正袁天罡所立的監護府。”

“嗯!”

不知傳說中的袁天罡究竟有冇有傳說中的那麼神,李佑抬頭隻見一個下人正站在台階之上,看到李佑之後,匆匆忙忙的跑了下來。

“小人蔘見殿下,見過大人。”

嗯?

李佑看著自台階上下來的下人,眉頭不由的一挑。

“你告知過袁天罡說本王欲要來此嗎?”

“殿下,下官從未提及過。”

冇有嗎?

李佑好奇的目光再次看向那名下人:“你是如何知道本王的身份和今日要來此的?”

“啟稟殿下,是師父言今日會有貴人前來,而且定然是一位皇子,因此命小的在此等候殿下。”

有意思。

李佑微微一笑,雖然這是一個高武世界,但是李佑還是不相信會有能掐會算的人,如果真有,那這就不是高武,而是仙俠了。

因此,最有可能是袁天罡在某處安插了眼線,提前知道了自己要來的訊息,所以才搞了這一處。

“嗬嗬,既然知道是一位皇子到此,那他為何不親自前來相迎?竟然派你一個徒弟前來,莫不是看不起本王?”

那下人打了一個哆嗦,慌忙開口道:“這,殿下,吾師並無此意,隻是師父正在著手一件要事,此時分身乏術,才令小人前來。”

李佑佯裝怒道:“本王倒要看看,他究竟在準備什麼事兒,竟然如此無禮。”

“殿下,袁天罡通曉仙術,有些本領,即便是陛下也以禮待之,殿下,還請深思。”

一旁是李周臉上閃過一抹擔憂開口說到。

“行了,不用說了。”

李佑率先朝監護府走去,在最後一介台階之時,李佑陡然停了下來,隻見一箇中年道士模樣的人匆匆的走了出來,隻是臉色略現蒼白,眸中還有一抹震驚。

“欽天監監正袁天罡拜見太子殿下,臣恭迎來遲,還請殿下恕罪。”

李佑看著躬身的中年道士,這就是袁天罡嗎?

看起來並冇有什麼異樣的,與普通人一般,甚至就相貌來說,還是常人之相,扔到人堆裡都認不出來的那種。

“起來吧。”

“多謝殿下。”

“聽聞袁師正在著手一件要事,不知本王能否有幸一見?”

聽到李佑的話,袁天罡臉上浮現一抹苦笑。

“還請太子殿下恕罪,此事不能為人所見,否則下官有泄露天機之禍!”

“哦?本王也不行嗎?”

“殿下恕罪。”

嗬嗬,果真是一個騙子嗎?

見李佑臉上表情,袁天罡就知道李佑不信,但是他也無可奈何啊。

昨夜他夜觀星象,隻見紫薇帝星暗淡隱冇不見,本以為是大唐有禍事將要發生,更是不惜為此卜卦一番。

但是,即便是不惜為此掛損耗心血,依然一無所獲,更是差點遭到了卦象反噬,所以臉色纔會這般蒼白。

因此,不是他不說,而是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紫薇帝星乃是預示著人族帝王將出,當初李淵稱帝之時紫薇帝星就就曾懸浮於九天之上,熠熠生輝。而眼下紫薇帝星是月前出現在九天之上的,但是僅僅過去不到月餘,紫薇帝星就暗淡了下去。

這昭示著新皇未出,就已經夭折了。

隻是,這怎麼可能呢?

紫薇帝星橫空,意味著這位新帝必定登基為皇,而且就在月內,更古至今,從未變過,但是現在,天數變了。

再聯絡到前幾日秦王謀逆的傳聞,由不得他不多想。

那顆紫薇帝星本是預示著秦王登基的,隻是被眼前的太子給平定了。

忤逆天數而不受其逆,這即便是仙人都辦不到,太子究竟是什麼辦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