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李淵為何不怕他再造反,隻因為李世民一死,就隻剩他這個太子了,隻要熬到李淵退位,即可光明正大的享受皇位,哪裡還用費什麼事兒再去造反。

隻見李淵沉吟幾息後,無奈的擺了擺手:“行了,他們就交給你了。”

“是,父皇。”

“可還有事?”

“至於世民秦王府內的家眷又該如何處置?”

李佑微微抬頭看向李淵。

“你一併處置了吧,朕有些乏了,退下吧。”

“兒臣告退。”

李佑隨眾人起身,而後帶著李世民的屍身緩緩走出大殿。

正當走到太極宮門口之時,李佑似乎想到了什麼,腳步微微一滯。

“簽到!”

在心中默唸了一聲簽到。

今日的簽到還未簽,而眼下正是太極殿,不知能簽到出什麼好東西呢?李佑暗暗想到。

“恭喜宿主簽到,獲得【人道龍氣】。”

人道龍氣?

李佑眸子中閃過一抹疑惑,還是等回府之後再行檢視吧。

剛剛打開宮門,隻見薛萬徹帶著狼狽不堪的陳宣走了過來,李佑撇了一眼殿內,而後緩緩開口:“陛下有令,內侍總管陳宣以下犯上,不尊帝顏,藐視聖威,私闖太極殿,著五馬分屍,即刻執行。”

“謹遵聖令。”

陳宣身子一軟,頓時癱坐在地,終究還是失敗了嗎?

自己身為內侍總管,即便是太子和秦王都對自己和顏悅色,為什麼要為了一些金銀將自己置於險地呢?

嗬嗬,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罷了。

隨後被薛萬徹命人拖了下去。

其後果必然是五馬分屍,這在唐朝恐怕也隻有這傢夥有這個殊榮了。

“將秦王安置在宗人府內,明日上朝再說。”

“是,殿下。”

“謝叔方。”

“末將在。”

“你隨本王去一趟秦王府。”

“是,殿下。”

···

就在秦王等人離開秦王府後,長孫無垢便察覺到了一絲不安,對於李世民起事她也有所瞭解,隻是她隻是一介婦人,自然不好插手政事,隻能在府內為秦王祈福,希望秦王能事成完美。

隻是過幾刻,秦王府便被太子宮來人團團圍了起來,而且隻圍不攻。

府中,秦瓊看著府外的陣勢,眉頭微皺,按理來說,若是太子遇險,門外這些太子兵衛必然會強攻秦王府,以達到圍魏救趙的效果,但是隻圍不殺,讓他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隻是秦王等人剛剛進宮,而且計劃周詳,冇有一絲漏洞,即便是再不堪,也不會這麼快就失敗,所以這一切,隻不過是他的猜測罷了。

“秦將軍。”

正在秦瓊失神之際,隻見一個嬌柔的女子緩緩的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

“末將拜見王妃。”

“秦將軍不必多禮。”

“可有秦王的訊息傳回來?”

“尚未有。”

冇有嗎?

就在適才,他感覺到心中慌亂無比,再冇有心思祈福唸佛,也隻能出來散散氣,而後便見到臨陣以待的秦瓊,所以纔有了這麼一問。

“王妃不必多心,秦王身邊俱是沙場悍將,而且更有尉遲恭這位武道一品,即便是在宮內,也罕有人敵,必然不會出事兒的。”

聽了秦瓊的話,長孫無垢的心才緩緩的放鬆了不少。

“若是有秦王的訊息,還請將軍及時命下人告知於我。”

“末將遵命。”

正在長孫無垢準備回府之時,一聲聲急促的馬蹄聲響起,而且聽陣勢還不少的樣子。

長孫無垢望向秦瓊,秦瓊眸子閃過一抹疑惑。

距離秦王進宮,也隻不過過去一個時辰而已,即便是速度再快,也不該如此之快。

“待末將前去一觀。”

而後便躍上府牆之上,遠遠的看見一道塵煙飛揚,而馬上的人影他十分熟悉,隻是卻不是秦王,而是太子。

隨即秦瓊臉色一變。

怎麼會?

即便是太子需要出城,也該經過玄武門,而秦王如今正在玄武門設伏,太子是怎麼出來的?

這是其次,再看其身後的兵士身上甲冑還沾染著點點血跡,這是經曆過大戰纔有的跡象。

失敗了!

秦瓊心頭一顫,雖然不敢相信,但是現在唯有這種解釋了。

秦瓊臉色略顯蒼白,無力的扭過頭看了一眼長孫無垢。

“秦將軍,下來吧。”

長孫無垢是個聰明的女人,僅僅從秦瓊的臉上就看出了一些端倪,來人並非秦王,甚至有可能是來抓她們的,想到此,長孫無垢臉色同樣一白,而後腳下一個趔趄,在快要摔倒在地之時,被身後的侍女一把扶住了。

“王妃。”

侍女擔憂的看著長孫無垢。

“無事。”

長孫無垢擺了擺手,起身看向秦瓊。

“秦將軍,不知來人是誰?”

“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果然還是失敗了嗎?

長孫無垢一臉的悲慼。

“讓太子殿下進來吧。”

“是,王妃。”

“派人通知房玄齡和杜如晦來此。”

“是,王妃。”

在那日之後,房玄齡和杜如晦就冇有再出過秦王府,這畢竟是謀逆的大罪,足以讓他們人頭落地。

隻能在秦王府中等待秦王起事功成之後,再行出麵,屆時他們就是從龍之臣,必然會受到重用。

隻是,現在看來,結果不會令他們如願。

李佑帶兵行到秦王府,隻見唐臨等人正守在秦王府外,而府門依舊緊閉,這是李佑提前告知的,府內有秦瓊在,他們想要強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也隻是罔顧送了性命罷了。

所以李佑下令,隻圍不攻!

“殿下。”

“嗯。”

“殿下,玄武門之事可是平定?”

“嗯!”

唐臨等人大喜,而後躬身一拜,秦王造反,那便證明再無登臨帝位的機會,這樣一來,那個位置遲早會是太子,而他們這些太子府僚豈不是意味著將會受到重用?這由不得他們不高興。

“恭喜殿下。”

“行了,府內安好?”

“臣等一直在府外侯著,未見一人出來。”

“收兵吧。”

“殿下,這是秦王府,若是收兵,那你的安危?”

“有謝將軍在,無礙。”

唐臨等人見李佑一臉的堅決,也隻得揮手將撤了兵將,隻是兵將雖然撤離,但是他們卻跟在了李佑的身後,對此,李佑倒也未曾說什麼。

正當李佑想要派人上前叫門的時候,隻見府門吱嘎一聲打了開來。

一道嬌柔,倩美的身影率先走了出來,身後是一位著甲持鐧、十分英氣的中年將軍,隻是除了臉龐有些黑外,反而像是一個飽讀詩書的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