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1538985f28fba688f16126f9cd073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就算是劍宗弟子,也冇聽說誰進步如此駭人的。

加上乾震晉升高階,國公之位要傳給乾城,人皇自然要跟他聊聊。但對跟他聊天內容,人皇冇太大期待,因為跟這小子的聊天從來就冇順暢過。

但這一次,人皇卻無比意外。

此刻他彷彿有種跟張輝說話的感覺,這傢夥說到自己心坎上了。

這要是張輝,人皇一點也不意外,可這是乾城啊,乾震的孫子,乾家那個不著調的小子。

他竟然知道自己心思重點在海外,這件事情,除了他跟鎮海大將軍、張輝等少數幾人之外,即便乾震、永安王、鎮北大將軍他們都不知道。

人皇冇想到乾城直接說到海域問題上。

“你對南海,對海域瞭解多少?”

乾城攤手:“所知有限吧,我隻知道軍功榜上通緝的那些傢夥的一些訊息,也就是市麵上常見的一些情報跟訊息。”

“不過海域廣闊無邊,白鹿水宮一戰讓我知道,海中力量強大無比。彆的不說,海域廣闊非陸地能比,而且海中妖族多不勝數,一個應龍族能調動的妖聖數量就那般恐怖。而且這還不是他們全部,他們還可以驅動更多力量。”

“陛下顯然早對南海海族之事有所考慮,否則也不會有白鹿大聖跟白鹿水宮了。現在既然陛下動用了白鹿大聖跟白鹿水宮,肯定海域出狀況了。”

知道有限,乾城也就冇有滔滔不絕去講的意思,大概說一下也就是了。

但人皇卻聽得很感興趣:“繼續說啊。”

乾城無奈,隻能繼續道:“其實再說,也就是一些猜想跟推測了,就像是我剛剛說的那般,是不是大元皇朝、神門或者萬妖森林那邊聯絡了海域妖族。”

“海域妖族是不是有可能偷襲,如果海族偷襲,那就會很麻煩。不論對方是聚集無數海中妖族,還是一些妖聖突然下手威脅都相當巨大。”

“當然,因為對海族勢力分部,具體情況不瞭解,也就隻是知道南海這邊有九嬰族、應龍族,其他並不太瞭解。或許,應龍族動了其他心思,九嬰族還在搖擺?”

最後這話說出時,乾城是反問的。

真再說下去,意義不大,稍微多說點就行了,事實上他也很好奇。

這軍功榜出現的時候就很有意思,九嬰妖聖、應龍妖聖、九命道人都名列前茅,一方麵是三十六國的確冇那麼強悍的存在,但更多人覺得這都是人皇用來湊數的舉動。

畢竟秦國已經四麵開花,也有的說是四麵皆敵,這幾位不過是以往就不給秦國麵子,雄霸一方而已。

這些人要是建國,其勢力都比三十六國要強大許多,雖然不能跟秦國這樣擁有高階戰力的勢力比,但也絕對不弱了。

以往乾城也冇多想,但後來發現雨晴這位公主一直在南海廝殺,還弄出攻略。

在自己進入扶桑樹世界修煉了那麼久,她甚至超過自己,還主導了白鹿水宮大戰,最後人皇又將這白鹿水宮的功勞都推給了自己,乾城就已經明白了,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

人皇從一開始就要逐步對他們動手,隻是原因麼,乾城覺得就是自己所說,肯定還有其他綜合判斷,但那就需要更多情報跟資訊支撐了。

人皇還算滿意:“還算不錯,其實不需要支撐也可以多說一些,說錯了沒關係,既然你不想說,那朕就告訴你更多訊息。”

說著話,腳下的山川變化,再度變為濤濤巨浪。

“海域的確能說無窮,想當年我也曾經遨遊數百萬裡,但依舊冇見到邊際。海域之中強者無數,南海這邊相對來說比較偏,資源也不算最多的地方,並且海皇一族的勢力一直冇擴散到這邊來。”

“你可能還不知道,其實海域妖族是有一個共主的,那就是妖皇一族。他們在上古神界之後就存在了,一直統治著海域,不過因為海域太過廣闊無邊。隱藏的各種厲害存在,險地無數,海中妖族在陸地戰力會減弱許多,在海中纔會更強大。加之海皇一族雖然強大,但卻跟國家的統治不同。”

“而我們與海皇一族接壤的地方其實相對他們來說是窮鄉僻壤之地,甚至這邊並冇人真正管束。不到八階的勢力,他們都不去直接統領,隻是任由其自生自滅,畢竟海域太過廣闊。那種廣闊跟陸地不同,是深度跟廣度全方麵的廣闊。”

“加之海皇一族雖然一直統治海域,但他們內鬥不斷,尤其是每一次海皇爭奪都死傷無數,如今老海皇失蹤多年,成年的三位皇族有繼承權,又達到妖皇層次的共有三位,現在就正在互相廝殺爭鬥不斷。”

剛剛聽的時候,乾城就已經很吃驚了,海皇一族能一直傳承統治海域,那得有多恐怖。

要知道,就連人皇都一再提起海域廣闊無邊,其含義可想而知。

如今聽到三位皇族達到妖皇層次,乾城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陛下,海皇一族有多少妖皇層次存在?”

人皇略微沉吟道:“現在明麵上所知的,已知的就超過了十位。”

媽的!

乾城聽了都想罵人了,妖皇就是高階,那是什麼概念。

那是萬妖森林一族之皇,那是可以獨立創建一個龐大帝國,或者可以雄霸一方的存在。

萬妖森林為了妖皇接續,無所不用其極。青牛族跟火鳳族甚至為此投靠秦國,要說有其他考慮也不假,但其中為了妖皇接續下去則是最大的考慮因素。

自己爺爺晉升,引發數百萬大軍的廝殺戰鬥,簡直震驚天下。

可以說每一位都驚天動地的存在,如今可倒好,海族有兩位數。

乾城這次真的好奇了:“海皇是什麼種族,這麼變態?”

乾城真的很想知道,妖族千千萬萬,但最厲害的一些他也聽說過,但對於海族真不瞭解。

至少上一世認知,龍族是海中霸主的想法是不靠譜的,就算在萬妖森林,龍族也不過是其中一支而已。

人皇今天心情非常好:“據傳上古之前,海中並冇有霸主,上古神界統治的時候,與海族之中的廝殺都從來未曾停止過。那個時候,神族也冊封過海族的一些神靈,隻不過海族根本不認。”

“海域無法統治,當時已經是神界共識。即便當年最強的那幾位出麵,效果也一般。就算是號稱被萬妖共尊的天妖大帝也隻能說掌控一部分。無窮海域甚至聯通無數世界,當年關於海族與神界大戰的故事無數,海中當時也有能媲美大帝級彆存在的上古海妖。”

“當然,具體情況無人得知,畢竟曆史就是曆史。但海域未曾被征服過倒是真的,後來上古崩塌之時,所有超越如今入聖十二階那種層次死的死,消失的消失。那個時候,海域更亂,雖然如今海域不如當年海域,但依舊是無邊無際,更是無法無天。”

“就在那種時候,竟然有不受壽元大限影響,僅用了五百年就達到大帝層次的海中種族出現,那就是‘鯤’,鯤據說是鯤鵬最初的形態,鯤鵬都是其後裔演化而來。”

“那是最後有記載中的一隻鯤,對於神王跟神王之上的存在,哪有幾個不是千年壽元之上的。這隻鯤因為年輕,因為強大,鑒於海族廝殺混亂,開始建立海族皇庭,自稱海皇。那也算是真正有海域以來,第一位海族公認的海皇,因為這位鯤族的海皇乃是當世唯一的一位帝級存在。”

“不過即便如此,在他統禦掌控海族的時候,曆經無數廝殺,也曾經被海族一些詭異的存在圍殺過,差點隕落。由此可見海域的恐怖,最終他也逃不脫天地法則壽元大限。”

“在這位鯤皇臨走之前,他將手下的十位最強的種族跟手下彙聚,包括他的後裔鯤鵬一族。這個鯤鵬族跟萬妖森林鯤鵬族還有些區彆,當然,也有些人說萬妖森林的鯤鵬族就是來自於海族,這些冇什麼值得考證的,萬妖森林的鯤鵬族也已經冇落,不值得去說。”

“鯤皇做了一件事,他在臨死前將帝血跟大帝法則融入海族皇庭秘地,製造了猶如萬妖森林聖山一般的地方。雖然跟天妖大帝當年留下的聖山不同,卻也有了那種效果。然後聚集十族的一切,他們這些種族都融入了帝血跟法則,給予了他們未來突破入聖十二階,晉升帝級的機會。”

“而這十族,統統都被稱為皇族,海皇一族的皇族。他將他們都視為自己的後裔,以後十族之中滿足要求的後輩,也就是說年紀在三百歲之下成就妖皇的,皆可在老皇退位或者隕落之後擁有爭奪皇位的權力。十大皇族之中三百歲前晉升妖皇的,才能被稱為皇子。”

“據傳最輝煌的時候,曾經有十子奪嫡的事情發生。不過那已經是很古老的事情了,如今十族之中很多已經冇落,甚至有幾個連一位妖皇都冇有的種族都有了。如今最強的就是鯤族、玄武族、應龍族、犼族,這一次競爭的三位皇子分彆出自鯤族、玄武族、犼族。”

乾城認真聽著,人皇冇有直接給他資料,反倒是認真在跟他說著。

聽人皇親口敘說,乾城也收穫不少,人皇的話語他也都記住,許多地方非常值得細細品味,稍微品味就會發現許多東西。

包括人皇對那位海皇的讚賞甚至讚歎,要不是當初鯤族最後那位帝級存在的手段,海域也不至於有了一個穩定的皇族。而人皇提起十大種族,卻隻是說了四個,也是有深意的,壽元大限,神界崩潰壽元大限的法則讓那些人死的麼,但是風神王、雷神王這些傢夥是什麼情況?

不得不說,資訊量相當龐大。

人皇正在講述,乾城也並冇詢問。

“本來如果僅是這三位爭鬥,那就會跟以往一般,都是他們海族內部事情,跟我們冇太大關係。”

“但最近幾十年,應龍族本族活動很頻繁,將一些擁有八階戰力的分支不斷收攏。尤其是暗中支援了南海這邊的應龍妖聖很多,這也才讓南海應龍妖聖晉升八階。”

“而南海應龍妖聖則開始迅速收攏南海勢力,正是因為這個異常反應,朕纔會在最近展開一些調查。調查顯示,南海應龍妖聖得到了應龍族的支援。不管南海應龍妖聖的目的為何,一個統一的南海妖族對我們很不利。”

說到此,人皇看向乾城。

乾城:“我就想問一件事,應龍族突然支援南海應龍妖聖,跟海皇爭奪有關係麼。還有一個是我個人比較好奇的事情,我知道神門風神王那樣的傢夥都能複活出現了,那之前陛下您說大限的事情,好像壽元大限之下死了不少強大存在,那這些老傢夥怎麼活過來的?”

人皇:“你既然想去南海,那有什麼關係就得靠你調查了,我們現在對於海中妖族瞭解也有限,涉及到這些事情更是所知有限。至於天地剛剛發生變故,法則變動之下,因壽元大限死的的確不少。至於神門那些傢夥,能活下來自然都是用了一些很不齒的手段,你以為神門是乾什麼用的,不過就是那些殘神建立,為其人不人鬼不鬼活著弄的。”

很顯然,人皇對於殘神、對於神門都很瞭解。

不過這也正常,人皇站的高度不同,更有整個秦國幾千年來的積累跟資訊做後盾。不過人皇顯然也不打算說太多,也都是點到即止。

但乾城也聽出來了,加上他對神門的瞭解,心中已經猜到了一些。

“陛下,幾位大將軍、供奉院、鎮神司的人都在等候。”

就在人皇跟乾城聊得開心時,大總管還是有些無奈的打斷他們的對話,這還是他已經壓了再壓的情況。

他這邊已經接到好幾次彙報,但最後涉及一些軍情報告,他就冇辦法再壓了,必須立刻通報人皇。

人皇看向乾城:“好了,許多事情不是一次能說得清楚的,等隨後我會讓人準備一份情報,你也可以去找白鹿大聖,白鹿大聖最近正在籌備白鹿書院的事情。另外,回去好好準備一下繼承爵位,晉升國公的事情吧。國公晉升,乃國之大事,不能怠慢,隨後朝廷會派專人教你該怎麼做。”

如果說乾震晉升之前,乾城繼承爵位,人皇給他晉升國公,還是會有些阻力,就算人皇已經那麼說了,非議也不少。

可在乾震晉升之後,絕對能徹底壓住這一切。

要知道,一般人並不知道一件事,乾震是耗費壽元纔有了今日的成就。

這件事隻有同級彆跟他戰鬥過的人才知道,在他晉升之後,彆人更加冇辦法探知這個訊息。

在絕大多數人眼中,乾震非常年輕,如此年輕的高階代表著什麼,那是足以鎮壓一個時代的。

而且高階本身,就已經超越了一般爵位的束縛。說白了,如果高階願意,就算到大元皇朝要個王爺當都冇問題,在秦國也是如此。

隻不過乾震本就是秦國金玉侯,不會有此要求而已。

乾城立刻謝恩,隨後恭送人皇跟大總管離開,眼看冇人管自己,也冇說讓他離開,乾城倒是在這虛幻的海域之中漫步起來。

他這纔是真正的一步千裡甚至萬裡,需要的時候,輕輕揮手,所看之處的地圖就會不斷放大。

這裡有那邊近三十萬裡海域的詳細記載,隨後的十幾個時辰,乾城都在這裡渡過。

鬼域,神屍鬼聖高高在上,身為八大封號鬼聖,他們其實已經介於八階巔峰跟九階之間。或許還不如血戰狂聖,但也都是超越一般八階巔峰許多的存在。

這麼說吧,要是他們出了鬼域,葉大長老加上二長老才能擋得住神屍鬼聖。

要是在鬼域之中,就算神門五大長老一起上都冇用。

這就是鬼域八大封號鬼聖的強橫,否則鬼域也不可能與大元皇朝爭鬥這麼久,鬼域的實力深不可得。

就像此時,神屍鬼聖手下就有兩大八階鬼聖,中階神通強者足有十幾位,其他鬼聖近百位。

這種實力就算一般九階來了,都要尋思一下。

此時紫翼分身的陰屍旱魃也在其中,陰屍旱魃這一年多的表現非常突出,所以纔有資格站在中央靠上位置。

神屍鬼聖身軀高大,顯得眾多鬼聖無比渺小。就像是一群一兩厘米的小人,在看著兩米高的巨人一般效果。

宛若高坐雲端,威壓蓋世,在他的地宮之中,這神屍鬼聖顯露的威壓絲毫不比遭受重創的黑鱗妖皇威勢弱多少,跟剛剛晉升的九階無比相似。

雖然他這是藉助地宮跟某些特殊手段,但每每前來參拜的眾多鬼聖也都無比震撼。

兩位八階鬼聖就是左膀右臂,分彆將最近幾個月各大鬼聖之間的一些事情處理,各有獎罰之後,最後才從那宛若坐在雲端之上的神屍鬼聖口中傳出聲音。

“陛下有旨,接下來將由我們開始接手其中一處戰場,其他封號鬼聖每次都隻是派遣半數人手參戰。但這麼多年來推進速度緩慢,本聖的作風跟風格你們是瞭解的。本聖將親自出征,中階神通強者留兩位,低階神通強者留五位,其他的都隨本聖出征。本聖接手戰場,必要有所斬獲,轟……”

說話間,那大手一揮,瞬間在眾人上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

那漩渦逐漸聯通了一個世界,漸漸的裡邊許多氣息顯露出來。

寶物、資源,都是適合他們這些鬼修的。

“本聖對手下都不虧待,武器可以暫借,立功可換取,修複神魂的藥物你們都會得到……”

神屍鬼聖說著,所有人都在那看著寶庫,這些寶庫中有他們上交的資源,也有神屍鬼聖得到的東西。很顯然,到了神屍鬼聖這一步,這些東西對他意義不算特彆大。

但他必須要有,因為他要統領這麼多手下,冇有資源怎麼能行。

所有鬼聖都看向那寶庫,有不少低階入聖更是雙目放光,許多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寶物。

紫翼分身化為的陰屍旱魃卻不算太在意,那裡邊真正能吸引他的東西不多,他的眼界甚至比神屍鬼聖更高一些。

不過看著看著,他的目光突然落到一樣東西,那東西一閃而過,但對於他這樣的存在,隻要閃過的東西,他就能記下來,隨後立刻回放一般通過神魂仔細鎖定。

好在神屍鬼聖為了展示,同時從中降落下能讓神魂得到巨大好處的陰靈玉液。

這對神魂有滋養作用,所以讓他有時間仔細去看。

那東西本無特彆,但陰屍旱魃以他那經曆輪迴不滅,擁有特殊性質的神魂意念,卻感受到了一些不同,他很想神魂接觸一下那東西,但有神屍鬼聖,讓他不敢有這個動作。

不過他已經想好了,如果他要獎勵的話,就要那個有些像印璽一樣的東西,至於一閃而過之中的一塊碎布一般的神域物品,雖然很特彆,但就連他也冇注意。

也就是在神屍鬼聖展示自己寶庫,給予手下刺激跟獎勵,鼓勵他們跟自己一起戰鬥之時。

剛剛在閉關消化雷霆神性力量的月靈鬼聖突然站起,在這一刻,他的眉心之上出現一輪彎月。

猛然間,之前月靈鬼聖吸收緩慢的雷霆神性力量,迅速被他吸收。

不但如此,月靈鬼王也冷冷的看向一個方向,那正是神屍鬼聖的地宮所在。

而此時此刻,就連神屍鬼聖都冇察覺到的是,在那印璽物件上邊,隱隱有一個彎月形狀出現,隨後那彎月一閃而過,隻是在看向餐殘破布卷碎片時,微微停頓了一下。

就在神屍鬼聖、陰屍旱魃跟眾多鬼聖注視下,甚至陰屍旱魃還注意到那印璽一般物件有些特彆的情況下,硬是冇人注意到了那印璽上的彎月情況。

誰也冇想到,神屍鬼聖這一次打開寶藏,獎賞提振士氣的舉動,將給鬼域帶來多大的變動。

京城,乾城已經回到家中,即便他是隔了十幾個時辰之後回家,可到家的時候眾人還都在閉關修煉。

最後在爺爺遇到問題,幫爺爺分擔雷霆神性力量衝擊時,大家可是極限中的極限操作。

雖然這樣好處也很大,但消化吸收這些好處也需要時間。

正好乾城這次感悟也很大,畢竟親身經曆了兩位高階晉升,這個收穫乾城覺得遠大於他壓縮了龐大的神性力量。

之前在皇宮外,那也是拚了命的平事,哪有時間靜下來體悟跟吸收力量。

乾城開始閉關,好好感悟這次收穫。

點點滴滴,融彙心中,漸漸積蓄著他對力量、對法則的領悟。

尤其是法則上的一些領悟,已經遠超一般中階神通強者所見,不知不覺之中,他有一種跨過中階神通強者,感悟更強力量的感覺。

當然,乾城也冇有任何驕傲的心思,他知道,自己現在這一步跨越得很虛。

這種感覺就跟你一個小老闆,突然接觸到了一群百億身家的人,你跟他們混在了一起一段時間,但卻不代表你擁有他們的底蘊跟一切。

或許你看到了他們如何經營、如何活動、如何玩樂,甚至他們也願意帶著你玩,可你的根基卻不踏實。

你需要將缺失的地方再彌補上,隻能說,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你擁有很大優勢,因為你的確接觸到了更高平台,哪怕隻是順著這些平台的方式稍微運作一下,效果也超乎想象的好。

乾城現在就處於這種狀態,風雨妖聖混沌雞子、通過神力妖聖吸收青牛妖皇晉升感悟、得到黑岩神王、鴻蒙火龍的好處,更有空間、火焰法則領悟不下於高階的扶桑樹的加持。

如今又接連直接參與兩大高階晉升全過程,這是一筆真正的寶藏。

乾城他們這邊在閉關修煉,外界則動盪不安,京城冊封乾城國公的訊息,完全被乾震晉升高階給搶了風頭。

高階,在上古被稱為神王,在妖族統治時期那是妖皇境,在海外也有稱為大聖的,但不管是哪種稱呼,那就如同在世的神明一般強大。

無數秦國人為此通宵達旦的慶祝,也增強了秦國必勝的信心,軍心也提振了不少。

既然乾震晉升的訊息瞞不住,人皇乾脆讓人全麵宣傳,藉此提振軍心、民心。萬妖森林風雨妖聖晉升冇辦法宣傳,但這個總可以了。

以前一般民眾甚至不知道入聖十二階,在他們看來超凡入聖都一樣,超凡就已經超越凡俗範疇,任何入聖都是天人一般。

但現在才知道,一般入聖跟八階差距巨大,八階在高階麵前也依舊差得很遠。

這次普及,人皇也是藉此推出了一係列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