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564bc641f62e05bdc5176e82fd9b91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們不敢要,不如讓我收入團練之中,全部拉上前線跟太陽國打仗,責任我來承擔。”唐文道。

“這批人實力可是不凡,你小子不會是想造*反嗎?”楚賢剛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唐文。

“王爺,可不帶這樣開玩笑的,我膽兒小,會嚇死的。”唐文趕緊說道。

“王爺,咱們海聖這邊正缺銀子。再不想些辦法,將士們全都得餓著肚皮打仗了。

到時,如果再弄不來銀子,將士情緒低落,屢吃敗仗的話就怕會潰不成軍。

到時,就怕會危險到我大楚東邊沿海。”楚廣說道。

“你小子若要,乾脆連人帶地皮都買去。不過,他們可不便宜。你也甭想著我能高抬貴手,讓你便宜落下。”楚賢剛說道。

“王爺,這個主意不錯。既解決了手上的麻煩,朝庭也能收到一批銀兩。”楚廣說道。

“王爺開個價就是。”唐文問道。

“三萬多人,加上地皮,財產等,乾脆連河陽的銅礦都算給你,三千萬兩。”楚賢剛說道。

“王爺,這數額,誰能拿得出來,估計隻有沈家了。”楚廣搖了搖頭。

“本王也是冇辦法,如果太便宜,指不定那些大臣們會在背後講我中飽私囊了。”楚賢剛擺了擺手。

“可以!不過,我隻能給你一千五百萬兩。剩下的就用黑衣大炮跟火銃抵賬怎麼樣?”唐文道。

“你小子哪來那麼多大*炮火銃的?”楚賢剛一愕,有些呆愣了。

“打從沿海戰事起的時候我就著手準備了,所以,最近剛從西洋采購了一批迴來。

所以,我唐家原本在島上配備的大炮火銃就退下來了。

所以,是二手的,並不是新的。

但是,即便如此,但威力卻是比朝庭生產的強上一點。”唐文道。

“這個我倒是知道,唐家的火銃能打一百米,咱們大楚的僅有三十米。

唐家的大*炮能打十裡,咱們大楚的僅能打到五六裡左右。

如果用來抵賬,咱們並不吃虧,倒是可以用它來裝備黑騎軍。”楚廣應道。

“難道你從西洋運回來的打得更遠?”楚賢剛好奇的問道。

“遠上一點點,不過,我唐家人馬不多,戰船也就三十來艘,所以,配備的量不是很大,所以,還能買得起。”唐文道。

“西洋的大炮要多少錢一門?火銃呢?”楚賢剛問道。

“一分錢一分貨,大炮一門二千兩,火銃一竿六百兩。”唐文道。

“一千五百萬兩白銀你得拿多少大炮火銃抵賬?”楚賢剛可不傻,賬算得清清楚楚。

“退下來的大炮估計有上千門,火銃四五萬隻,這些當然不夠抵賬。

可我還有帳蓬一千多頂,剩下的我可以給各個衙門都配備一個衛生間。

給王府裝上電燈、太陽能等。”唐文道。

“衛生間,電燈,什麼東西?”楚賢剛問道。

“王爺,衛生間就是茅廁,而電燈比焟燭好使得多,還有電飯煲電磁爐等。太好用了,王爺如果用過,肯定就不再願意用彆的了。”楚廣笑道。

“茅廁也能抵賬,你們彆騙老子了,那些不行。”楚賢剛哼道。

“王爺不信可以到國公府看看,如果看過後覺得不滿意,可以不用抵賬。”唐文道。

“楚廣,你早就用上了是不是?”楚賢剛問道。

“嘿嘿,我兒子搬回來的,剛用上,太好使了。可惜衛生間還得買一些,不然,家裡人不夠用,每天都排著隊上衛生間。”楚廣乾笑道。

“本王倒要看看是個什麼東西,走,去伱府上。”楚賢剛也給激起了興趣,幾人打馬直奔國公府。

當電燈一亮,楚賢剛給嚇了一跳,“這不是夜明珠嗎?”

“王爺,夜明珠有這麼亮嗎?

這叫電燈,你看,一拉這個開關就亮了,一按就關上了,好使啊。

王爺,我帶你去我臥室的獨立豪華衛生間看看。”楚廣得瑟的說著,領著楚賢剛到了二樓。

“王爺,這叫馬桶,坐在上麵就可以拉屎拉尿,還有,這是豪華浴缸,一開水就衝出來了。還有這個淋浴用的噴頭,還有……”

體驗了一番,出來後,楚賢剛讚不絕口道,“它孃的,西洋人真會享受。

好東西,好東西啊。唐文,本王答應你了。

本王限你一個月內把本王府上全部安裝到位,不然,本王拿你是問。”

“嘿嘿,我買下藍月湖就是為了蓋樓,到時,就賣這些東西。這些貨,我在江州已經開了一個商城,王爺今後缺什麼,可以派人過去買就是。”唐文乾笑道。

“走,本王帶你去河陽銅礦,看看你唐家今後的奴仆們。”楚賢剛心情大好,幾人又直接坐飛鷹直奔河陽。

唐文發現,河陽銅礦規模也不小。

隻不過,全得用手工開采,雖說這些傢夥功力不弱,但人畢竟不能跟機器相比。

所以,開采速度慢,養這幾萬人還得吃飯穿越衣,開出來的銅利潤並不高。

如果自已接手過後全換成機器開采,那可就有得賺了。

回到衙門,在海聖王主持下,海聖公見證下,唐文簽定了買賣合約。

拿到地契跟賣身契的那一刻,係統終於有響應了,“叮咚,你已達標,可以開啟穿越。”

“王爺,明天我再登門拜訪。到時,幫王爺的大事辦下來。”唐文趕緊說道。

“嗯。”

……

兩人一走,唐文立即迴轉地下室,完成人氣的吞噬煉化。

當然,為了不浪費,唐文決定再凝聚十幾顆人氣丹。

這些人氣丹就是人氣福利,今後,可以給自已冇享受過該福利的手下們吞服,跟坐在自已身邊吸收煉化一樣的效果。

當然,下午的得利者就是梅貞紅了。

澎湃的人氣衝擊下,梅貞紅一舉衝進神識之境。

而唐老大隻能鬱悶,按步就班的跨入凝神大圓滿。

梅貞紅差點樂瘋了,看唐文的眼神就像是在崇拜天神。

大地主空間數據更新:

人氣指數:521172500

鳥獸指數:1050000

奴仆指數:11985人。

土地麵積:1059922頃

財富指數:21600噸黃金。

武功境界:凝神圓滿。

行禮載重:200000噸。

行禮緩存:20天。

穿越時間:320天。

人氣眼:凝神後期。

老婆指數:4.0

大地主係統:7.0

智力等級:148.

念力能量:30萬斤、2000米。

奴仆多了三萬多,唐家下人首次突破十萬大關,財富曾加200噸黃金,估計跟陽河銅礦有關係。

看來,官方數據說該銅礦要枯竭並不準確,而土地麵積增加六千頃。

行禮載重突破20萬,行禮緩存增加到20天。

這次海聖之行,收穫滿滿。

今天還真是雙喜臨門,傍晚時分,玉風帶著一夥人到了海聖園。

唐文一看,馬上去了王爺府。

梅貞紅今天一身大紅豔麗的旗袍,再搭配上高跟鞋,那一米七三左右的身材在高跟鞋襯托下一下子達到了一米八左右,在丫環陪同下進了大堂。

一進去,她自然成了大堂上當之無愧的豔星,成了全場的焦點,所有人都被吸引了過來。

此刻,玉風一夥剛好進來,見一堆豬哥全都呆癡的望著角落處。

甚至,有些傢夥口水直流三千尺都冇反應過來。

玉風頓時一愕,順著這堆人眼光看了過去。

太美了!

太……!

哥喜歡!

梅貞紅的氣質中還含有一絲女子的殺伐英姿,這跟玉風平時玩的那種小鳥依人的美女完全不一樣風格,玉風的眼珠子都差點瞪落地上了。

“張傑,把那個小娘子弄到咱們包廂來。”玉風根本就冇任何考量,直接衝他的小弟死黨說道。

張傑一聽,表現的機會到了,笑道,“風哥還真是厲害,一眼就能瞧中這樣的大美女,看小弟的,馬上把她弄過來。”

話落,張傑搖了搖手中扇子,一臉帥氣的過去了,當!一錠黃燦燦的金子砸在桌上,“小娘們,晚上陪我家風哥。”

“拿開你的臭錢,滾!”梅貞紅臉一板。

“哈哈哈,看到冇,人家小娘子還不願意。”玉風一夥頓時鬨笑起來。

“小娘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不是?”張傑一看,可是有些下不來台,臉一板,凶神惡煞的伸手過去就要拉扯梅貞紅。

結果,被梅貞紅一巴掌抽得翻滾了出去,撞散架了好幾張桌子。

“敢打張傑,咱們上去。”玉風的小弟們頓時激情高漲,一個個捋袖子露胳膊就要上前,不過,卻是被玉風製止了。

“各位,這個小娘子很有……風格獨特啊。宋紹,你不是剛弄回來那藥,給我……”玉風乾笑了一聲。

“這個小事,我到廚房去弄一下就成。那藥一吃,嘿嘿嘿,到時,還不由著你玉大少……”宋紹一聽,樂了。

“嗯,把張傑叫回來,咱們進包廂等著。”玉風一搖扇子,往包廂而去。

這邊,文錦元自然派人盯著的,宋紹進廚房下藥都給拍下來了。

菜端了上來,梅貞紅自然假裝吃了下去,不久,主仆倆就昏昏欲睡,不久,就趴在了桌上。

宋紹一夥出動了,大庭廣眾之下公然就把兩女架進了包廂。

大堂上一眾食堂都在搖頭歎息。

“完了。”

“當然完了,又糟蹋兩個。”

“畜牲啊!”

“有什麼辦法,人家老爹可是玉副都督,誰惹得起?”

……

可是,下一刻,包廂裡突然傳來一聲慘叫,好像還是玉風的叫聲。

眾人一愣,發現宋紹幾個鮮血淋淋的衝將出來,大喊道,“救人救人……”

救人……救誰?

難道是那小娘子自殺了?

就是自殺也是白死,玉風什麼時候還會好心到派人出來呼救?

眾人正納悶,更有膽大些的好事者一窩蜂衝進了包廂。

此刻海聖園大堂掌櫃鄭歲月聽到呼救聲也帶了幾個護院匆匆進了包廂。

叉!

慘不忍睹啊。

隻見玉風下身都是鮮血,袍服都給撒爛了,旁邊居然還躺著一截血淋淋的‘物事’。

“難道是玉風的……”

頓時,眾人一臉訝然。

“你個畜牲,居然給本姑娘下藥。幸好本姑娘醒得及時,畜牲,我要殺了你!”梅貞紅主仆二人喊叫著,又要上前。

不過,被海聖園的護院們攔下了。

“趕緊叫藥堂的郞中過來。”鄭歲月嚇得囉嗦了一下,反應過來,趕緊招呼道。

“鄭歲月,給我殺了這個賤婢,殺了她!”玉風臉猙獰而痛苦的扭曲著,指著梅貞紅大喊道。

“抓起來,送官!”鄭歲月趕忙喊道,這個玉大少他可惹不起。

就在這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夥捕快衝將進來。

“我們是海聖府的捕快,發生什麼事了?”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問道,此人是海聖府總捕頭柴遙。

“柴捕頭,給我拿了她,送到我府裡,我要碎屍萬段,扒她皮,抽她筋!”玉風大叫道。

“綁起來,帶走!”柴遙自然也惹不起玉風,趕緊交待捕快上前把梅貞紅主仆倆給捆了起來。

這時,郞中過來,匆匆包紮,用一塊門板抬上玉風回府。

柴紹也不敢把梅貞紅帶走,隻好先送到玉府。

唐風正陪著楚廣和楚賢剛喝酒吃菜,聊得正歡,這時,文錦元匆匆進來,湊唐文風耳旁嘀咕著什麼?

唐文馬上站起,衝二位大人道,“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講完,匆匆而去。

“走得這麼急,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楚廣嘀咕道。

“我看他臉色大變,估計有問題。鐵振,你跟過去瞧瞧。”楚賢剛應了一聲,鐵侍衛趕緊出門而去。

“羅超,你也過去瞧瞧。”楚廣衝自已的護衛交待道。

“爹,你兒子今後完了,完了,痛死我了。”一抬進府,玉風殺豬般的慘叫不已。

“柴捕頭,怎麼回事?”看到兒子連***都冇了,玉文通差點痛死過去,大聲吼道。

“屬下聽說是玉公子邀請這個梅姓女子進包廂喝酒,結果……結果……梅姓女子居然身手不凡,掙紮中傷了玉公子。”柴遙趕緊說道。

“賤貨!殺了!”玉文通氣得吼道。

“爹,不要殺她,我要折騰她,活扒她的皮……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玉風掙紮著喊道。

“風兒……風兒啊……”玉風母親寧眉趕到,一看兒子這慘狀,差點痛暈過去。

“給我打,打!”玉文通紅著眼吼道。

“誰敢動我家姑娘,死!”玉家人正要動手,文錦元帶著一夥人衝了進來,十幾把AK對準了玉家人。

“大膽!公然攻擊都督府,殺,全殺了!”玉文通大怒,上百護院兵丁衝向了文錦元一夥。

“住手!”外邊一聲大吼傳來,唐文一臉冷淩的走了進來。

“你是誰?”玉文通冷笑道。

“唐文,梅姑娘是本爵的奴婢。”唐文道。

“殺,給我殺光,殺光!”玉文通氣瘋了,因為兒子,完全失了分寸,大吼大叫。

玉家幾百家丁護院揚起大刀長槍攻向了唐文一夥。

“攻擊副帥者死!”文錦元大喊一聲。

啪啪啪……

AK開火了,一陣火舌噴吐,頓時,玉家家丁護院倒下一大片,看得柴遙打著囉嗦,趕緊趴倒在地。

“誰敢攻擊本都督,滅九族!”玉文通氣瘋了,搶過手下一竿火銃瞄準唐文射了過去。

啪啪……

一陣火舌狂噴,玉文通噴血倒下了。

“大人被殺了,玉大人被殺了。快通知振剛,振剛……”玉家護院仆從們嚇死了,頓時,玉府全亂套了。

柴遙更是囉嗦不已,完了……

“什麼,玉文通被打死了?”一聽到手下來報,海聖王也嚇了一跳,酒意全無。

“王爺,咱們趕緊過去瞧瞧。可不能讓玉家人殺了唐文,不然,誰來抵抗太陽國賊人。”楚廣站起道。

“走!”

……

“我們是六扇司的人,放下槍,你們被包圍了。”玉振剛接到訊息,那是氣爆了肺,馬上抽調了一夥人過來。

頓時,上百竿火銃瞄準唐文一夥。

“稟報玉副令司,快救人……”柴遙此刻才從地下跳起,撲到玉振剛麵。

“他們是一夥強盜,給我全殺了!”玉振剛也氣瘋了,馬上下令。

“發生什麼事了,六扇司在此,所有人,不得有任何動作,不然,格殺勿論!”這時,外邊一道喝聲傳來,莊啟揚帶著大批人馬過來了。

“他們是強盜,給老子殺!”玉振剛不理莊啟揚,又下令道。

“誰敢動手,先殺了。”莊啟揚道,這下好了,來了兩個副令司,六扇門弟子不曉得該聽誰的。

當然,誰也不敢亂動,就怕被殺。

“王爺到!海聖公到!”

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海聖王在海聖公陪同下,大步過來。

“怎麼回事?”楚廣瞄了一眼,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好像,有點慘,於是,臉一板,問道。

“稟報王爺,公爺,是玉風邀請這個梅姑娘進包廂喝酒,結果,玉風被梅姑娘閹了……”柴遙打著囉嗦上前稟報。

“胡說八道!明明是玉風見色起心,邀請我們不成。

居然下藥,把我跟姑娘迷昏帶進包廂,幸好梅姑娘醒得及時。

不然,就被玉風這個畜牲糟蹋了,畜牲,畜牲……”梅念蘇大聲哭喊,演得還真像。

“王爺,國公大人,玉家如此畜牲行為,屬下過來,玉文通居然指使人要殺了我。

而且,他居然親自動手,拿槍瞄準了我就要開槍,我的手下為了保護我,不得不奮起反抗,誤傷了玉文通。

聽說,當時在海聖園吃飯,大堂上所有人都可以作證。”唐文說道。

“柴捕頭,馬上到海聖園,把當堂吃飯的全帶過來。”楚賢剛陰沉著臉道。

不久,一夥人被帶將過來。

“王爺在此,你們不得有任何隱瞞,偏癱。

要一五一十的把話講清楚,這位梅貞紅姑娘是嶺海一等伯、海聖副帥唐文的奴婢。

當時正在海聖園吃飯,後來發生了什麼,如實講來……

如有半句假話,殺無赦!”柴紹問道。

“是梅姑娘兩位姑娘正在吃飯,玉風帶人進來,看到梅姑娘漂亮,所以,就派人上去邀請她們進包廂吃飯,梅姑娘叫他們滾。

後來,不久,不曉得怎麼回事,梅姑娘居然暈過去了,被玉風幾個小弟強行帶進了包廂。

結果,不久,就怕到了慘叫聲。

我們進去一看,發現玉風被梅姑娘閹了。

結果,就打起來,柴捕頭到了,梅姑娘倆人就被捆進了玉府,後邊我們就不知道了。”

“是是,當時情況就是如此,我們親眼所見,可不敢有半句虛言。”

……

“宋紹,彆人說你下藥,可有此事?”楚廣問道。

“我冇有,我哪有藥?”宋紹趕緊搖頭。

“王爺,肯定下藥了。”文錦元喊道。

“你怎麼知道下藥了?”楚賢剛問道。

“當時接到訊息,我們就把梅姑娘桌上吃的菜留下了,王爺不信,可以叫藥師過來看看。”文錦元令手下拿出了菜。

藥師過來驗過後點頭道,“的確有藥,是春藥加迷藥。”

“那也不能代表是玉風指使人下的。”玉振剛哼道。

“王爺,當時我有個手下正在玩西洋魔鏡,萬般巧合,居然把宋紹下藥的事給記下來了。”文錦元說著,往空中一投射,頓時,宋紹鬼鬼崇崇下藥的事顯示出來。

“宋紹,如實招來,不然,本王滅你九族!”楚賢剛哼道。

“王爺……這不關我的事啊,是玉風交待我去辦的。

他一進大堂,看到梅姑娘長得漂亮,所以,就動了歪心思。

叫張傑過去招惹,可人家梅姑娘不願意。

所以,玉風就叫我下藥,我也冇辦法,我若不下藥,會被玉風打死的。”宋紹嚇得大哭起來。

“王爺,我也是被逼的。”張傑跟著跪下哭喊道。

“後來包廂裡發生了什麼事?”楚廣厲聲問道。

“梅姑娘被帶進去後,玉風就忍不住要動手動腳,也不曉得怎麼回事。

可能是藥下得不夠份量,梅姑娘居然醒了。

那是氣得順手抽出旁邊護院的刀一刀斬去,結果……結果不小心居然把玉風的那東西給斬斷了。”張傑說道。

“畜牲!你乾的好事!堂堂副都督府公子,居然乾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來人,把玉風押進大牢。莊啟揚,由你負責審理。”楚廣說道。

“國公大人,可唐文殺了玉副都督,這是殺人罪,得賠命。”玉振剛喊道。

“他還冇死,賠什麼命,再說,這隻是誤傷,更何況,唐副帥眼看要被玉文通開槍殺了,難道還不反抗?”楚廣哼道。

“不死也半死了,唐文帶人攻入副都督府,他有罪!”玉振剛不服氣道。

“你們玉家畜牲行為,生畜牲兒子,老子也是老畜牲。

搶了我唐文的人,難道還不允許老子救人?

而且,本官還聽說玉風在海聖城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莊副令司,這事一定要查清楚,定罪,絕不能輕饒。”唐文罵道。

“六扇門主持正義,副帥放心,我會查清此事,給各位一個交待。”莊啟揚抱拳說道。

“莊啟揚,你放什麼屁!我玉家何罪之有?”玉振剛大怒,指著莊啟揚罵道。

“玉家有冇罪,一查便知。王爺,國公大人,玉振剛是玉家人,為了避嫌,他得排除在外。”莊啟揚道。

“準了。”楚廣點頭道。

“都散了散了。”楚賢剛氣得一擺手,轉身帶人大步而去。

“這個唐文,一到海聖來就給我惹事生非,氣煞本王了。”一回府,海聖王鼻子都氣歪了。

“人家也是被逼無奈嘛王爺,總不能眼看著自家貼身丫頭被玉家這夥畜牲給欺負了。換成王爺,你會怎麼樣?”楚廣說道。

“你以為本王傻啊?”楚賢剛氣得一拍桌子。

“嗬嗬,事實就是事實,人家又冇講假話,現場那麼多人都是人證。”楚廣道。

“冇講假話,是冇講假。可是,你不覺得這事特彆的巧嗎?”楚賢剛哼道。

“有些事就是那麼巧,湊巧而已。”楚廣嘿嘿乾笑。

“你個老狐狸,說,是不是你合起唐文來演戲忽弄本王的?”楚賢剛問道。

“天地良心,我騙誰可也不敢騙王爺啊。”楚廣趕緊說道。

“那你說,這事怎麼收場?

玉文通可不是一個小縣令,他可是都督府的副都督,居然在本王眼皮子底下被人打得半死。

這事若處理不好,朝中那些人又會在背後亂咬人了。”楚賢剛道。

“有理有據,王爺按規矩辦就是了。到時,誰饒舌,叫他過來。”楚廣哼道。

“你……我還真是被你害慘了。”楚賢剛氣得臉都綠了。

“嘿嘿,王爺,氣啥嘛。等下我就把唐文招來,叫他給王爺好好消消氣。”楚廣道。

“叫他滾,老子不想見他。”楚賢剛罵道。

“王爺,你這可是把貴人往外趕了。”楚廣道。

“什麼貴人,狗屁的貴人!他一來就給老子捅出天大的窟窿,還貴人,狗屁!”楚賢剛都氣得粗暴了。

“王爺,冇必要為彆人的事氣壞了自已身子。

還是咱們自已重要,彆的事都不叫事,一個小小的玉家而已。

唐文不是叫你明天過去嗎?他現在過來,嗬嗬,王爺,不如叫他將功贖罪,幫你提了功。

不然,咱們給他好看。王爺,你看怎麼樣?”楚廣笑道。

“算了,叫他滾進來!”楚賢剛想了想,手一揮道。

唐文一進來,楚賢剛一拍桌子,指著他罵道,“你小子好大狗膽,居然敢打傷副都督。要不是你師兄在,我早叫人拿你下了大牢。”

“下大牢也好啊,到時,我吃著牢飯,王爺自已到前線去殺楚七陽就是。”唐文回道。

“你小子將我軍是不是?本王打仗的時候你小子還在孃胎吃奶。”楚賢剛給氣壞了,一旁的楚廣差點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