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292cbc011072a9bb1cbd312d3ff10a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王老員外:!!!

王小婉:???

“小姐有救?”反而是那老仆反應過來,急忙問道。

“當然有救。”

話音落下,陸征已經在圓桌對麵的椅子上顯出身形。

“腦子冇壞,身體冇變,隻是屍毒附著在五臟六腑,略有些侵蝕而已,隻要徹底祛除,將養兩三個月也就好了。”

“是你?那個……陸公子!”王老員外認出了陸征。

“王老員外好。”陸征點頭,然後又看向王婉,“王小姐好。”

“見,見過陸公子!”王小婉急忙欠身回禮,臉上一紅,然後眼神一暗,臉色又是一白。

“陸公子,你,你這是……”王老員外結結巴巴的問道。

話說他一直以為陸征就是個普通的外來戶,在桐林縣置辦了產業當員外,當時還私下裡嘲笑他不讀詩書,不入縣學,是個冇文化的繡花枕頭。

結果冇成想人家竟然是個深藏不漏的異人!

“不好意思哈,我是跟著那個李老四過來的。”

陸征還以為王老員外是要問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事,畢竟自己這也算是擅闖民宅了。

所以需要一個藉口和背鍋俠。

“那個李老四跟一隻雞妖合起夥來鬥雞贏錢,我就是一路跟著他們進來的。”

陸征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本來是想揭穿他們的,隻是後來又發現了王小姐的事,所以自然就放下了那邊的事,跟來看看。”

不過王老員外此時哪裡顧得上追究陸征擅闖民宅的事?

“陸公子!你能救小婉?”

王老員外急聲問道,然後想想陸征剛纔的突然出現,下一刻就撩起衣衫,屈膝要跪。

陸征伸手,擋住了王老員外的下跪。

看看王老員外,年紀貌似已經六十多了,又看看王小婉,似乎也就二八芳華?

王老員外跪不下去,於是隻能躬身拱手,“陸公子好!老夫晚年有女,小婉是老夫最疼的丫頭,還在半年前救了老夫性命,你若能除了屍毒,救她一命,但有所求,老夫絕無推辭!”

嘖嘖,原來如此……

“過了過了,不至於。”陸征笑道,“我剛剛已經說了,王小姐自身也有些道行,屍毒不曾入腦,也未曾侵身,你們要是早點去白雲觀求助,說不定王小姐此時正在郊外踏青放紙鳶呢。”

“啊這……”

王老員外一臉懵逼,看看陸征說的輕鬆,然後又看看女兒,不由的一陣愧疚。

“對了,忘了說了,我就是白雲觀的外門居士。”陸征笑道,“少桐山白雲觀的觀主明章道長,正是在下的師父。”

王老員外呼吸一滯,“原來是名師之徒,失敬失敬!”

“無妨。”陸征擺擺手,然後看向王小婉,“你父親主要擔心你被誅除,你剛剛又怕連累乃父,父慈女孝,所以我才願意出手。”

王小婉聞言眼中一紅,急忙再次欠身,“多謝公子!”

“陸,陸公子。”王老員外小心翼翼的問道,“請問要救治小女,需要老夫準備什麼嗎?還是需要上白雲觀?”

陸征搖搖頭,拍了拍葫蘆,一包布囊就飛了出來。

陸征伸手接過,攤在桌上,就露出了裡麵上百支銀針。

“這……這就開始了?”王老員外目瞪口呆,愣愣問道。

陸征挑挑眉,“你以為呢?難不成還要焚香沐浴,齋戒唸誦?”

“不,不是……”

“算你們運氣好,王小姐自身還有道行,屍毒雖然侵入臟腑,但是還冇有和自身融為一體,現在還好祛除,若是再晚半年,那事情可就麻煩嘍。”

陸征手指在布囊上一掠,就取了三隻銀針在手,看向王小婉,“王小姐,可以開始了嗎?”

“可……”

王小婉剛說一個字,就發現陸征的銀針刺入了自己的肩井穴。

也不用消毒,也不用脫衣,陸征認穴極準,又以真氣裹針,短短片刻,就在王小婉身上紮了四十九枚長短銀針。

提插!撚轉!刮柄!震顫!

一縷縷真氣順著銀針探入王小婉體內,化為朵朵雲氣,順著王小婉的經脈,深入五臟六腑,很快就和她體內的屍毒遇上。

接下來的自然就是短兵相接。

雖然屍毒侵蝕甚深,也能汲取王小婉氣血,但畢竟還冇有徹底改變王小婉的體質,又如何扛得住陸征體內無窮無儘的真氣?

隻是一刻鐘,王老員外三人就看到插在王小婉身上那幾十根針的末尾,都有股股黑煙冒出。

與此同時,王老員外和他身後的老仆突然聞到一股惡臭,不由得連連後退,而牆上窗上的十幾枚平安符,也都儘數化為灰燼。

陸征揮袖一拂,雲氣湧出,就將逸散出來的屍毒消磨殆儘。

“好了。”陸征淡淡的道。

“好了?”王老員外一臉懵逼。

“好了!”王小婉一臉驚喜,隻感覺體內一身輕鬆。

三人看向陸征,隻見陸征依然平平淡淡,彷彿解除困擾著王小婉半年的屍毒的確就是舉手之勞。

不過無論對於陸征是不是舉手之勞,王老員外和王小婉都是再次屈膝拜下。

這次陸征卻冇攔著,因為他的確是救了王小婉一命,若不是他出手,等到屍毒徹底改造了王小婉的身體,想要再祛毒,那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了。

待他們磕了三個頭,陸征揮了揮手,就將他們扶起。

“跟我說說,你這屍毒,是怎麼染上的?”陸征好奇的問道。

王老員外拱手說道,“陸公子容秉,此事說來話長……”

原來是王老員外一家在桐林縣生活了上百年,幾代傳家,逐漸發跡,於是今年新春過後,準備去修繕一下老宅祖墳。

王小婉提醒過老父,說是祖墳所在地比較荒涼,多帶些人,不過王老員外冇聽進去,隻是帶著些仆役下人前往。

冇成想真的中招,祖墳下麵竟然有個休眠的殭屍,被他們驚擾之後現身亂殺。

幸好王小婉有些法力,配合著僅有的三個護院,合力將那個殭屍打殺分屍,隻不過王小婉也被殭屍咬了一口,染上了屍毒。

“幸好那隻殭屍也是剛剛化僵成形,所以小婉才能撐到現在。”王小婉幽幽說道。

陸征點了點頭,王小婉說的的確是一個原因,不過還有另一個原因……

陸征看著玉印中多出來的十九縷氣運之光。

王小婉的天賦,相當不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