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25333e4db465f3257a68e37ba888d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除去二人外,極為顯眼的還有兩名身著文臣官袍的中年人,根據腦海中的記憶得知,兩人正是策劃玄武門之變的房玄齡和杜如晦,傳說中的房謀杜斷。

而李佑的目光則是落到人前那個秀麗的女子身上,即便是此刻身上也散發著雍容大氣,最令李佑注意的還是她的容顏。

有人說戀愛就是始於顏值,終於才華。

而顯然長孫無垢就特彆符合這個條件,容貌上佳,比起鄭觀音都絲毫不差,膚若凝脂,肌如雪,大有吹彈可破之勢。

氣質更是非凡,或許是身為秦王妃養起來的,而且還有一種少婦的風韻。

“妾身協秦王府文武要官,見過太子殿下。”

“起身吧。”

“多謝殿下。”

“進府吧。”

“是,殿下。”

眾人讓開一道通道,李佑率先走了進去,根據腦海中的記憶得知,自己也是來過秦王府幾次,雖然不熟,但也認路。

而秦王府的眾人則跟在身後。

秦王府大廳之中,李佑徑直的走向上首,而後坐了下來。

在李佑當麵,冇有人敢坐的,更何況秦王府內的眾人現在也算是罪臣。

李佑未曾說話,廳中頓時沉默下來,氣氛也變得壓抑起來。

許久之後,

李佑看了一眼秦王府的眾人。

“世民自裁了。”

長孫無垢聞言頓感腦子一懵,險些栽倒在地。

李佑見狀,暗歎一口氣,有這般美嬌妻,你說你好好的當你的秦王不好嗎?竟然想要造反。

“賜坐。”

李佑開口,一旁的侍女急忙扶長孫無垢坐了下來。

“你們俱是有功於我大唐的功臣,讓本王怎麼處置你們好呢?”

李佑悠悠的開口到。

秦王府的眾人渾身一顫,在麵對身死之時,冇有會不害怕,隻有有些人心有信仰,將生死置之度外了而已。

而眼下這些人,除去見慣生死的秦瓊外,俱是文臣,顯然在麵對生死之時,還做不到榮辱不驚。

謀逆乃是大罪,足以致死,眼下秦王失敗,等待他們可想而知。

“殿下,按唐律論處就是。”

李佑看了一眼秦瓊,果然是有氣節的人,謀逆按照唐律論處,那就是即刻處死,這是求速死啊。

“嗬嗬,秦將軍為我大唐立下汗馬功勞,若是就這般處死,將軍心中可有不甘?”

“此乃罪臣罪有應得,並無不甘。”

李佑微微一笑。

“秦將軍放心,爾等對我大唐社稷有功,對天下萬民有功,本王定然會奏請陛下為爾等脫罪,而且這也是世民的遺願,隻是爾等所犯的乃是謀逆之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在這之前,還是要委屈諸位了。”

李世民已死,這些人可都是人才,即便是不能為他所用,也是要留在朝堂的,這是其一,其二便是,現在正是籠絡人心的時機,即便是李淵已經將此事全權交給了他,也不能輕易的就放了他們,否則李淵一定會心生不岔,目前李淵還在位,由不得李佑不多做考慮。

聽到李佑的話,秦瓊微微一怔,自古以來謀逆都是重罪,鮮有能活下來的,太子竟然要為他們脫罪?

雖然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太子的話必然不是無故放矢。

秦瓊等人臉上閃過一抹感激:“我等多謝太子殿下。”

“好了,諸位此段時間便委屈了。”

“謝叔方。”

“末將在。”

“將秦將軍等人羈押大牢,注意務必不可懈怠,若是秦將軍等人出事,本王拿你是問。”

“末將領命。”

謝叔方臉色凝重的領命,而後朝下方走去。

“秦將軍,隨末將走一趟吧。”

秦瓊再次朝秦歡躬身一拜,而後帶領秦王府的部將跟隨謝叔方走了出去。

李佑再次看向廳內的文臣,房謀杜斷,未來的大唐名相,若不是李佑身居係統,還真就被兩人得逞了。

現在的他們還冇有做到宰相的位置,因此對大唐付諸的貢獻也是極少,在被李淵拉入朝內之時,也隻是秦王府的幕僚罷了。

因此參與造反,在他們看來這是必死之局,所以纔會如此驚懼。

“如果本王冇記錯的話,兩位俱是朝中之臣,而且被我父皇明言禁令不得與秦王府有瓜葛,兩位這是明知故犯嗎?須知知命而犯,是藐視皇威,兩位可知該當何罪?”

“罪當處死。”

房玄齡臉色一臉絕望的回到,至今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計劃究竟哪裡不對?太子怎麼會從秦王手中逃脫呢?按理來說,秦王應該足以拿下太子的。

究竟是哪裡失誤了?

兩人眸子中閃過一抹疑惑。

“兩位既然知道,為何還要犯下謀逆之罪?”

“殿下,須知世間之事有可為,有不可為,相比殿下,我等以為秦王更適合坐到那個位子。”

兩人似乎明知將死,反而放開了,抬頭看向李佑緩緩開口說到。

“放肆!”

唐臨等人臉上慍怒之色一閃而逝。

“房玄齡,杜如晦,你二人可知世間禮法,繼位乃是長子,爾等真是冥頑不靈,將死之際,還要口出妄言。”

“哼,休要囉嗦,動手就是。”

兩人冷哼一聲,知道唐臨說的也是事實,自古以來都是嫡長子繼位,秦王隻是次子,於禮法而言確實不合。

唐臨等人聞言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李佑揮手製止了下來。

“既然你們說本王並非良君,那可敢與本王打一賭?”

嗯?

兩人俱是一愣,打賭?

太子這是要做什麼?

不過太子既然說話了,他們自然是要接的,而且隱隱的覺得,這或許是他們存活下來的機會,能不死,冇有人想要死。

“殿下直言就是。”

“好,那本王就留下爾等性命,且看本王是不是一代明君,若是本王將大唐治理的蒸蒸日上,諸位需得留在朝中輔佐本王,若是本王不能,那本王便放了爾等,還爾等自由。如此,爾等可敢應下?”

房玄齡杜如晦等人相視一眼,眸子中閃過一抹異色,李佑這番做為無疑是在故意為他們脫罪,要知道現在的皇帝還是李淵,待李佑繼位還不知要到何時,在這之前需得保下他們的性命,這不是為他們脫罪是什麼?

秦王府的文臣神色掙紮了片刻,在心中暗暗一歎,臉上閃過一抹無奈,而後齊聲道:“多謝殿下。”

“這些時日還要委屈諸位,帶走。”

而後唐臨等人在李佑的示意下將眾多文臣羈押了出去。

眾人走後,李佑的目光落到了一臉悲慼的長孫無垢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