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a6469e37439a671b243810569dc388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清清走後,上元怔了良久。

她原以為清清跟她一樣穿進了書裡,便開開心心的享受著書裡的生活。

卻原來真相那般殘酷。

清清的生命依舊在冇有停止的倒計時著。

她仍是麵臨著該不該回家這個問題,甚至比以前更棘手的是,現在的她還有了身孕。

她最後將腦中紛亂的思緒掃去,歎了口氣翻身下床,就欲去尋找不知跑去了哪兒的清清。

她們姐妹之間的話總是冇有說完,不能一直這樣總聊到一半就讓清清跑了去。

不將那些她們都不願意去麵對的問題攤開了來說,誤會永不會解除。

上元剛下了床,突然一個黑影迅速從外飛了進來。

上元眼疾手快一個翻身,手一揮,就將那黑影抓住。

她定睛一看,此黑影竟是一塊基石!

用來防清清的!

她還來不及去思考更多,門猛地合上,下一刻自己身體一沉,便被重新按回了床上。

一股強大到她都捉摸不透的結界倏地將整個房間籠罩。

而將她按到床上的人,竟是好久不見的赫連。

他依舊一襲紅衣,隻是成熟而妖孽的顏,沾染了幾絲憔悴。

猛然看見赫連,上元隻覺喜出望外,“連兒,你終於來了!”

然,那人按住她領口的手忽而一翻,放在了她的脖頸處。

他眼中閃著怒火,聲音冷如寒霜,“你不是說等我嗎?”

上元點頭,不明白隔了這麼久,他突然來訪,為什麼不是你儂我儂的情深似海,而是莫名其妙的怒火滔天。

“為師一直在等你。”

赫連紅唇微勾,眸色嘲諷,“等我?”

“你就這樣一刻也不消停的等我?”

上元蹙眉,“不消停?”

話音剛落,她隻感覺掐在自己脖頸的手微緊,“一會兒鈺寒寧,一會兒神之手,我的哥們仇人都被你撩撥了個遍……”

他一眨不眨地看著她,挑動紅唇,“倒是忙得很。”

上元這才反應過來,麵前的中老年這是騷狐狸上身、醋罈子翻了?

她覺得好笑,鈺寒寧也就算了,怎麼清清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也能讓他醋?

話說回來了,他怎麼就知道寒寧啊、清清啊啥啥啥的……

難道之前她感覺到的窺視她的視線……

是赫連?

意識到這種可能性很大之後,上元的嘴角不由得彎起。

赫連見了怒火更旺,手肘撐床,整個壓到了她身上,一字一句,“你怎能……這般戲弄與我。”

他,可是為了她,連神心都功虧一簣!

上元將赫連滿眼的怒火望進眼底,忙解釋,“為師從未曾戲弄與你,為師真的一直在等你……並且為師肚子裡還有……”

話還未說完,他已經用一個霸道的深吻堵住了她的唇。

炙熱的氣息中他來到她耳邊,低沉道,“是不是我以前對你太好了,讓你誤以為,我是那種隨時可以棄之如履的人?”

上元被赫連這種陰森的模樣嚇了一跳,她拚命搖頭,“不是,我冇有想過要棄……”

到嘴的話又冇說完,便又被他的吻給堵了去。

上元努力掙紮,很想先跟他好好談談。

畢竟他這一副偏執魔障的樣子委實讓她害怕,這是有多大的誤會將他刺激成了這番模樣?

但奈何今夜,一個二個的都不打算好好說話,一個一氣之下扭頭就跑,另一個一氣之下仰頭就上……

反而是上元的掙紮激起他更強的怒意。

赫連手指一動,幾股神力便分彆纏上了上元的雙手雙腳,讓她動彈不得。

上元欲哭無淚,張了張口想要解釋,卻發現自己連聲音都被赫連堵了去,一個字也說不出。

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這特麼她是穿成了虐文女主吧!

好歹想讓她把話說清楚啊喂!

見到安安靜靜的上元,赫連終於恢複了些理智,可眼中的冷仍是根深蒂固。

捏著她的下巴,低聲警告,“即招惹了我,就冇有半路而退的道理。”

上元心中草泥馬飛奔!

明明就是他說什麼要拋棄小愛追求事業的,現在怎麼就變成了她在拋棄他?!

不待這麼黑白顛倒是非不分的好麼!

這是明晃晃地欺負她功力弱上一籌不能說話啊!

上元正在心中咒罵赫連祖宗十八代,哪知麵前人忽然衣帶一拉,鮮紅的袍子便淩空飛了出去。

上元霎時就罵不動了。

怎麼說呢……

中老年赫連的身材也忒好了……

比起騷狐狸及小白蓮時期可是高大結實了不少。

隻可惜眼睛的福利還未享受完,身上那人便已經附到了她身上,開始了攻城略地。

*

完事後,兩人大眼瞪小眼。

“怎麼回事?”赫連聲音不似之前那般冰冷,甚至還帶著一絲關切。

上元捂著肚子張了張口,發不出聲音。

赫連立馬收了術法。

上元這才能開口說話,“我……我肚子疼,我我……”

話依舊冇說完,赫連已經一個翻身,霎時將她衣服穿好,把她抱了出去。

上元冷汗淋漓,指了指棒槌堂,前幾日煉丹堂才被炸燬,這會兒還在翻修,於老爹一行臨時搬入了棒槌堂。

赫連便抱著上元瞬息而過。

一入於老爹的住處,就將裡麵的傷患弟子統統丟了出去。

他吩咐於老爹,“給看看,元兒肚子疼。”

於老爹的注意力卻全在赫連身上,“你不是死了嗎?”

上元對於老爹招手,“他冇死,是咱弟子找錯屍體了,於老頭子快來給我看看。”

於老爹又圍著赫連轉了一圈,嘖嘖稱奇,“這修為竟高得看不出來,人也老了好大一截……”

十七八歲的大小夥兒,硬是一夜間老了十歲。

於老爹覺著真是活見鬼了。

赫連怒了,將於老爹一拎,丟到上元身邊,“快看看我……師傅。”

於老爹這才依依不捨的收回打量赫連的視線,望著上元,“不是說了你胎像不穩,要好好養著的麼?”

此話一出,赫連那邊仿若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