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1f200073cbd609a049059a0ac36af3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的意思是拒絕?”女子聽到這話後,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按理來說,這樣一個底層人受到威脅,再怎麼樣也應該妥協纔對。

不過同時她也算是明白了,無知者無畏這句話的含義。

哪怕是再三警告,葉楓也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姑且先問一句,你知道和我一起來的那個少女是誰嗎?”葉楓看向女子,語氣平靜地開口問。

女子聽到這話後,眼中也流露出一絲鄙夷的目光:“你該不會想說那是你女朋友吧?”

“噢......那倒不是。”

葉楓輕輕擺了擺手,他現在覺得李晨這一群人都該吃點六個核桃補補腦。

但凡他們調查一下陳思瑤的身份,都絕不會輕舉妄動。

“我想也是,你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到女朋友呢?”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陳思瑤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是絕佳,葉楓就是住在貧民窟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和陳思瑤有太深的關係。

“行了,你如果冇事的話,那我就走了。”葉楓懶得和這個人繼續廢話。

外麵還有烤魚冇吃呢。

也就是在葉楓轉過身的時候,忽然間女子扯開了自己的衣領,露出了一大片雪白。

“救命呀!!有人非禮!!”女子忽然間用儘全力,尖聲叫喊了起來。

伴隨著她這一聲叫喊,外麵的不少人聞聲趕來,其中也包括餐館的一些服務人員。

當他們進來的時候,恰好看到女子蜷縮在角落,雙手護在胸前,衣領上明顯有撕扯過的痕跡。

“救,救命!他,他非禮我!”女子蜷縮在角落,眼眶中帶著淚水,指著葉楓大聲說。

旁邊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開始對葉楓指指點點。

此時葉楓心中也是冷笑一聲,原來是這種招式,待會隻要等審判門過來,就能把他給帶走。

難怪說是一年。

“發生了什麼?”就在這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隻見陳思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現場。

女子看到陳思瑤後,連忙指著葉楓大聲說:“他非禮我!!像他這樣猥瑣噁心的人,你最好還是離他遠一些!說不定他腦袋裡麵早就對你有什麼猥瑣的想法了!”

嗬......現在看你怎麼辦。

不知天高地厚,女子心裡麵十分確信,今後陳思瑤一定會遠離葉楓。

畢竟他們兩人看起來就根本不是同一個階層的人。

“是嗎?據我所知,葉楓的眼光還冇有差到非禮一位大媽吧?”陳思瑤低頭看著女子,聲音清冷。

這一瞬間,女子表情一僵。

大......大媽?

對於一個年齡不到三十歲的女人來說,被叫大媽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更何況還是被一位絕美的少女叫大媽,這絕對是靈魂上的真實傷害。

此時的葉楓同樣是瞪大了眼睛,之前怎麼冇有發現,陳思瑤身上竟然還有毒舌的屬性?

“事,事實就是事實,要不然我的衣領是怎麼被撕開的?”女子抬起頭,故意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樣。

“有冇有可能,是你主動撕開給他看的呢?”陳思瑤繼續問。

當聽到這話後,女子緊緊咬著牙,眼中帶著淚水:“我都說了是被非禮!世界上就是因為有你這樣的賤女人,所以才......”

轟隆!!!

女子話還冇有說完,陳思瑤的眼中就開始跳躍著黑色閃電。

下一刻,整個衛生間內充斥著強大的異能之力,四處佈滿了黑色雷電,並且發出滋滋聲響。

就連衛生間內的鏡子都被直接震碎。

原本圍觀的人冇有任何猶豫,不顧一切地朝著衛生間外麵跑去。

昨天才發生F區被一位異能者造成傷亡過百的事,現在又有人使用這麼強大的異能,他們不敢多留。

與此同時,女子臉上的表情徹底僵硬了。

她看著眼前的陳思瑤,一臉不敢相信。

這......這個異能是什麼異能?

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壓迫感?

就在這時候,一個身穿審判門黑色西服的人從衛生間門口衝了進來,隻見他立刻出示自己的證件:

“我是審判門成員張濤,這裡發生了什麼?”

這麼快就趕來,恐怕是早就預謀好了。

女子看到張濤後,連忙喊道:“他剛纔非禮我!!還有她,她剛纔給了我一巴掌!

光天化日之下她們竟然做這種事情,你們審判門一定要為我做主才行!!”

張濤聽到這話後,目光看向陳思瑤。

絕美的臉蛋,還有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冰冷氣息,總覺得她不像是什麼普通人。

之前也冇有提過關於這個少女的資訊。

猶豫了幾秒後,張濤還是決定先把他們帶回去再說。

“麻煩配合審判門調查,你的姓名請提供一下。”張濤拿出了一個本子,準備先記錄下來。

陳思瑤琉璃般的美眸看向張濤:“陳思瑤。”

張濤聽到這個名字後,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他忽然間想起來,陳思瑤?

這不是陳家的那個大小姐麼?

冇錯!!

這種氣質還有這個容貌,隻可能是陳家大小姐!

我靠!怎麼會招惹到她的頭上!?

張濤的額頭上已經流下冷汗,陳家的地位很高,哪怕是審判門分部的一個部長,都不會隨便招惹陳家。

而他隻是一個普通的審判門成員!

“這,這件事恐怕是個誤會......”張濤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

“誤會?剛纔她不是說我打了她一巴掌麼?”陳思瑤聲音清冷地開口問。

張濤連忙笑著說:“她,她可能是記錯了吧?”

“她冇有記錯。”陳思瑤紅唇邊掀起一個微笑。

下一刻,陳思瑤琉璃般的美眸中跳躍著黑色雷電,指尖的黑雷忽然間發出一陣轟鳴。

轟隆!!

一道黑色的雷電落在女子身上,伴隨著一聲慘叫,她的身體撞在了牆上,劇烈的痛覺讓她當場暈死過去。

“現在知道了嗎?冇有誤會。”陳思瑤轉過頭看向張濤,表情冰冷無比。

張濤看著這一幕,微微張著嘴巴,眼中帶著震驚的目光。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站在原地一句話都不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