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4355e0a5078a9f452140cfb448e858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佑的目光看到那個垂坐一旁的嬌柔女人,心思不由的活泛起來,根據曆史記載,玄武門之變後,他的太子妃被李世民收進了後宮之中,在日後更是為李世民產下一子,隻是現在曆史已經發生改變,這種事兒再也不會發生改變。

隻是長孫無垢又該如何處置?

李佑自問,他確實是個好色之徒,試問天下那個男人不好色呢?

但是好色有道,用強他還是不屑於做的。

他喜歡的是征服。

而顯然,長孫無垢興起了李佑的征服欲。

“世民造反,這秦王府註定是要成為曆史,你是不能在此待了,本王可以答應你,隻摘了秦王府的牌子,可為你保留秦王府。”

“多謝殿下。”

長孫無垢起身款款行了一禮,雖然臉上的悲慼被她收起,但是眸子中依舊有掩飾不住的傷感。

“你雖然身為秦王正妃,但是世民造反與你一介女流無關,本王可以做主放了你,日後作何打算?”

長孫無垢先是一愣,隨即再次浮現出一抹悲慼。

作何打算?

她八歲喪父,由舅父高士廉撫養長大,十三歲便嫁給了李世民,唯一的親人就隻有一個哥哥長孫無忌了。

然而玄武門之變失利,舅父高士廉,哥哥長孫無忌皆是跟著秦王去的,眼下生死未卜,她還有什麼去處嗎?

高家?

恐怕現在高家知道兵敗之後恨不得與她儘快脫離關係呢。

眼下除了偌大的秦王府她竟然再無去處。

長孫無垢似乎又回到了那個父親剛剛離世之時,那個她與長孫無忌寄人籬下,倍受白眼的日子,若非嫁於秦王,恐怕生活還不知有多糟糕。

幾息後,長孫無垢眸子一暗,她雖然是被迫嫁於秦王,但是婚後,秦王待她確實不錯,而且更是將她封為了秦王妃。

如今秦王已死,她又怎能苟活?

念及此,心中死誌已明。

“便不勞殿下多慮了,妾身自會尋一個安身之地。”

李佑看著眼中失去光芒的長孫無垢,眉頭不由的一皺,這是準備為世民殉葬嗎?

這可不行。

李佑心頭一動,隨後脫口而出:

“昨日,本王在城門前拿下了程知節與一個男童,想必這男童就是承乾吧,應該有六、七歲之辰了吧。”

長孫無垢瞬間起身,望向李佑,終究是冇能離開嗎?

兩滴豆大淚珠再次自長孫無垢眼眶之中溢位。

“殿下,禍不及承乾,他可是陛下的孫兒。”

“即便是我放過他,以他六、七之辰,秦王之後,又如何在這大唐活下去?”

是啊,承乾又如何活下去呢?

淚滴如雨般傾下,李佑見狀眸子中閃過一抹不忍。

“我會奏明陛下,為長孫無忌與高士廉脫罪,本王宮外有一所宅院,你便暫且住在那兒吧,記住,你若是尋死,本王便讓他們一起下去陪你。”

李佑聲音中略顯寒意。

長孫無垢眸中閃過一抹掙紮,但還是點了點頭。

“殿下放心,妾身不會尋死的。”

李佑臉色逐漸緩和了下來。

“來人呢。”

“殿下。”

“送秦王妃回府。”

“是,殿下。”

宮外的宅院是李佑本來就有的,是用來閒暇之餘用來玩兒樂的,雖然隻是偶爾小住一下,但是宅院之內一切用品倒也具有,而且婢女侍衛同樣不缺,用來給長孫無垢住倒是恰好。

吩咐下去之後,李佑再次看向長孫無垢。

“秦王府除去牌匾之外,本王便不動其他了,若是想回來看看,派人通知本王,凡事莫要自作主張。”

“多謝殿下。”

長孫無垢生冷的回了一句。

李佑見狀,一揮衣袖,轉身離開了秦王府。

“派人通知謝叔方,讓他完事之後暗中保護長孫無垢,若是長孫無垢出事,讓他提頭來見。”

“是,殿下。”

雖然讓謝叔方保護長孫無垢有些大材小用,但是謝叔方是齊王的人,這樣也能將他拉出齊王府,否則直言相要,恐怕元吉會心有不岔。

事情終於平定了,李佑並未騎馬,而是徒步走在長安城內的官道之上,由於他的身著,即便是平民也能看出來極為不凡,因此四下所有人都離的他遠遠的。

對此,李佑並未在乎,隻感覺壓在心頭的一塊巨石緩緩的消失,身體陡然輕鬆了不少。

抬眼望去,街頭熱鬨非凡,酒樓,茶肆,布莊,小販小攤···

緣由上午,喊賣聲也不絕於耳。

或許,穿越道這個世界,也並非是一件壞事。

李佑微微一笑。

而後,縱馬朝皇宮內行去。

事情雖然已經平定,但是李佑並冇有打算輕易的就放了這些人,而是打算先行關著,即便是平定突厥,也需要軍備、糧草。

眼下大唐雖然立國九年,但也經曆了無數的戰亂,雖不能說國庫空虛,但是也相差不多。

想要集齊平定突厥的軍備糧草,還需要一些時日,這些時日,他們便在獄中度過吧,也算是給他們的一點兒教訓,同樣也是給李淵的一個交代。

太子宮,

李佑剛剛回宮,隻見一道倩影在宮門不遠處駐足,翹首以盼的望著宮門的方向,在見到李佑的時候,眸子閃過一抹亮光,而後如如燕歸巢一般朝他撲來。

李佑心中一暖。

將來人抱在懷中。

“本王這不是回來了嗎?”

“殿下,讓妾身看看,可有受傷?”

“嗬嗬,音兒,本王乃是太子,哪裡那麼容易受傷的,快些進府吧,本王有些餓了。”

李佑拉起鄭觀音的玉手,溺愛的看著鄭觀音。

“讓你擔心了。”

鄭觀音閃爍著擔憂的臉上陡然略過一抹嬌紅。

“殿下,咱們還是回府吧。”

“好。”

李佑拉起鄭觀音朝府內走去。

“通知膳房,殿下要用膳。”

“是,王妃。”

李佑拉著鄭觀應走進府中,隻見太子宮的文臣武將已然在府中靜候,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微笑,在看到李佑的時候,頓時躬身拜了下去。

“臣等拜見太子殿下,見過太子妃。”

“起來吧。”

李佑微微一笑。

“多謝殿下。”

“玄武門一事,多謝諸位了。”

“乃臣等分內之事。”

李佑沉思了半響後,緩緩開口講到:“封賞一事明日上朝後由陛下定奪,本王就不多做乾預了,不過爾等的功勞,本王記在心中了。”

眾人眸子中抑製不出的欣喜,即便此次一無所獲,他們也心甘情願,畢竟等太子繼位,定然會重用他們,而且隻要不是謀逆之事,他們也相當於有了一個免死金牌。

“臣等明白。”

“爾等各司其職,各歸其位吧。”

“臣等告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