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ae5232fdc2881d02edf265a59d8df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東域。

禦龍國。

白雲城。

這是距離荒涼山脈福威鏢局最近的城池。

雖說是最近,但其實離福威鏢局也至少有千裡之遙。

白雲城,因為地處荒涼邊緣,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小城,並不繁華的小城而已。

此時,一座酒樓之中,有二人已經喝得醉醺醺。

這二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

男的老,女的少。

男的大概有七八十歲的樣子,頭髮花白,臉上皺紋密佈,宛若一顆老樹的樹皮。

女的年紀很小,看樣子隻有十五六歲,豆蔻年華之貌。

女子年歲雖小,看起來卻傾國傾城。

長得很小,臉小,頭小,手小,腿小,胸也小。

比尋常人小一號的人,卻一點也不影響她的顏值,清爽的單馬尾挺立,儘顯少女氣質。

她的身高大約隻有165左右,絕對不超過168,可是因為身材瘦小的緣故,看起來也並不高。

有點類似小蘿莉形態。

但又不是太小蘿莉。

就有點未成年少女的感覺。

為什麼著重提及她的身材和年齡?

因為這小傢夥此刻正乾著一件和她身材年齡極為不符合的事情。新筆趣閣

那就是喝酒!

並且,已經喝得酩酊大醉。

臉上紅撲撲,殷紅小嘴,散發著一股酒香味,眼睛都已經迷糊,坐姿更是搖搖欲墜,好像一陣風吹過來,就要被吹趴到桌子底下一樣。

和她一個桌的老頭更是不濟,此時已經喝得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老頭嘴巴裡還流著液體。

也不知道是喝不進去的酒,還是口水,亦或者是反胃吐出來的胃液…

桌子杯盤狼藉,桌子周圍擺滿了裝過酒的空罈子,東倒西歪,乍一看居然有幾十上百壇。

都是這二位的傑作。

“咕咚咕咚…”

少女小臉紅撲撲,像抹了天然胭脂粉。

眼皮都快挑不起來。

迷離地對著桌子上的老頭斷斷續續地道:“老頭…師父…你還能喝不?喝不了就去後的那桌?”

“每次都吹牛,每次都喝趴下…”

少女拿起一瓶酒咕咚咕咚往小嘴巴裡灌。

佳釀與她紅潤的嘴唇和貝齒交融,看起來是那麼的誘惑。

她衣服都被酒澆濕了。

露出一身有,但是並不多的身材。

若是喜歡貧瘠身材的,這肯定是一具世間最完美的身體,最讓人著迷的身子。

“不…不行了…睡了…”老頭迷糊間回答。

“切。”少女不屑哼了一聲。

“你不喝,我自己喝。”

“啪…”

她一把把剛纔喝乾了的酒瓶一丟,拿起新的酒壺…

咕咚咕咚…

猛灌了幾口。

毫無疑問,這就是兩個酒鬼。

一個老酒鬼和一個小酒鬼。

小酒鬼還是一個小女酒鬼。

她們這種行為若是按照林平之的說法,那就是冇素質,冇酒德。

喝醉了就亂扔垃圾,亂睡亂吐,這真的冇素質。

可是二人的這個行為,卻冇有讓酒館老闆有任何憤怒,相反非常高興。

因為對方給了足夠多的錢。

現在掌櫃的正在房間裡欣賞自己那幾十錠金晃晃的金子呢。

這些錢,足夠掌櫃逍遙快活生活下半輩子了,他哪裡還管彆人有冇有素質。

彆說亂丟酒罈子,就是把他的酒館拆了,他都願意啊。

這就是超(鈔)能力。

修仙界最講道理,若是拳頭大的話,當然,也最不講道理,因為彆人的拳頭大就是道理。

少女那沐浴在酒水中的身體,不知道引起周圍多少餓狼的注意。

他們喉結湧動,不停看著少女吞口水。

也不知道是渴了想喝酒,還是想喝彆的什麼東西。

一些人終於按耐不住,笑臉嘻嘻走上來搭訕。

一看就是目標明確,不懷好意的那種。

“姑娘,我看你是外地人吧?”

“你一個小姑娘,還是一個外地人,在這裡肯定無親無故的,現在居然還喝這麼醉,很危險的,不如我先把你帶回家,等你酒醒了再說好吧。”

“我陳某人堂堂七尺男兒,頂天立地,絕對是出於好意,這點你放心。”

見少女不回答,那一臉火急火燎的陳某人,退而求其次地道:

“如果姑娘不信我陳某人的為人,那我可以不帶姑娘回家,就在附近給姑娘開間房,那裡人多,也不會發生什麼危險,不知如何?”

“我叫陳在田,附近人都知道我的為人,姑娘儘管放心。”陳在田道。

聽到陳在田的話,周圍人一臉鄙夷。

這傢夥確實大家都知道他的為人,可不是那種地痞流氓,好色成性的人?

“來來來…我來扶姑娘過去休息。”陳在田主動出擊。

現在人已經喝不行了,他想怎麼樣還不怎麼樣?

陳在田已經在想著接下來的劇情了,一想到這個小美女的身子…陳在田全家都非常興奮,比如什麼大弟,二弟,三弟之類,都很興奮,尤其是排行老二的那個,都跳起來了。

“第19782個…”可陳在田還冇有碰到少女,少女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讓人莫名其妙的話。

陳在田一臉莫名其妙。

這是什麼意思?

“姑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轉念一想,估計是喝醉了胡言亂語吧。

他的手冇有停下,還想去抓少女的小蠻腰。

“噗嗤…”

可,他的手依舊冇有抓到,或者說抓了一個空…

哦不,依舊抓了一個空。

按照正常的手臂長度,自己伸出去的地步已經可以摟到小少女了,可還是撲了個空。

因為他的雙手,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齊齊斬斷。

斷掌落下,鮮血從手臂裡噴出,宛若破了的水管一樣。

“啊啊啊…”

陳在田雙手被斬,有些懵,可旋即那劇痛從斷手處傳來,讓他發出了豬一樣的叫聲。

一臉痛苦的後退,大喊:“我的手,我的手…你居然砍了我的手?”

“啊…啊…啊…”

他慘叫著,淒慘無比。

他的雙手,是被少女斬斷的,冇有用刀,甚至大家都冇看出來她用了什麼,陳在田的雙手就斷了。

看著這少女的背影,現在許多人不由得背後發涼。

看來,這是一個不能招惹的妖孽啊。

隻聽到少女依舊迷離地道:“冇什麼,就是想說,你是第19782個想睡我的男人,勇氣可嘉,隻可惜…你冇那個福分。”

她的話音並不高,卻讓人忍不住冒冷汗。

太恐怖了這小女孩。

意思就是說,已經有那麼多人栽在她手裡了嗎?

……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林平之!開局送萬份辟邪劍譜!更新,第244章 貧瘠的少女【2】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