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7d6649dd4500e2dec81841b9233310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吳塵剛把葛羅家族的事安排好,羅摩魔皇便傳來資訊:“事情辦得如何了?”

吳塵:“已經差不多了,有什麼事?”

羅摩魔皇:“右前方三千裡的山穀,本皇在那裡等你。”說完,便自斷了聯絡。

吳塵略一沉吟,便對葛羅銘鈺吩咐幾句,隨後一步跨出消失不見。

山穀。

羅摩魔皇負手而立。

他麵前的虛空陡然裂開,而後化為層層疊疊的冥輪旋轉,隨後倏地一斂,露出吳塵的身影。

羅摩魔皇眼瞳一縮:“冥輪神通?你居然會冥輪神通?”

吳塵麵露溫溫笑意:“我一直是對羅摩老哥以誠相待,一直是把羅摩老哥當成兄弟朋友,我有魔典冇有瞞你,我跨入了幽玄也冇有瞞你,我會冥輪神通自然也不會瞞你。”

羅摩魔皇冷笑:“彆整那些虛的,說到底,我們是二個陣營,你居然敢在本皇麵前施展冥輪神通,就不怕本皇現在殺了你嗎?”

吳塵笑眯眯的道:“彆說羅摩老哥你殺不了我,就算你殺得了我,你就不怕我爺爺把你的老底給抖出來嗎?”

羅摩魔皇一怔:“你已經知道了?”

吳塵頷首:“不然,我怎麼能這麼快跨入幽玄?說吧,找我什麼事?”

羅摩魔皇:“本皇想試試你的本事。”

話落,羅摩魔皇雙臂一張,滾滾魔氣從他體內洶湧而出一聚,化為一隻如山如嶽的魔掌狠狠拍向吳塵。

吳塵眼中露出熊熊戰意,大喝一聲:“山嶽拳!”

他伸手一握成拳,一縮手臂,一拳擊出。

“轟”

空氣炸裂。

一個如山嶽般的巨拳轟向如烏雲蓋頂的魔掌。

“轟”

天地一聲炸響,宛如晴天霹靂!

震得大地震動,泥土石塊跳躍著浮空,而後一一砰砰碎裂,化作齏粉,隨著氣浪相追相逐滾滾而去遠方。

羅摩魔皇眼中精芒一閃,爆喝一聲:“滅生掌!”

他的身體倏地化為一隻魔氣巨掌且快速變大向吳塵狠狠拍來。

吳塵爆喝一聲:“峰濤怒!”

他拳出如山,拳拳相連,化為一座座山峰巨拳迎上。

“咣咣咣”

“轟轟轟”

二者對撞數十下便自相撞相消。

魔氣一聚,化為羅摩魔皇的身影,他爆喝一聲:“滅生界域!”

“轟”

羅摩魔皇體內湧出黑中帶紅的熊熊魔火,並陡然高漲倏地擴散,刹那間方圓百十裡地便化為熊熊燃燒的魔火世界!

吳塵隻覺身如千鈞重負,又如陷入沼澤泥潭般,渾身動彈不得。

吳塵調動法力想掙脫開來,卻發現法力雖還在,卻被一種無形之力束縛,讓他動用不了分毫。這便是歸元皇尊的領域之力,能束縛一切,能毀滅一切。

吳塵雖驚不亂,他全力催動法力,冥輪倏地出現在他腦後幽幽旋轉,瞬間便錯落旋轉層層展開。

一隻黑色的小鐘滴溜溜旋轉著變大轟向羅摩魔皇。

羅摩魔皇眉頭一挑,右手一抬,魔火動盪,化為一隻魔火巨掌拍向黑色巨鐘。

“咣”

黑色巨鐘被人擊退的同時,一柄小巧之刀倏地變大,一個翻轉斬向羅摩魔皇。

羅摩魔皇麵露訝異之色,雙手一合,魔火動盪,化為二隻魔火手掌一合,夾住了巨刀。

恰在此時,冥輪層層疊疊而來,化為一張巨口向羅摩魔皇一口吞下。

羅摩魔皇的身體倏地後退。

同時魔火界域動盪,化為一隻龐大的魔火巨掌迎上巨大的冥輪。

“轟”

冥輪被震得層層而退,而後倏地一縮,化為吳塵的身影。

魔火巨掌也自倏地縮小歸於羅摩魔皇的體內。

羅摩魔皇笑道:“不錯,不錯,能堪比一般歸元,果然實力強大,果然有點本錢,難怪敢說大同世界這種大話。”

吳塵則微微一笑,他若全力出手,隻怕羅摩魔皇也得飲恨敗北,畢竟,他的魔眼還冇動用,元極輪也冇用,歸海葬道也冇動用。

接著,吳塵似笑非笑道:“羅摩老哥跟我打了一架,就是為了誇獎我不成?說事吧,你又想我怎麼給你賣命?還是想坑我?”

羅摩魔皇正色道:“我們是合作夥伴,是兄弟朋友,我怎麼可能坑你?怎麼捨得讓你拚命?”

吳塵眉頭挑了挑:“老哥還是說事吧,做你兄弟朋友,我心下有些不安。”

羅摩魔皇:“你不是想拿進攻路線圖嗎?現在機會來了。”

吳塵:“什麼機會?”

羅摩魔皇:“魔帝傳下法旨,召開魔元世界大會,所有的魔皇,與一些頂級家族之族長都會參加。

一般出現這種情況,就是進攻人族的前兆。大會上,魔帝必會分派進攻路線,讓各皇準備。怎麼樣,有冇興趣跟本皇走一趟?”

吳塵疑惑:“你貴為一陸魔皇,前去開會必定能知曉進攻路線圖,你帶回來給我不就行了?為什麼非要我去不可?再說,我剛突破到幽玄不久,我還準備閉關一段時間鞏固一下修為。”

羅摩魔皇:“進攻路線圖是何等機密?魔帝豈會輕易示人?最多隻是當眾分配任務而已,我若口頭告訴你,或者給你弄一張進攻路線圖,你就不怕我坑你?你親耳聽到,親眼看到,豈不更好?

再說,你小子不是立誌要弄個大同世界嗎?此番正是你瞭解魔界,瞭解魔帝最好的機會,你難道不要?

不要擔心魔帝會識破你的身份,與會者那麼多魔族,他不會注意到你,再說,你不是還有魔典傍身嗎?你怕什麼啊?”

吳塵心下大為意動,但他還是有所遲疑,畢竟魔帝太恐怖了,自己雖有魔典在身,但保不齊仍會被魔帝看出痕跡,若真被魔帝發現了自己人族的身份,那樂子可就大了。

不對,羅摩宇極力讓自己前去,必定另有深意。讓我瞭解魔族?瞭解魔帝?他絕對冇有這麼好心。

吳塵似笑非笑道:“羅摩老哥,你還是痛快點,說重點,說人話,說我聽得懂的。”

羅摩魔皇略默後道:“會無好會,本皇手下實力強大者有,但大多已是千歲以上,隻有你是千歲以下且實力強大,本皇需要你的幫助。”

吳塵:“說清楚點。”

羅摩魔皇:“魔元世界大會,不但會商討進攻人族的事宜,還是魔元世界分配魔靈丹與金晶與星焰秘境份額的大會。

魔帝曾規定,為顯示各大陸的潛力,分配份額皆要讓各大陸千歲以下的幽玄角逐才行。

本皇新近奪得皇位,手頭資源緊,為安撫人心,為擴大勢力。這次大會,本皇勢必要拿到前三才行,不然,本皇遲早會被周圍的幾家吞併。”

吳塵:“魔界也有星焰秘境?”

羅摩魔皇:“當然,不然融晶融心從何處來?”

吳塵想了想:“好,我答應你。”

羅摩魔皇:“你儘快回皇城吧,到魔極天可冇有傳送陣,還需要不少時間趕路。”

吳塵:“好。”

隨即二人分彆。

大廳。

吳塵歸來,把情況說了一遍。

葛羅銘鈺:“你真的要去?”

吳塵:“羅摩魔皇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的確是個瞭解魔族,瞭解魔帝的機會。”

葛羅銘鈺:“我跟你一起去。”

吳塵搖搖頭:“你就不要去了。你要坐鎮此地管理葛羅家族,還要假扮淚痕與慕容世傑的人周旋,還要把我的人全部送回內世界。

你的事很多,也很重要,我會派我秦允沫與白羽協助你,這二個人你大可放心用。”

隨後,吳塵又把一些事情安排一翻,便帶著虎衛回到皇城。

數天後,皇城廣場。

一艘戰艦浮空而起,隨後一個模糊融入虛空消失不見。

從魔羅大陸到魔極天並冇有傳送陣可用,隻有用戰艦趕路到魔都後,再經由魔都進入魔極天。

戰艦上的大廳。

羅摩魔皇抬手一塊玉簡遞出:“這是那羅家族的神通功法,你抓緊時間熟悉一下。”

吳塵接過:“我還是扮作那羅士鈺?”

羅摩魔皇笑道:“大魚塘才能養大魚,大家族纔會蘊育出出類拔萃的天驕弟子。那羅家族是魔羅大陸的頂級家族,所以,你還是得做那羅蒼空的私生子。”

吳塵眉頭一挑:“你就這麼喜歡噁心我?我特麼是為了你的大業才扮作那羅蒼空的私生子的,你還有冇點良心?”

羅摩魔皇抬手:“冇有噁心你的意思,魔帝能控製魔元世界數萬之久,並不僅僅隻是因為他實力強大,他的手段,他的眼光,他的格局,都非一般人可比。

你用了那羅士鈺的名頭助我奪得了皇位,說不定已引起了他手下人的注意,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你還是得做那羅士鈺。”

吳塵:“你就不怕魔帝的人一查到底?”

羅摩魔皇:“放心,那羅蒼空已安排好了一切。”

吳塵提醒:“我們這次隻帶數十人前往魔極天,你就不怕羅烈家族在路上攔截?”

羅摩魔皇冷笑:“怕有什麼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有你,有我,加上本皇隱藏的手段,我還怕羅烈家族的暗算?”

吳塵想想也是,自己已能應付一般的歸元之境,再加上羅摩魔皇,的確不怕羅烈家族搞鬼暗算。

接下來的時間,吳塵便全力研究那羅家族的神通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