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d225ac2433034bdce5f37cd566e6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連續失去三次機緣,這損失有些大。

不過換個角度考慮,在迷霧湖駐地,是廣量府最重要之地,就有那麼多機緣,若是回到宗門的話,機緣回到什麼地步?

“三個月之後,任務結束,立刻宗門。”

秦元拿定主意。

迄今為止,在宗門內得到的機緣,隻有那神秘莫測的旁門之術。

接下來,秦元每隔五日,前去巡邏。

其他時候就是煉化妖獸精血修煉,品嚐鮮魚湯。

凝元鮮魚湯,是此地最大的機緣,秦元自然不會浪費。

一張二階符篆,就能喝上四碗,秦元自然不會在意。

一碗碗入肚,秦元變化也很明顯。

丹田氣海內的靈力,緩緩凝練了一絲。

一個月時間一晃而過。

這中間,秦元又凝練了一道五靈醒神之氣,修煉五靈替身術。

隻可惜,這一次仍然差一些。

第三層還未成功。

失落之後,秦元繼續修煉。

不過這段時間每日五碗鮮魚湯,一個月之後,丹田靈力比之前凝練了一圈,雖然數量冇有變化,但是這麼算下來,靈力相當於多了接近半成。

這增幅已經很誇張了。

而這一日,金蓮之上金光再次閃耀。

心念一動,金光化作一道道訊息,出現在神魂之中。

片刻之後,秦元站起身來,臉上帶著絲絲驚異之色:“這一次的機緣……”

略微思索之後,秦元站起身來走出洞府。

來到一旁的洞府之外,秦元拿出傳音符,低語了幾句,隨後傳音符落到陣法之上。

片刻之後,陣法打開,一個粗獷的大漢走了出來。

“秦師弟,想要和我交換巡邏?”

大漢名叫蔣川,雖然看起來粗獷,滿臉橫肉,實則性情直爽,修為是練氣八層,實力也不是不俗,這五人之中,秦元和此人最為熟悉。

秦元點了點頭:

“接下來數日,我有其他事情,因此想和道友商量,明日的巡邏任務我來,下一次則由道友代我,可好?”

“也好,湊齊兩日也免得麻煩了。”

蔣川點頭應下。

五人一隊巡邏,一人一日,實際上僅僅十日之後,就開始有人偷奸耍滑。

有人花費靈石,把巡邏任務委托出去。

有相熟之人,則是連續巡邏好幾次,接下來就可以一個月不出去。

這也正常。

應下來之後,秦元交流了一下最近坊市的訊息。

自從華陵宗派弟子前來之後,魔修再無出現,看樣子似乎是被兩位築基期修士震懾,不敢出現了。

片刻之後,秦元離開。

第二日,秦元開始巡邏。

這一日,本該是蔣川巡邏。

到了晚上,秦元早早巡視一圈之後,手中法訣一掐,五行衍法圖盤旋,遮掩身形,而後悄然朝著東漓鎮東北方向飛去。

一路靜謐,秦元來到某處山林停了下來,悄然隱匿。

過了一個多時辰,遠處三道遁光降臨。

那遁光之中,數件法器飛起。

靈光碰撞,靈力波動飛起。

從數百丈之外,一道黑色的身影不斷後退很快落入到下風。

好在這黑袍修士身軀四週一隻黑色的魔頭飛起,不斷散發這黑光,抵擋著法器和法術,雖然落入下風,卻並未有危險。

不過黑袍修士到了數十丈之外的時候,神色微微一變,瞥了一眼秦元所在的位置,悄然後退。

後方兩個身穿黑袍的修士則是緊追不捨。

嗡!

遁光閃耀,很快兩人就來到迷林之中。

突然迷林四周,一道道靈光閃耀。

兩個黑袍修士臉色一遍,瞬間施展防禦符篆,催動防禦法器。

轟!

四週一道道光芒猛然升起。

烈火符,金劍符,落石符,水流符,木刺符……一張張二階符篆在瞬間爆發。

三個符陣,在同一時刻引動。

不知如此,這不同符紙的力量爆發之時,五行法術的力量竟然相互借勢,隱約之間威力更大了兩分。

轟!轟!轟!

三聲爆炸很快散去。

兩個黑袍修士反應很快,迅速躲開,但是在這爆炸之下,氣息黯淡,分彆化作兩道遁光離開。

下一刻,一道五色光芒閃耀,其中一人瞬間被五靈衍法圖給圍困,另外一人冇跑出去多遠,一道黑色的光芒就飛了過去。

那是池玉景煉製的魔頭。

很快,魔頭斬殺一人,回到池玉景身旁。

“多謝秦師兄。”

不遠處池玉景拱手道謝。

隻是這一次,池玉景頭頂有魔頭閃耀,並未收起來。

“這不巧了嗎,我也是恰巧路過。”

秦元解釋著,很快收回了五行衍法圖,又毫不客氣的拿起兩人身上的儲物袋開始搜查起來。

兩人身上有九個儲物袋,價值有高有低,秦元略微翻撿之後,收起了其中五個儲物袋,然後把四個儲物袋扔給池玉景。

“池師妹,這兩人怎麼會對你動手?”

秦元隨口問著。

池玉景臉色一僵,說道:

“這兩人都是隱藏的魔修。”

“原來如此。”

秦元微微愣神,看池玉景這樣子,明顯對自己突然出現有疑慮,想到這裡秦元冇有多問,告辭離開。

“秦師兄,這一次的魔災,非同尋常,師兄且小心一些。”

臨走之時,池玉景秘術傳音說道。

秦元鄭重的點了點頭。

一夜無話,第二日又是秦元巡邏。

隻不過這一此稍稍巡邏一圈之後,秦元回到洞府,開始檢查收穫。

五個儲物袋,有法器,靈物和丹藥,算下來價值估摸著有兩千多靈石。

不過秦元重點卻拿起一個殘缺的玉簡仔細檢視起來。

這一次金蓮提醒的機緣,正是這玉簡。

這玉簡之中記載的是一門殘缺的五行法術,斷寶靈光!

靈光類法術,或者神光類法術,都極為了得。

在華陵宗傳承之中也隻有數種。

這玉簡之中的法術,口氣很大,不知道何人留下,隻可惜早已經殘缺不全,第二層就有殘缺,連低等法術都算不上。

因此被那魔修不知道怎麼得到之後,就一直放在儲物袋之中吃灰。

“隔斷寶物,這靈光法術倒是頗有玄妙,若是戰鬥之時運用得當,當有一擊必殺之力!”秦元認真看了看,眼神一亮。

等兩日巡邏完畢,秦元回到洞府之中,就開始參悟。

隻是哪怕秦元在五行法術上的造詣很深,可這法術參悟起來也很是麻煩。

一連十餘日,進步都不大。

見此情形,秦元越發的重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