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化虹境之上還有路可以走,沈作當然想弄明白,在通往至強者的大道上,到底還隔著幾個境界層次?

要想走至強之道,當然要在全麵瞭解了修行體係之後,再考慮怎麼去做了。

眼下能夠為沈作解惑的,也就隻有饕餮分魂。

饕餮分魂現在就像是沈作的隨身老爺爺,確實有資格指點沈作的修行方向。

這一次饕餮分魂沉默了片刻,然後纔開口道出了一番長篇大論:

“要說修為境界的劃分,在不同的位麵世界,各有不同的體係,很難有一個完全統一的標準。

就拿你們人族來說,哪怕是同族,但是在不同的位麵世界,修行的方式也不儘相同,各有優長短缺。

當然了,也有大能之輩專門研究各種不同的修煉體係,最終也算是整理出了一個大多種族都認可的通行準則。

走向至強的修行之路,基本上可以劃分爲九重境界,隻有走出九重境界之上者,方可稱為至強!

這九重境界,不同的修煉體係,其稱呼、名稱各不一樣,但可以統一視為對應九種不同的生命層次。

當然了,也有一些修煉法門十分特殊,可以將境界壓縮為七重、八重,但終歸還是要打破境界極限,超脫於境界之上,纔算是至強!

以沈道友這一方世界的修煉體係來說,化虹境相當於第四重境界,在化虹之上還有合一、開天、問道這三重境界。

至於問道之後的境界,在這一方世界的修煉體係下,應該還未曾有人能夠做出突破。

因此,沈道友你所在的這個九州世界從根源上來說就是大道不全的,再加上曾經被不可言說的存在鎮壓過,這才導致化虹境就是你們這一方世界的頂點。

不過現在隨著世界封禁被破,天地發生如此钜變,現在的修為境界極限能夠超出化虹境之上,也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至於能不能夠再次出現問道境界的強者,暫時還是說不準的事。

而問道境界,對應的是第七重生命層次,這樣的強者已經可以稱為大能之士,據有破界飛昇的能力,能夠穿梭於不同的位麵世界。

本座在最為巔峰的時候,就是處於這樣的一個境界。”

饕餮分魂果然就是類似於隨身老爺爺的存在啊,如果不是從它的口中打聽訊息,哪怕沈作去翻遍哪些古族傳承下來的資料,也不太可能弄清楚化虹境之上還有著如此明確的境界劃分。

當然了,饕餮分魂從問道境的大能,被打壓至化虹境,甚至還被鎮壓了數萬年,現在更是不得不成為法寶器靈,其遭遇實在是有一些慘啊。

不過這也說明,饕餮分魂以前絕對是有故事的!

這樣的故事饕餮分魂不願意講,沈作也就不好意思問,萬一觸碰到了饕餮分魂的傷心處,豈不是尷尬?

其實對於饕餮分魂來說,它倒不是怕冇有麵子,隻不過它的故事涉及到了不可言說的存在,想說清楚實在不怎麼方便,那還不如乾脆不說的好。

現在九州世界發生如此钜變,對於被封禁在這方世界已久的修真者來說,反而有了突破極限的機會。

以往數萬年,任你才情再怎麼驚豔的人,修為境界的終點始終侷限在化虹境,根本看不到前麵的路。

現在,封堵的路重新打開了,估計有本事走出新路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千萬不要小看了人類的聰明才智,現在的天地異變,相當於將九州世界的修真者重置在了同一個起跑線上,誰能夠跑得更快、跑得更遠,就要各憑本事與機緣了。

突破至天人境,不過是等於走出新手村,真正的競爭還在後麵呢!

這時饕餮分魂繼續向沈作解釋道:

“沈道友所在的這個九州世界,原本能夠誕生問道大能,其實在無數位麵世界中已經不算弱了,具有了行走在混沌中的資格,也相當於向其他位麵敞開了門戶。

不然的話,昔日本座也不會進入到這一方世界。事實上像本座這樣,被鎮壓在這一方世界的大能著實不少,即使它們和本座一樣被削弱了境界,但是隨著世界重組,它們想重回強大,反而比你們這些本土修真者更為容易一些。

這一點還請沈道友多加註意,參與到這一次世界亂局之變中的,不僅僅隻有你們本土修真者,還有這些被鎮壓過的異界大能!

甚至於,原本幻境空間中的那些生靈,也能夠參與到競爭中來,因為它們同樣是被幻境空間壓製了上限,並不是說它們冇有繼續成長的能力。

這是大亂之世,同時也是大爭之世!

不過本座還是很看好沈道友的,也希望你我之間,能夠逐步建立起真正的信任。”

沈作點了點頭,道:

“晚輩年輕識淺,確實還需要前輩多多指點。

至於信任,不就是在日常相處中一點點積累起來的嗎?

晚輩對自己有信心,對前輩也有信心!”

饕餮分魂不置可否,並不是很在意沈作的這一番場麵話。

真要是互相信任的話,饕餮分魂又怎麼會成為血宵劍的器靈呢?

現在九州世界重組,要說饕餮分魂不想重回巔峰,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饕餮分魂被鎮壓的方式與其他被鎮壓的大能有所不同,它被消弱的也更加厲害,想要恢複自然會更難。

反而像現在這樣,成為血宵劍的器靈之後,能夠很好的隱藏饕餮分魂自身的氣息,不至於讓它直接暴露出去。

畢竟那些破開封禁重見開日的大能,想要找饕餮分魂麻煩的著實不在少數!

遠的不說,就說被鎮壓在金屬湖泊地底的巨物,饕餮分魂就已經猜出它的來曆了。

這傢夥肯定是想找饕餮分魂麻煩的,不然的話真當它突然暴發出那麼龐大的力量,隻是為了發泄破封的喜悅啊?ŴŴŴ.biQuPai.coM

現在能夠跟在沈作的身邊,饕餮分魂還是很滿意的,畢竟這樣的氣運之子,稍微分潤一點好處出來,說不定就能夠幫助饕餮分魂後發製人!

正如饕餮分魂所說,隻需要逐步建立信任即可。

這是沈作的機緣,也是饕餮分魂的機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你不作會死啊?更新,第二百一十九章 化虹之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