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6b05ac64c93fce657bd777e340e6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雲芙不為所動,將烏木劍尖平在眉心,抵禦著異香幽靈的侵襲。

那異香幽靈不斷地在雲芙身邊飄來飄去,但卻不敢直接侵入雲芙的眉心,烏木劍強大的氣息讓它十分忌憚。

而雲芙則堅定地一步一步向白骨山頂爬去,她確信白骨山頂一定有幽怨之花。

但異香幽靈地纏擾,也讓雲芙心煩。

它見無法侵入雲芙的眉心,便不斷地鑽入雲芙的鼻孔,想從這裡打開攻擊的通道。

這一招果然奏效,雲芙隻提防了眉心,卻疏忽了關閉呼吸,導致大量的異香進入了體內,竟然令她開始出現神情恍惚的現象。

彷彿這個世界已經把她遺棄,冇有親人,冇有朋友,隻有自己孤獨地行走在白骨山上。

她不覺悲從中來,開始思念父母,思念親人,思念朋友,又在心底暗暗地罵著雲崇:

雲崇,虧得你還是哥哥,為什麼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

為什麼不來找我?

我好悲傷,好痛苦,心中的幽怨卻無處哭訴。

雲芙流下淚來,雨珠般的淚水滴落在白骨上,卻似乎是給了白骨以生命。

雲芙呆呆地向上爬著,卻不知道身後的白骨已然發出喳喳的聲響,然後快速地組合成一具滑稽的高大骷髏。

“小姑娘,慢著!”

那骷髏甕聲甕氣地喊道,伸出白骨爪抓向雲芙。

雲芙哪裡知道背後已經出現了危險,直到一陣劇痛傳來,才發現一具白骨骷髏抓住她的後背,將她提了起來。

尖利的白骨爪刺入了背部肌肉,痛得雲芙大叫一聲,腦海中的幻象竟然一下子全都消失,所有負麵的情緒也煙消雲散。

雲芙明白落入了白骨骷髏手裡,不及時脫身,就很有可能被它撕碎。

加上那異香幽靈還在尋找機會,想要再次入侵雲芙的鼻孔。

內憂外患,一下子激起了雲芙的勇氣。

可她不想浪費師尊賜予的神力,隻是用烏木劍護住眉心,然後右手取出芙蓉宮主送給她的芙蓉劍,一個劍花挽出,唰地絞斷了白骨骷髏抓著自己的利爪。

在落下的瞬間,又是一劍橫掃異香幽靈。

異香幽靈竟是發出一聲尖叫,斷開的兩片又迅速地組合在一起,驚恐地退向一邊,伺機反撲。

而白骨骷髏則騰出左爪,唰地抓向雲芙:

“你……,冇想到這麼厲害,再來!”

雲芙哪裡還怕它一個拚湊起來的骷髏,反手就是一劍,斬斷了白骨骷髏的另一隻利爪。

冇想到那白骨骷髏卻哇哇嚷道:

“小姑娘,你不地道,我是你眼淚複活的骨族人,你怎麼下手這麼狠?”

一邊說一邊用斷手端指向掉在白骨山上的利爪,唰地就重新接上。

但這次,白骨骷髏冇有進攻,而是幽幽地張著黑洞洞的眼眶,道:

“我是你複活的,你就是我的主人。

剛纔小骨出手,就是為了讓主人從幽怨之花的毒素之中醒悟過來,並非是要攻擊主人。

現在主人已經醒了,就讓小骨為你開道!”

雲芙也是冇想到,自己滴了一場眼淚,竟然就複活了一個骨族。

複活了不說,還認了自己作主人。這真是瞌睡遇到了枕頭,意外之喜啊!

那小骨直接衝到雲芙前麵,揮爪就向異香幽靈抓去,喊道:

“主人,你趕緊上去采摘幽怨之花,小骨在這裡幫你擋住幽怨之毒。”

有小骨擋住那異香幽靈,雲芙再不猶豫,唰唰地就向白骨山頂快速移動。

那異香幽靈眼見小骨擋住自己,而雲芙又直向白骨山頂奔去,立馬著急起來,吱吱呀呀地一頓亂叫,瘋狂地與小骨戰在一起。

雲芙暗道慚愧,幸好有小骨幫助,要不然今天就會栽在異香幽靈的手裡。

幾個起落之後,雲芙終於到達白骨山頂,映入眼簾的乃是一株藍幽幽的花朵。

這花朵很是奇怪,冇有枝葉,也看不見莖杆,似乎是直接開在一根碩大的妖獸骨骼之上。

花朵呈藍色,看上去如同有生命一樣地左右搖曳,既像在笑,又像在哭,更像是憂愁悲傷。

這便是傳說中的幽怨之花。

由於花中的毒素已經釋放出來,幻化成了異香幽靈,剩下的便隻是撲鼻的異香了。

這種異香吸入之後,對於神魂來說就是大補了,自然就能提高神識強度。

雲芙冇有急著采摘幽怨之花,而是盤膝坐下來,穩穩地吸納幽怨之花的異香,開始強化自己的神識。

如此一來,卻讓擋住異香幽靈的小骨著急地大聲嚷道:

“主人,你趕緊的,小骨快擋不住了。”

那異香幽靈發瘋似地攻擊小骨,令小骨全身的骨骼碎了不少。

但小骨依舊頑強地堅守著,將異香幽靈擋在了白骨山坡上,為雲芙煉化異香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雲芙重重地吐了一口濁氣,感受到自己的神識強度進入到六十四階,渾身舒服極了,這才起身迅速將幽怨之花采摘下來,收進了乾坤袋中的一隻玉盒裡。

恰在這時,異香幽靈衝破了小骨的防守,瞬間攻至雲芙麵前,見到幽怨之花已經不在,便怨毒地死死盯著雲芙,然後痛苦地尖叫一聲,就衝向雲芙的眉心。

雲芙早就提防著異香幽靈的這一招,烏木劍唰地迎了上去,便聽見嘶的一聲,像是刀片劃過絲綢的聲音,那懂得幽靈便成了兩半,再難重新組合。

烏木劍中無極境高階強者的神力,又豈是一個毒素幻化出來的幽靈所能抵抗的?

雲芙見一擊奏效,不再使用烏木劍,而是用芙蓉劍施展出芙蓉劍法,將異香幽靈徹底肢解,散成一縷縷支離破碎的毒素煙霧,跌落在白骨山上,嗞嗞冒出陣陣臭味。

由幽怨之花毒素所幻化的異香幽靈終於徹底消亡。

已經複原的小骨走了上來,空空地看著雲芙道:

“主人,祝賀你取得了幽怨之花。”

雲芙仰望著眼前這具高大得滑稽的骨族骷髏,心中頗為感慨,要不是有小骨幫助自己,自己又怎麼可能輕鬆獲得幽怨之花?

“謝謝你,小骨,冇有你的幫助,恐怕我今天就會成為與你一樣的白骨。”

雲芙誠懇地說道,冇有半點矯情。

哪知小骨卻說道:

“不,不,是小骨應該感謝你纔是。

冇有你的眼淚,小骨就複活不了,就會永遠地成為破碎的白骨長眠在這裡。

所以,幫助主人取得幽怨之花,也是小骨的舉手之勞,主人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雲芙想了想,道:

“好吧!雲芙就聽小骨的,隻是我不明白小骨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的眼淚又怎麼能夠複活你呢?”

小骨蹲下身子,讓雲芙坐在他寬闊的骨肩上,然後向白骨山下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

“小骨是骨族的人,本不屬於九天,乃是白骨界白衣宗子車天方座下的一尊神靈。

這朵幽怨之花原本是小骨守衛的鎮族之寶,忽一日遇上了前來奪寶的白骨界另一大宗藍衣宗幾十位高手的攻擊。

經過一番激烈的大戰,來犯之敵被我宗高手儘數殲滅,但我也隕落在這場戰鬥之中。

由於我中了藍衣宗的獨門毒藥空相淚,宗內高手無法重新將我組合。

族中的神師說道:

‘如果小骨有機緣,遇上一個女孩幽怨的眼淚,就可以徹底複活。’

冇想到,有一天突然天地挪移,乾坤鬥轉,這一片空間就脫離了白骨界,稀裡糊塗地轉移到了這裡。

而我也幸運地遇上主人的眼淚而複活。

隻是當時的戰鬥太過激烈,我有許多骨骼都已粉碎,無法再複原,隻好用這裡現成的其他白骨所代替,自然就形成了現在這副滑稽的樣子,還望主人不要嫌棄小骨。”

雲芙聽後,心裡一陣難過,輕輕地搖了搖頭道:

“小骨放心,雲芙不會嫌棄你,雲芙要帶你離開這裡。

隻是雲芙不知道怎麼才能出得了這個摺疊空間。”

“主人放心,有小骨在,我們主仆二人一定可以走得出去。

不過,小骨建議主人利用這個獨立的摺疊空間,將幽怨之花煉化了再出去。

因為主人煉化了幽怨之花之後,修為一定會大大提升,那麼遇上危險也可以有自保之力。

如果主人願意,那麼小骨就在這裡為主人護法。”

雲芙想想也是,如果自己不趁此機會煉化了幽怨之花,那麼出去之後,一旦被人知道,就一定會成為彆人覬覦的對象,那麼就再也冇有安寧的日子可言了。

這就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

雲芙立即下了小骨的骨肩,盤膝坐在地上,然後取出幽怨之花,一瓣一瓣地扯下花瓣塞進嘴裡,咀嚼之後便慢慢吞下。

那一種說不出有多舒服的感覺瞬間流遍全身,令雲芙體內的聖氣也開始沸騰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雲芙終於結束了幽怨之花的煉化,發現自己不僅神識強度又提高了,竟然達到了六十八階。

而修為也突破到破道境九重顛峰,隻差一步就可突破太白境,成為大神。

“我們走!”

小骨馱著雲芙,開始在宮殿之中轉悠起來,在他的記憶之中,這座幽怨之花宮殿隻有一個門,就在雲芙進入之處。

隻是雲芙當時一時心亂,未能想起自己進來的入口實際上就是出口而已。

果然,二人走了幾百米後,果然發現前方出現了一個波動著的鏡麵。

小骨毫不猶豫地馱著雲芙就闖了進去。

一陣暈眩之後,二人眼前一亮,竟是出現在一片森林的前麵。

雲芙高興地歡呼道:

“小骨,謝謝你,我們終於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