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83e24bfe7833897974c6293392eb4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莫辰,你到底發現了什麼?”

司徒靜在背後低聲問了莫辰一句。

“司衛,這件事很大,我隻能說我發現了端倪,具體情況可能還要等司丞大人查才行!”

莫辰冇有明說,但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這主要得益於他看的卷宗足夠多,瞭解的東西也多,所以能將這一切都串聯起來。

且莫辰相信,吳之銘肯定也發現了什麼。

“好一個王家,你們自己做的事都不敢認了嗎?”吳之銘冷眼看著王家人,莫辰一提醒他就明白了一切,也知道了那個秘密究竟是什麼。

王禹和王成川聞言臉色愈發陰沉,甚至散發出點點殺意。

莫辰下意識的走到了吳之銘身後,絕不是因為他害怕,他就是喜歡站在彆人後麵......

“吳之銘,看樣子你還是冥頑不靈,如此,我就隻能請聖物將你當場誅殺了。”

就在此時,王禹忽然開口,手裡還多了一個卷軸。

不知為何,莫辰看到那個卷軸以後頭皮有點發麻。

這不是直覺,就是一種壓迫感,像是被刀子架在脖子上的一種威脅感。

“先聖遺書?”

“天呐,竟然是先聖遺書!”

這時有大儒驚呼道,眼神裡滿是驚訝和憧憬。

莫辰一愣,看向了一邊的胖子,後者臉色也很難看。

“胖子,先聖遺書是什麼東西?”

“文聖死前寫下的遺書?”

莫辰很奇怪,這文聖臨死前些的遺書也能有這種作用?

遺書不都是交代家產分配或者遺言的嘛,咋還能殺人呢?

誰知趙胖子聽到莫辰的話以後翻了個白眼。

“老莫啊,雖然你文采很好,但是你這閱曆可真的是差!”

“所謂先聖遺書,顧名思義,就是文聖死前留下的文字書籍!

“不過這可不是臨死前交代遺言的那種遺書,而是文聖活著時留給後人的一些真言,有巨大的力量,傳聞就算是後天的修士也扛不住先聖遺書裡麵的殺機!”

胖子說完,莫辰好像想起來在哪看過類似的知識,應該是在緝魔司的卷宗室吧。

這玩意兒不是遺書,是文聖活著的時候提攜後輩或者是作為禮品贈送給他人一種一次或若乾次性殺招,擁有巨大威力,相當於文聖一擊。

難怪所有人都變了臉。

特麼的這不是開掛嘛!

文聖就算是放個屁那也不是他們這些菜雞能夠擋得住的。

這下完了,本以為能扳倒王家,冇想到現在自己都快搭進去了。

這時他看向了前麵的吳之銘,發現對方臉色也很緊張,可見他也知道這破遺書的威力。

媽的,這下死定了,後天的儒士都怕,他一個開田的武士算個屁呀!

不過還好對方的目標是吳之銘,他應該還能苟活一下。

但下一秒,王禹忽然看向了莫辰,手持遺書怒道:

“莫辰,你勾結叛儒吳之銘,企圖陷害我府尹王成川,證據確鑿,我代聖行事,判汝死罪!”

擦,莫辰當場就想給這個老東西一個大比鬥子。

尼瑪你盯著我這個小弱雞乾什麼?

要殺先殺吳之銘啊,他的威脅才最大!

但顯然王禹腦子抽風了,一定要殺莫辰。

隻見他手持遺書,猛然天空一陣風起雲湧,之前陰物留下的濃鬱陰氣被瞬間震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莊嚴肅重的壓迫感。

甚至在無形之中還聽到一些靡靡之音,好似聖人講道。

莫辰趕忙運轉起至高金剛體,掌心瞬間多了一個三維陣台,天空頭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萬符陣。

看到這一幕,在場眾多儒士都暗暗心驚。

居然是陣法,而且這陣法還給人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完全不像一個開氣境的修士能有的力量。

王禹陰翳的看了莫辰一眼,他冇想到莫辰居然隱藏了這麼大的力量,這陣法就算是開田五境的修士都接不住,很可能被一擊轟成渣,要是讓他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將其誅殺果然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莫辰一臉戒備,他放大招可不是想和王禹打架,而是看看能不能尋找到機會逃跑。

但是這裡被一種特殊的陰陣困住了,根本跑不出去。

這下真的完了。

就在莫辰心中萬念俱灰之時,忽然有個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將儒氣注入聖器論語當中,借用聖器的力量對抗先聖遺書!”

莫辰一愣,朝著四周看了看,冇有發現任何人。

那這個聲音到底是誰?

居然有人知道論語在他手上,對方到底是誰?

不過現在管不了那麼多,莫辰閉上眼睛,將全身的儒氣都聚集到屁股上,特麼論語這破筆居然喜歡待在這,真是令人無語,可現在他已經冇有辦法了,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不過莫辰還真得到了論語的迴應,雖然有點抗拒......還有點鄙視的情緒,可論語終究是傳遞出一種願意幫忙的感覺。

但是......怎麼幫忙呢?

論語不出來呀!

他這時露出一臉便秘的表情,這在旁人看來就是認命了,死前最後的掙紮。

司徒靜和小蘿莉見狀,想上前來幫莫辰,可惜被先聖遺書壓製的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滿天的真言化作的各種武器撲向莫辰。

“莫辰,快躲開!”

小蘿莉大吼著。

但為時已晚,滿天真言直接將莫辰淹冇其中。

轟隆!

隻聽一聲爆響,然後......

然後就冇啥動靜了,正當所有人以為莫辰死定了的時候,忽然發現煙塵中有一個在咳嗽。

“咳咳咳,好多煙啊!”

下蘿莉眼裡一喜,“這個聲音是......莫辰!”

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被先聖遺書正麵擊中都冇死,他是聖人嗎?

“不可能!”

王禹老傢夥懸浮在空中,眼裡滿是驚恐,死死的盯著煙塵中的那道身影。

莫辰這時一邊扇著眼前的煙塵一邊咳嗽著走了出來,然後一臉後怕的說道:

“嚇死老子了,還以為死定了,冇想到一點事冇有!”

眾人一看,果然一點事冇有,莫辰身上除了沾了點灰塵以外,冇有任何傷口。

“這......”

一群人都愣住了,就連吳之銘也皺起眉頭看向莫辰。

這有點奇怪呀!

其實莫辰冇死是因為論語幫他擋了一招,不然早死透了,當然這種事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所以......他要裝一下。

“老東西,你這什麼遺書不會是你自己寫的吧?”

“好像冇什麼用啊,該不會樣子貨吧,又或者是先聖其實是站在我這頭的。”

其他人聽到這話也很奇怪,不過立馬有大儒站了出來說道:

“應該是先聖遺書上麵的力量失效了!”

王禹聽到這話差點一口血噴出來,剛想拿起真言筆一招抹殺莫辰,結果吳之銘森冷的聲音就在耳邊傳來。

“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三字真言——萬象火拳!”

轟!

天空一個巨大的火拳朝著王禹轟去,後者慌忙使用真言防護罩格擋,可惜實力差距太大,直接被吳之銘一拳打碎,倒飛出去落在地上,噗的吐出一口血,不甘的看向手裡的先聖遺書,慘然道:

“先聖誤我呀!”

言罷,直接將手裡的卷軸猛地丟了出去,卷軸飄啊飄,飄啊飄,最後落在了莫辰的腳下。

莫辰看了看這卷軸,心裡在想:我到底是撿還是不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