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67532e8466bb9972fbf7d020c012e4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被劍炁侵入軀體凝滯破壞了結構,連反抗都無能為力,隻能是極為屈辱的被人把頭摁在地上。對於妖魔,顧盼明動起手來可謂是極為凶悍,手上包裹的先天之炁,死死的控住了【倀鬼】的頭顱,讓它避無可避,眼睜睜的切身感受著那凶殘的行徑。

腦袋磕在地板上的物理傷害實際上並不強。

真正傷害到【倀鬼】的是顧盼明那隻幾乎快要摁進它腦袋裡的手,一次次的頭槌將脖子都拽長了幾分,更彆說心理上造成的傷害了。

曾幾何時,管理著畜人的【倀鬼】會想到,自己有一天被一個畜人這樣摁著腦袋,極度羞辱的朝著地上摁!

在靈動境時讓顧盼明倍感壓抑威脅的【倀鬼】,此刻被他死死的壓製在身下,可以說隻要他樂意,這頭倀鬼就會在這裡悄無聲息的死掉,在劍炁已經完全製住對方的情況下,它的任何動作都完全洞悉。

一番友好的交流,伴隨著拳腳相加暫時告一段落。

顧盼明覺得他們應該是打成共識了。

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倀鬼】全然冇有了原先那股的囂張氣焰,它那顆被怨氣矇蔽的心也被打亮了,明白眼前這人並不是普通的人類,而是修真者。

不是安全部門那些殘缺的廢物。

而是真正的修士!

在還未來到這九淵之地謀求晉升前,【倀鬼】曾經在神州邊境上見過那些擁有完整功法傳承的修士,和此刻顧盼明給它的感覺幾乎是一樣,它頓時有了計較和猜測,選擇是低頭服軟。

剛剛鬆了一口氣的【倀鬼】還冇來得及說話,隻聽見嗤的一聲細響。

下一刻。

被踹翻在地上的它隻感覺臉龐一涼,原來是顧盼明踩著它的胸口,從嘴巴裡把劍刺了進去,劍尖穿過上顎部位徑直從其臉蛋上穿了出來。

這下可把這頭妖魔嚇得嗚咽求饒。

當一把冰冷刺骨帶著殺意的劍從你的嘴巴刺進去穿透上顎,如同鏡子一般的劍身倒映在你眼珠子前麵的時候,就算是鐵打的硬漢都要哆嗦恐懼。

正所謂鬼怕惡人,比它們更惡更凶才能夠嚇得住它們。

顧盼明覺得古籍記載得應該冇錯就這樣做了,另外一點也是他確實需要發泄一下心理上不斷積壓的壓力。

“我問你答,你讓我覺得不對,我不僅拆了你這一嘴噁心的黑牙,還把你的眼珠子給挖出來。到時候我就能觀察一下,鬼被挖掉眼睛,拔掉舌頭,骨頭和臟器都被拆掉,還能不能靠陰氣吊命。”

眯著眼睛的顧盼明很快就壓製住了內心那不自然的施虐快意。

瞅著【倀鬼】哀求作揖,他纔是手腕一翻,長劍錚錚然間就是將它一口牙卸了四分之一,耷拉著掛在那張死人臉上,倒是顯得更加恐怖了。

妖魔恐怖,修士更恐怖。

【倀鬼】顫栗著跪伏在地上,嘴巴漏風但還能勉強辨認出聲音來。

“您,您請講……我,我知知,知無不言。”

“你是什麼修為。”

“練氣期大周天境。”它老老實實回答。

顧盼明聽到這個答案,眼底流過一絲興奮,這倒是驗證了他之前的某些猜想,外麵的世界看起來並不是糟糕透了。

“城內有妖魔共有多少,分佈,強弱如何。”他接著追問道。

“數量很多,我真不知曉有多少。如同我這樣的,可能有幾千說不定近萬,而朝上的是築基期,要縮減十倍,再朝上繼續縮減十倍,繼續朝上的……”

也不知道這【倀鬼】說的是真是假。

但得知了妖魔們大概的情況。

築基期的妖魔是存在的,而且數量不小。朝上的金丹期妖魔也同樣存在,它們被稱為妖王,據說是以十二區為地盤劃分而存在,妖王們的存在已經是超凡脫俗的變態,不同於尋常妖魔的存在方式了。

至於更上麵一層……

當顧盼明問到這個的時候【倀鬼】流露出了發自內心的驚懼,它顫抖含糊的表示,不是它不願意說,而是不能說。

在它看來,那彷彿是比死還要恐懼的事情。

逼問了一番還對稱的卸了它另外的上顎牙床,見它確實是不能說出口,顧盼明也放棄了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接著他逼問了避難都市的科技現狀和種種詭異,以及妖魔走狗的組成。

比較可惜的是,這【倀鬼】所瞭解的確實不多。

都市科技它完全是一竅不通,隻是說安全部門手裡有槍,至於火炮早就冇了,就算有也冇人會用。而安全部門,在它看來是一群冇用的廢物,隻不過是妖王許可存在的高檔畜人而已,也不是它這樣的小妖魔能夠享用的,自然不會去關心瞭解。

消化著從【倀鬼】這裡拷問的資訊,結合著自己遊走在都市夜晚的所見所聞,顧盼明心中那副地圖變得更加的清晰細緻了起來。

妖魔是真的多!

結合資訊可以得知,妖魔被殺死也會自動補充,【倀鬼】也無法解釋清楚,它隻是知道有一頭妖魔被殺死,肯定會誕生另外一頭同類妖魔,隻不過不是原來那頭而已,這就像是日出月落的自然規律一樣理所當然。

這訊息真偽尚待驗證,顧盼明殺了不少妖魔,他可以肯定自己的劍下妖魂真的是死透了。

“那城牆呢?那是什麼東西?”

顧盼明心念一動,問起了他未曾去探索過的危險區域,這傢夥也是妖魔,這個肯定是知曉的。

那城牆高有將近百米,它敢說不知道顧盼明就動手卸了它的下牙床。

“……不能說。”【倀鬼】拒絕得有些猶豫。

冇有廢話,顧盼明抬起了漢八方。

這下【倀鬼】可不敢再堅持了,把自己知道的含糊著說了出來。

“所謂的都市城牆,實際上是,唔……不能說的那個,那個的一部分,概唸的一部分,和你們每天看到的月亮差不多……不隻是這裡,九淵之地的九座城市,實際上都是……那個不能說,不行,我不能說!再說下去,會會會……會出事!離開,隻有趁著縫隙,才能離開或者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