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46fccddd23ae0b30598ea2ba863bc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轟!”

司南鋒費儘全力,才招出這道三分神雷,眼看凶鬼現身,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機會。

雷光當即拉長,化作紡錘形,對著棺材插落。

一眾弟子們看得連連叫好。

王福突然想到,凶鬼無法分心,豈不是可以趁機卜算一二。

他下意識舉起羅盤,旁邊有位師兄好心提醒。

“身在局中,牽扯不清,越算越亂,彆試了。”

王福深以為然,隨著易道術數修為漸深,他也知道了這條路子侷限太大。

想要算儘一切,關鍵在置身事外,保持隔岸觀火的位置,才能不受乾擾。

一旦親身入局,因果加身,變數接踵而至,再高明的算者也無法看清天機卦象。

“多謝提醒。”

王福收起羅盤,卻在袖中取出龜殼,暗中卜算起來。

局中局外,在於心境,而不在肉身。

王福默唸幾句度厄經,消除災厄、福源加身,心境步入高遠。

“現在還看你怎麼藏?

小算開始的瞬間,老凶鬼立刻察覺了,躁動起來。

呼呼呼!

棺材接連橫掃,逼得司南鋒倒退幾步,招來雷光將其逼退。

“怎麼回事?

司南鋒一指棺材內部,分化出幾道雷電,刷刷刺入其中。

棺材震動兩下,啪嗒掉在地上,翻滾著讓到旁邊。

啪嗒!

出乎眾人意料,棺材竟然四分五裂,散落成一張張木板。

“司師兄小心。”

從淩亂的木板中,飛出幾顆黑點,原本很是隱秘,但還是被眼尖的同門看到。

是棺材釘。

棺材釘非同小可,三支粗、巴掌長,直接能當槍刺使用。

這幾口棺材釘,不用多想,肯定是凶鬼祭煉的鬼兵,刺破皮肉就足以索命的凶器。

司南鋒眯著眼睛,手掌抓住一口風火刃,叮叮噹噹,將棺材釘打得火花四濺。

火衣刀兵訣!

這位司師兄,既然是魯授師的弟子,近戰能力肯定不弱,區區棺材釘傷不了他。

呼呼呼!

破空聲接連響起,長短參差不齊的棺材板,一張張飛來飛去,企圖撞碎司南鋒。

司南鋒雷光雖強,卻追不上棺材板,隻得收在身旁防禦。

那頭積年老凶鬼,究竟藏在何處?

一個巨大疑問浮現。

本以為棺材是凶鬼本體,但眼下四分五裂,問題來了,這麼多棺材板,又有棺材釘,凶鬼究竟附身在什麼上麵?

若無法找到本體,發動致命一擊,隻能如此這般,陷入苦戰當中。

司南鋒抬起一腳,踢飛某張棺材板,又激發雷電力量,轟散背後接近的三張棺材板。

棺材板如有靈智,見不能力敵,轉而對他展開騷擾進攻,忽左忽右、忽前忽後。

而且,越來越靠近,一步步壓縮空間。

“不好。”

卞雲龍指著戰場,“凶鬼不懷好意,企圖把司師兄困在棺材裡麵。”

原來,旁觀者都看出征兆。

棺材板散佈在前後左右,一步步往前壓縮,隻等將司南鋒圍在中央,棺材釘就會紮入木板,將棺材徹底釘死。

司南鋒無需提醒,也察覺到這個趨勢,猛地激發三分神雷,轟隆一聲響,身周圍攏的棺材板,遭受巨浪般的雷光,翻滾著飛出去。

然而,等到雷光散儘,棺材板上陰氣翻滾,僅僅是邊緣略有燒焦,仍舊完好。

棺材板是長方體,四長兩短,共計六塊。

“快幫忙。”

某個弟子快步上前,對準某張棺材板出手,其他同門也醒悟過來,加入戰場。

“王師弟,我們聯手,對付那塊長的。”

一眾同門加入,磕磕絆絆,終於將棺材板各自分開。

情況仍不容樂觀。

這些棺材板雖然是木頭打造,但肯定不是凡木,各種攻擊打上去,激起陰氣漣漪、綻放如花,本體反而冇受到多大損傷。

雷擊都收效甚微,更彆提火燒了,陰氣一撲就滅,火星子都留不下來。

咚咚咚!

反而是棺材板,趁機拍倒幾個弟子,撞得頭昏眼花。

“卞師兄,小心。”

王福眼明手快,一把拉開卞雲龍,原來棺材板的棱角,對準他後腦撞來,若是命中,就不是發青紅腫這麼簡單,而是顱骨破碎、腦漿進裂。

嗖!

棺材板擦著飛過。

“好險。”

卞雲龍一陣後怕,卻看到棺材板掠過他們,朝司南鋒殺去。

弟子們修為尚淺,拚儘全力,也還是困不住棺材板。

王福袖口的龜殼,啪啪兩聲,最終算好了。

他趁亂瞄了眼龜殼上裂紋,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他抬頭看著四周,四長兩短,共計六塊棺材板,此刻來回穿梭,攪亂眾人陣腳,壓根來不及反應。

“司師兄,瞄準那塊帶壽字的棺材板,凶鬼就棲身在上麵。”

王福剛開口,兩塊棺材板調轉方向,齊刷刷朝他擠壓過來。

瞧這聲勢,恨不得將王福攔腰夾斷,死無全屍。

凶鬼暴怒了。

司南鋒心頭一動,再看幾張棺材板,果然發現玄機。

兩短中的一張,寫著壽字的棺材板,從剛纔起,很少飛到他麵前,參與攻擊的都是其他五張。

經過王福點撥,他也察覺到這個規律。

那塊壽字棺材板,儼然是居中指揮的首腦,藏在後方。

冇錯了。

積年老凶鬼的本體,就藏在那塊棺材板上。

司南鋒找到目標,眼前豁然開朗,調動三分神雷的全力,對著那塊棺材板轟去。

“各位師弟,替我攔住那頭凶鬼。”

王福點點頭,快步上前,對住那塊棺材板打出一團颶風,讓棺材板無從脫身。

其他弟子也接連出手,從四麵八方堵死。

確切來說,凶鬼的本體不是棺材板,而是上麵的‘壽’字。

這頭積年老凶鬼也確實狡猾,從大紅棺材到棺材板,再到上麵的壽字,層層套娃。

若非王福以歸藏易卜算,很難找到其本來麵目。

“轟!”

三分神雷抓住機會,全力轟出一道光柱。

其他棺材板豎著排成一列,擋在壽字棺材板前,像極了多米諾牌。

這種結構,最前麵擋不住,後麵的一連串跟著倒,攔都攔不住。

司南鋒的雷光爆發,就是推倒第一張牌的那隻大手。

啪!

棺材板接連倒下,力量一張張疊加,最終傳遞到壽字棺材板上。

棺材板當場炸成一團木屑,壽字完好無缺,浮現在半空。

好個凶鬼,終於現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