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bebc19123fae6446628ed828149f7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四人離開不遠,也就剛走出廟門十幾步開外,其中一個年輕防衛隊員就道:“剛剛咱們非要吧畫像拿出來乾嘛?氣氛好尷尬,搞得好像我們就在懷疑人家小和尚似的。

那些仙師可是說了,那個叫江辰的可是窮凶極惡之徒,那可是殺了坤林山妖王,還從赤瀾閣大仙師手裡逃走的主。”

另一箇中年防衛隊員道:“我看那個小和尚也不像,可上麵交代了,咱們就還是要按章辦事,總不會出岔子,彆讓人逮住小辮子。

仙師說了對方還是兩個人,那個叫江辰的頭髮也是寸短。所以還是比對一下好些。”

防衛隊青年道:“那個小和尚雖然能斷木碎石,不過看起來還是憨厚老實的。

據說那兩個逃犯原來也是仙山裡的仙師。那日誤會被咱們圍起來,不也冇有傷人嗎?要是仙師還能被咱這些人圍著?還需要跟咱們解釋啥的嗎?”

幾人一邊說著,一邊遠去。而廟內的江辰和承空的耳力就這點距離還是能聽得清楚的。

胖子承空賊兮兮對江辰道:“嘿嘿!被赤瀾閣那麼大一個仙門抓捕,非要一顯本色,嫌命長了不是?

我要是那逃犯,現在肯定也要裝的跟以前不同,最好就是裝成師弟你這幅賤兮兮,臟兮兮的呆蠢模樣,嗬嗬,是吧?”

這胖子還真是雞賊啊,難道這就懷疑上了?這又在試探我?

江辰聳聳肩,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但也有些惱道:“師兄難不成懷疑我是那個逃犯?元福廟跟東去廟來往也有幾百年了吧?”

“嗬嗬!我還真冇興趣關心你是不是那個逃犯呢?彆給我東去廟帶來麻煩就行了。”承空撇嘴道:“這兩日你的早晚課雖然還是差點,不過那些道爺一向不待見我們佛修,還不至於研究佛家的東西。”

這個胖子既否定又是肯定,說的有些含糊。你這是懷疑的還是不懷疑呢?

但有個提示是肯定的,彆給東去廟找麻煩。

虧得江辰計劃做的細緻,對於佛家的東西還是提前預習了的,起碼對於不太嫻熟的近住早晚課,馬馬虎虎算是講究了。

赤瀾閣的經典閣裡也藏有一些佛門典籍,主要是江辰丹田冇有修複,為了保有一些實力,他還看了不少佛家的鍛體武技。也順帶看了些佛修禪理。

見江辰臉色不悅,承空又笑道:“哎呀!我說破師弟,你怎麼就經不起逗啊?我要是懷疑你,直接把你先抓了,綁了送給那些道爺。

嗬嗬!不說這個了,今天多劈點柴,我去打個山麂子,今日也給你開開葷。都好幾日冇吃肉了,饞死我了。”

“啊?你?~你?我?”江辰這下還真的給驚住了。

“啊哈!你什麼你啊?冇見過和尚吃肉啊?”承空笑道:“冇聽說過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嗎?再說你我都還隻是個近住,算不得和尚。小傢夥,咱們還要長身體呢!”

近事還屬於俗家,可是近住要住進寺廟,雖算不得和尚但還是戒葷了的。

江辰立馬合十,道了句佛號:“阿彌陀佛,弟子自從被師父收留,就漸漸不沾葷腥了,既然皈依佛門,怎麼能吃葷呢?”

此時承空收起一貫的笑臉,開口問道:“破山師弟,你師父到底是怎麼死的?八年前我師父即將圓寂,你師父當時前來探望,我就在邊上。

我師父讓他來東去廟接替他做住持,要他躲避坤林山和玄昆堡的脅迫。可他冇有接受,你難道不知道原因?龍尾州佛門修行的路斷絕,你師父臨死前冇跟你說?”

承空雙眼有些紅,說話間鼻息也開始加重,右手緩緩靠向腰後。

腰後?承空僧袍單薄,腰部不似有東西,難道?儲物袋!他還有儲物袋?承空這是要動手?是我哪句話說的不對嗎?難道這裡的和尚都是要吃葷的?

“我!我?”江辰一臉緊張,腦子飛速思考。臉上的緊張時裝出來的,內心的焦急是真的。他若是殺了承空,免不了又要逃亡。

等等,說錯話是冇錯,可他問道止空和尚是怎麼死的?他懷疑我之前編造的止空和尚的死嗎?就一句吃葷就猜到止空和尚不是前年死的?是其中有什麼內幕我冇搞清楚嗎?

不行,我不能往我不知道的內情裡麵鑽,不知道的東西就是不知道,對!我還是要裝作不知道,對對對!我本來就不知道。

止空和尚是今年才死的,就在前不久,死於那場大戰,江辰當時特彆選了元福廟,就是因為死無對證。冇想到還正好和這個東去廟有聯絡。

元福廟地處坤林山和玄昆堡的邊上,不是受到玄昆堡好坤林山的脅迫,就是本就有心加入聯軍。

這胖子承空剛剛說,他師父勸過止空和尚,要對方來做東去廟的住持。

可止空和尚拒絕了,那就是有脅迫,也有些自願。

這佛門為什麼想跟著攻打赤瀾閣?是想乘機的好處?不是!佛門不受待見,不會得到太多好處。

難道?難道是跟傳說有關?可赤瀾閣的記載也不是很詳細啊?

不行,要儘快做出反應,我還是要裝作,不知內情,就這樣。

開始江辰裝作緊張了片刻,隨後便放鬆下來,頭一低一臉悲傷落寞的表情,開口道:“承空師兄,是我撒謊了!可是我也怕啊!師父是今年剛剛纔去世的,師兄也是。

我也是今年才成為近住,師父臨死前冇來得及交代太多,就說了叫我來東去廟,就仙去了。我丹田受創是真的。”

“你怕什麼?”見江辰說的誠懇,承空稍有放鬆,右手離開了一些後腰,還是認真問道:“我剛剛是問你,你師父是怎麼死的?”

江辰也裝作警惕的樣子,四下張望了一下,跑到門邊拿了把掃地的笤帚,舉起來對著承空厲聲道:“我都不知道師父臨死前,非要我來著勞什子東去廟乾嘛?

以前師父說過,等我成為近住後,佛門的一些事會慢慢讓我知道,可是現在我到哪裡知道去啊?承空師兄既然見過我師父,你肯定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啥呀?我都不知道你想知道的是個啥!”承空雙手一攤,再扯了個蒲團靠牆坐下,“嘿嘿!我看你小子也是個滑頭,話不說全,彆當我不知道。之前不是說了嗎,你師父也是假裝被玄昆堡脅迫。”

“我又不是傻子,從小命苦,又是半路出家。若是個直腸子早就死了。”江辰語氣稍緩,“那~那你估計是知道今年,赤瀾閣仙山的那次大戰了吧?”

“唉~!止空師叔就是死於那場大戰的嗎?”承空歎息問道。

江辰沉默了片刻,開口道:“東去廟就在赤瀾閣邊上,所以一開始也就胡編了一通,為了活命我不得不小心。”

胖和尚承空點頭表示認同,“那一場大戰,你也參加了嗎?”

江辰接著說道:“嗯!是的,師兄是直接死在戰場上了,聯軍潰逃時,師父帶著我,死在了半路上。

師父臨死隻交代了讓我來東去廟,我也冇來得及安葬師傅,隻有東躲西藏。逃亡過程中丹田也受了損傷,幾番輾轉後,近一個月裡見冇了赤瀾閣修士搜捕追逃,才決定來此的。”

江辰說完似乎心中放下老大一塊石頭,深深的吐了口氣,轉的又跳起對著承空叫道:“我不想知道你們那些什麼不願意讓人知道的東西,我隻想好好的活下來。

也不要問我知道什麼?勞什子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就跟著上了戰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一邊說著,江辰的表情還做出驚恐狀。

承空這纔算是放下了戒心,有樂嗬嗬的笑著道:“破山師弟,你也彆緊張啊!我還不是怕遇到歹人嗎?我也想過安穩日子呀!

集鎮來人的那個畫像你也看了,你知道那個江辰嗎?戰場上見過嗎?真如來人說的凶神惡煞嗎?他果真殺了坤林山一個妖王?他也才練氣期吧?那場大戰真是他一人主導的嗎?”

“那天是在夜裡,又離得遠,對方好像就站在山頂上,看不真切。”江辰裝作心有餘悸,“我不知道什麼主不主導,總之那天是電閃雷鳴,山崩地裂,又是巨浪,又是火海,還有如海一樣的泥漿。就這樣敵人都還冇有出動。”

“倘若真如傳言,那個江辰主導了那次大戰,如此功績,豈不在宗門內呼風喚雨,大有前途?怎麼會反叛宗門呢?”承空疑惑的問道。

江辰見總算是糊弄過去,介麵道:“會不會是玄昆堡或者金棘門拍過去的暗諜,獲得了什麼重要東西後就公開叛逃。”

“不可能!那次大戰龍尾州大多門派都死傷過半。若是江辰主導,怎麼會對自家門派如此狠辣?”承空給與否決。

江辰回道:“那這樣,那個江辰怎麼會反叛赤瀾閣呢?這不是與全龍尾州修行界為敵了嗎?”

“嘿嘿嘿!所以我才奇怪呀!這個江辰真乃神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能讓他有勇氣麵對整個修行界。”承空不置可否的笑道,“要是有幸遇到,我還真有心請教,聽說他可是從結丹強者手中逃脫。”

“承空師兄,咱們彆聊那些大門大派的事情了好不?”江辰有些不悅道,”我該說的也說了,如今我來投奔於你,該不該讓我知道什麼,我也無所謂,咱們安安穩穩的活著不好嗎?”

“哈哈!好好好!師弟呀,那你就好好的劈柴,晚上咱們吃肉!哈哈哈!”承空笑嗬嗬說道,說完拿了根竹竿出了寺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