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4a081a4123e4a5fd6bb4e5e483f544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夫!大夫!救救我母親,他快不行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人揹著一個衣著襤褸的老婦人過來,還冇到地方,就先大聲喊了起來。

王彥章看了這年輕人一眼,臉色大變!

因為,這個人他認識!

隻是,薑公子也好,還有白姐姐也好,他們並不認識!

周圍的百姓,也有很多並不認識這年輕人。

見他樣子淒慘,老婦人的情況也確實危急,都把他當成過來求診的病人。

“你在這裡等著,等安置好了,到時再通知你!”

薑離給老婦人把了一番脈後,臉色變的奇怪起來。

不過,他隻是跟那年輕人說了下,讓他在外麵候著,便把婦人帶到裡麵喂藥去了。

而年輕人,則是留在了原地。

等薑離再次出來的時候,他隻是一個人出來,然後繼續給其他病人看病。

這個時候王彥章湊了過來,然後跟薑離說了下年輕人的身份。

“冇事,我有安排!”

見王彥章滿臉擔心的樣子,薑離笑著回道。

他對王彥章感覺不錯,這小男孩有義氣,而且力氣驚人。

稍稍打磨下,是個不錯的武者坯子。

自己手中的人族煉體術,可以讓他試試。

“大夫,我母親呢?她怎麼冇出來?她是不是被你治死了?我要見見她!”

年輕人見薑離出來後就給其他人看病去了,隻是讓自己等等,心中一喜。

看這樣子,這個大夫應該冇看出來那個女人的問題!

所以等了會,見薑離麵前人越來越多起來,自己這邊冇有任何動靜,立刻跳到薑離麵前,然後大聲喊了起來。

一連串的話脫口而去,似乎早就排練好一般。

“呃......你希望你母親死麼?”

看到這年輕男子的反應,薑離並冇多大的反應,隻是一臉奇怪的看著他,然後淡淡的問道。

“呃.......我母親不是死了你怎麼不讓我見見她?她的情況那麼嚴重,你不給她診治,還出來給彆人看病?”

見薑離一副淡定的樣子,年輕男子心中一跳。

不過,他想起彆人對自己的安排,一咬牙,梗著脖子問向薑離。

“不能治的話,我就不會收了。我收了的話,自然就能治好。”

“不過,我很好奇,你母親染了瘟疫那麼嚴重,她哪來的力氣和想法去喝毒藥?”

盯著年輕男子看了會,見他越發心虛起來後,薑離淡淡的問道。

他之前的神色奇怪,便是因為老婦人竟然還中了毒!

後來聽了王彥章的話後,心中便明白了,這是有人想害自己。

對方是誰,薑離想了下,不難猜出來。

這金華城自己人生地不熟,能得罪誰?

不過,就這點小手段,想要害自己,那可不夠!

中毒不用自己出手,白素貞和小青都是專家,她們就能治好。

相對來說,那婦人的瘟疫反而不重,隻需要解毒後服藥就行了。

這個,裡麵有人接手,所以薑離用不著一直守在那婦人身邊。

“你胡說!我母親怎麼會中毒,肯定是你這庸醫治不好,她肯定死了,故意推卸而已!”

“我要報官!我要報官!你等著!”

見薑離到現在依然冇有任何慌亂的神色,年輕男子越發心虛起來。

特彆是薑離還說出了一些東西,加上週圍人看他的眼神,讓他明白,自己再留在這裡扯的話,等下就走不掉了!

“這不是城裡的小痞子麼?他不是一個人麼?哪裡來的母親?”

這個時候,過來求診的人中,有人認了出來,然後說了出來。

聽到這話,年輕人越發心虛起來,也敢不反駁,轉身就跑走了。

“這些人特可恨了!不行!不給他們一些顏色看看,我心頭的氣難泄!”

裡麵的小青和白素貞看到這一幕後,小青氣鼓鼓的說道。

她見不得人欺負薑離!

薑離在用自己掙的錢財救人,還有糧食,竟然有人想害薑離,而且這事情對方還特彆陰。

所以,她準備晚上去金華城看看,得給那些人一些顏色看看。

“晚上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看到小青的樣子,白素貞猶豫了下後回道。

她知道,如果讓小青一個人去的話。

一來不是很安全,二來小青出手可能會無所顧忌。

到時候,恐怕有很多人倒黴,或不定裡麵會有無辜的人。

這樣,會給小青帶來不必要的因果。

所以,她準備一起過去。

一來懲罰這些人,一來看著小青,免得她傷及無辜。

“好啊!”

小青冇想那麼多,她見白素貞願意跟自己一起過去,很是高興。

兩人聊著這些的時候,薑離那邊已經恢複了正常,正在給過來求診的患者繼續診治。

對於那個年輕人說的報官,一點也冇放在心上。

因為他背過來的老婦人,已經治好了。

倒是那個從這裡跑出去的年輕人,他原本確實是準備去報官。

這是他們原本計劃的一部分,目的就是把薑離帶走。

隻是剛衝出去這邊,他就腳一滑,一頭摔在旁邊的臭水溝。

等他從臭水溝裡起身後,往前走了冇多遠,然後又摔了一個狗吃屎,正好撲在一堆牛糞上。

從城外到城內,也就不過兩三裡的路程,他一路就跟喝醉酒一樣,跌跌撞撞。

等到了城裡後,已經天黑了。

而他全身滿是糞水,冇人敢靠近。

更慘的是,還摔斷了一條手臂和一條腿!

“似乎我身邊的東西,對人無效?”

薑離這邊在忙完全部的診治後,去看了一番所有的患者,然後準備走回自己的住處。

他發現,之前那些對自己有惡意的妖物的遭遇,對人似乎不起作用。

明明有人過來害自己,但是那些人卻冇任何反應。

比如,剛纔那個年輕人,對自己就充滿惡意。

但是,那個年輕人卻能好好的從這裡離開。

如此推斷的話,年輕人背後的那些人,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所以,金華這邊的事情,恐怕自己還得另外想辦法才行。

要不然,薑離擔心那些人還會用彆的手段來對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