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的揮了揮手,亨利三世發出了口令:“向右轉!”

“進攻!”

就這樣,法軍原本用來加強中央戰線的兩個最精銳的步兵師,臨時在戰場上改變了行進路線......

這也不能怪亨利三世,他感到有義務支援熱羅姆,於是將一個又一個旅徒勞無益地投入攻奪該地的戰鬥。

對麵,明軍陣地。

“咦?”

手舉著望遠鏡,麵色凝重的周世顯眼睛突然瞪大了,他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議的景象,原本他還在擔心法軍的後續部隊衝上來。

他就得被迫投入預備隊,可奇蹟發生了!

那些明顯是精銳的法軍竟然,竟然在半路轉向,放棄了對中央戰線的突破,竟然向著他的左翼去了。

“怎麼會這樣?”

周世顯目瞪口呆之餘,又深深的鬆了口氣,趕忙從緊張的預備隊裡抽調了兩個團,去支援搖搖欲墜的中央戰線。

“砰,砰......劈啪。”

就是這麼一耽誤,本已經繃緊,隨時會被擊破的中央戰線穩住了,得到了增援之後的幾千明軍,一次又一次打敗了幾乎十倍的法軍。

對麵,法軍大營。

本已經穩操勝券的孔代親王同樣目瞪口呆,看著他心愛的小兒子帶著兩個精銳近衛師離開了正麵戰場,走偏了。

越走越偏了......

“法克!”

從距離主戰場隻有五裡的後方,孔代親王可以放眼觀察戰場動向,此刻他整個人呆若木雞,完全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他竟把兩個精銳步兵師的指揮權交給了小兒子。

“天呐,我乾了什麼!”

其實他也冇犯什麼大錯,他隻是......

對法國皇位生出了覬覦之心,想要把那個狂妄自大的堂哥從皇位上趕下去,順便為最疼愛的小兒子鋪路。

這是每個老父親都會有的本能,可這真是一個致命性的錯誤,雖然他的小兒子從十來歲開始,就跟隨他在三十年戰爭中曆練。

可是性格優柔寡斷,反覆無常,更加冇有什麼戰術意識,很容易被情感左右判斷。

畢竟是浪漫的法蘭西。

看著走偏的生力軍,法軍大營裡一陣死寂,戰爭便是如此,法軍的援兵半路改道了,明軍的援兵抵達了前線。

勝負的平衡開始向著明軍倒去,由於法軍在戰場上接連的失誤,連續錯過了最佳戰機,因此釀成了惡果。

就在前一天,路易十四喪失了一個極好的戰機,他冇有一鼓作氣擊潰明軍,而如今孔代親王又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屢次浪費戰機的法軍很快受到了懲罰。

在盲目的勇敢精神的支配下,中央戰線英勇的法**隊,在軍官的帶領下一浪又一浪的衝嚮明軍。

迎著槍林彈雨攻擊明軍固守的那道低矮胸牆,可連續攻擊一整個上午,遲遲等不到援兵的結果就是損失慘重。

無奈之下,傷亡慘重的法軍隻好後撤,儘管法軍損失巨大,但始終未能突破明軍的防禦,反而將自己的大批兵力消耗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