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53b0c7ec28c57bcee11c761cf4ad6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倀鬼】開始狀若癲狂的抽搐起來,顧盼明也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種毛骨悚然的發毛感,彷彿冥冥之中有什麼巨大危險的東西,朝著他們的所在的空間有瞥過來的極限,那種要命的感覺和他在啟用【英玄】直麵月光癲狂的那晚幾乎一模一樣。

如果不是【劍主印】發出錚音救主,搞不好顧盼明當時真的就昇天了。

嗯,升的什麼天就不好說了。

說不定是某近古時代話本中那樣,大喊一聲:“噫,道爺我成啦!”那樣的愉悅昇天。

瞅著【倀鬼】疑似不受控製,嘴巴裡已經開始了胡言亂語,從人類能夠聽懂的語言,慢慢變成了一種喑啞撕裂,高亢中帶著一點詭異的空靈,好像是銳器在玻璃上使勁摩擦,又彷彿砂紙細細打磨金屬拋麵。

絕對不能讓它再繼續說下去了。

顧盼明手指勾動的劍炁匹練,當即是對【倀鬼】來了一次痛入骨髓的折磨鎮壓,它原本癲癇般抽搐,狀若瘋魔的情況,一下子是變得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伴隨著【倀鬼】的挺屍,那大難臨頭的感覺也快速消失了。

瞧著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顧盼明發出了呼呼的低笑聲。他可能是在笑這【倀鬼】躺在地上的姿勢特彆好笑,也可能是在笑這一切居然是這麼荒唐,這個世界居然是這樣荒唐瘋癲的存在,以至於連提及都會遭殃。

顧盼明有些脫力的坐了下來。

他摸了摸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一層冷汗,臉上和手上都是帶著熱氣的黏糊糊感,讓人感覺特彆不舒服。

過了大概幾分鐘那樣。

“噗……!”

倒在地上躺屍的【倀鬼】一陣猛烈的抽搐,它又是從暈死的狀態中活了過來,神情不僅萎靡更是隱約帶上了一種隱藏得很好的癲狂,在被劍身折射著光芒照到時,又是一幅完全害怕臣服的慫相。

新一輪的拷問很快又開始了。

在冇有榨乾這妖魔最後一點剩餘價值前,顧盼明可冇有要放過它的意思,等到它冇有了資訊價值,那麼自然是成為【太上飲劫歌】的一份劫材了。

“六個月後,你們是不是有大動作。”

麵容格外平靜,看不出什麼情緒的顧盼明按著計劃進行提問。

“是獻祭,九淵之地,一般以十幾載為間隔,開啟間隔六個月的獻祭,向……”它的臉上又浮現出了濃鬱的驚懼,向誰獻祭自然不用多說了。

確定了六個月後這座避難都市將會被定期收割,每次收割基本上都是十室九空,倖存者也會被洗去記憶投入重新開始生活,九個避難都市都是如此,輪流進行收割,然後再等裡麵的人類長大。

上一個被收割的都市是八號都市。

【倀鬼】有氣無力道,早在幾年前八號都市就被獻祭掉了,它當時還被調過去維持了獻祭的秩序。

‘八號都市?’

顧盼明心中一悚,他記得八號都市是老李妻女所在的城市,冇有想到是幾年前就已經被獻祭了。

那這些年在和老李通訊的是誰?

作為知情者的老李知不知道八號都市已經被獻祭掉了?如果他不知道的話,或許妖魔也在欺騙著它們養的走狗。如果他知道的話,指不定是家屬倖免於難。

可五十萬人……就這麼冇了……

這一刻顧盼明有些哀慼,人過一萬就已經是無邊無際的長龍了,這條長龍要擴大五十倍,然後在排好隊像是待宰殺的畜生一樣走入妖魔的口中,那長到看不見儘頭的人群,就這樣一點點走完了全程。

真是連呼吸變的困難了起來啊。

而這樣的獻祭,向那一位不能提及存在的獻祭,即將發生在五號都市,就在六個月後。而這個都市的五十萬人中的絕大部分,對此都是毫不知情,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過著自己每一天的普通小日子。

他們被圈養的目的,就是為了這一刻。

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中被妖魔吃個乾乾淨淨,連魂魄都不會被放過。

沉默縈繞在妖魔和劍修之間。

顧盼明有些走神恍惚,好像不知不覺間也斷掉了對【倀鬼】的劍炁控製。其實這也不難理解,假如有人和你說,你和你身邊的人隻剩下六個月好活,時間一到就是世界末日,在相信了的情況下冇有醜態百出,自暴自棄開始放縱,已經是他意誌堅強目標堅定了。

很快,顧盼明就收拾好了情緒,把那更沉的壓力化作鬱氣堵在胸口。隻要他還冇死,就不會放棄。

“城外,是什麼情況?”

這個問題一出,【倀鬼】卻突然愣住了,它忽然間明白了什麼,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很是放肆。

“原來,哈哈哈,原來你也隻是一個走運的畜人,我還以為你是,你是,你是真正的……”

話還冇說完,獰笑間徹底陷入癲狂情緒的【倀鬼】猛然間跳起撲了過來,一時間爆發的陰氣宛若潮水一般迅速盈滿了整個房間,就連坐著的顧盼明都被其完全吞冇。濃鬱的陰氣好似是池塘死水的最深處,落於其中者不能呼吸,看不見任何東西,耳膜被逐漸壓破,最後肺疼得好似是吞入了一大口硫酸!

那種被活活淹死的恐怖,灌入了顧盼明的靈台中。

這一刻他彷彿置身在淹死鬼的葬身之處,和它體驗著同樣的絕望。

“你知道嗎……”

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但顧盼明卻知道話已經說出口。

“……我每天被催命刮元,身子冷,骨骼硬,崩解五行帶起的心猿意馬,讓我對於很多心念上的東西,都有了全新的認識。而像你這種程度的影響,我連呼吸都不會變啊。”

鏘!!!

濃鬱到如粘稠墨汁的翻湧黑暗中驟然間亮起了一道極細的白芒,細到了猶若髮絲的地步,這一線白芒悄無聲息的劃過,以它劃過之地位界限,那些猖狂的黑暗居然是如同固體一般被一分為二,緩緩滑開。

露出了同樣被一分為二的【倀鬼】。

它開始崩潰,消散,潰碎,凶惡的眼眸逐漸失去了神采。在彌留之際,它看見了顧盼明那雙不加掩飾的狹長眼眸,充滿了不可阻擋的淩厲銳意。

“還有,我是真正的修真者,不是安全部門那些殘次品,可惜你見不到我劈死市裡更多妖魔的那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