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玉書死的很是不甘心,他怎麼都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的修為境界更高,為何卻敗得如此之乾脆呢?

簡直就莫明奇妙!

可惜這世上冇有後悔藥吃,如果再給蔣玉書一次重來的機會,他也許會嘗試著壓製一下自身的貪唸吧?

現在蔣玉書雖然身死,卻並冇有魂消,隻見饕餮分魂猛的從血宵劍中鑽了出來,大口一張之際,就將蔣玉書的殘魂吞噬的乾乾淨淨,相當於將蔣玉書的生存痕跡從這個世上徹底的抹去了。

天人境修真者的神魂,對於饕餮分魂來說好處並不算大,卻也能夠稍稍滿足一下它的口腹之慾了。

畢竟被封印了數萬年之久,口中早就淡出個鳥來,隻要有機會的話,饕餮分魂自然不會錯過任何的機會。

吞下蔣玉書的殘魂之後,饕餮分魂任由他的屍身就此跌落,彷彿蔣玉書的出現,隻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插曲罷了。

“恭喜沈道友,順利晉升至天人境!

年紀輕輕就有著如此修為,資質之佳世所罕見,本座很是看好沈道友的未來,必定能夠走出一條前人未曾走過的路!”

饕餮分魂這番話明顯是在示好,沈作卻忍不住尋思起來:

自己穿越到這個世界前前後後也就八天的時間,卻如同夢幻一般的飛速晉升至天人境,這麼快的晉升速度著實是世所罕見,就算有著主角光環相助,應該也不多見吧?

沈作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狀態模板,此時呈現出如下的數據:

靈力:4000(4000)

精神力:4000(4000)

作死值:19343點

能力:中級媚惑1/20(冷卻期30/30天)

中級廚藝精通1/6(冷卻期0/3天)

高級會心一擊1/40(冷卻期10/10天)

初級以牙還牙1/10(冷卻期無)

中級棋藝精通1/20(冷卻期30/30天)

擬態:0

鏡眼:0

初級陣法1/10(冷卻期30/30天)

初級瞬移1/10(冷卻期0/10天)

熟練度:三級饕餮**0%

二級煆神訣0%

…………

初入天人境的修為,靈力值和精神力值就直接翻倍提升到了四千點,與煉氣境相比可以說是有著質的區彆。

更為重要的是,在凝聚出了天人法相之後,相當於多出了一具身外化身,能夠施展的神通手段更多,威力也更為驚人。

在正常情況下,天人境強者是可以隨意吊打煉氣境修真者的,除非對方會開掛!!

饕餮分魂的見識應該很是廣博,而沈作現在相當於走出了新手村,也是時候瞭解一下更為宏大的世界觀了。

於是沈作直接向饕餮分魂請教道:

“敢問前輩,以晚輩今年十八歲的年紀,就能夠晉升至天人境,拋開眼下的這個九州世界不算,如果在其他的位麵世界,算不算得上是天資卓絕?能不能夠位於前列?”ŴŴŴ.BiQuPai.Com

沈作這麼問也是有道理的,要知道洛瑤光年約二十七、八歲,晉升至天人境就是玉蓋山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紀錄,那麼以沈作的年紀,很有可能已經打破了九州世界最年輕的紀錄。

畢竟自古以來,還從來冇有誰能夠像沈作這樣,集兩大神級功法於一身,修煉起來冇有任何的瓶頸,開掛更是開的如此不講道理。

但是外麵的世界更為廣闊,有著無數位麵無數大世界,累積起來會有多少天驕之輩?

這其中出現一些無比驚豔的超級天才一點都不意外,因此沈作很想弄清楚自己的真實定位。

饕餮分魂見多識廣,它經曆過的位麵世界肯定不在少數,從它口中打聽到的訊息,顯然會超出九州世界的範疇,能夠幫助沈作瞭解更多。

饕餮分魂理解沈作的想法,畢竟像沈作這樣的土著,一旦打開眼界,好奇心自然是極為旺盛的。

饕餮分魂斟酌了一下,才用儘量平緩的語氣道:

“沈道友的這一份天資,以人類而言,不論在那個位麵,都算得上是頂尖層次了。

不過,天人境修為,在真正的強者眼中,也隻不過是修行路上的起步階段罷了。

就拿那些不可言說的存在,或者一些有能力跨越不同位麵空間的超級大勢力來說,隻要他們願意培養,那麼就算為初生的嬰兒奠定天人之基,甚至是化虹之基,也不算什麼難事。

甚至於有一些得天獨厚的天選之族,其後裔剛剛一出生,就有著化虹之上的實力,也不算是特彆的罕見。

但不論任何位麵,都要遵循一個基本法則,那就是越是強大的種族,其族裔數量就會越少。

唯有你們人族是一個異數,人口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幾乎分佈在每一個位麵世界,而且你們可以通過修行強大自身,哪怕出生的時候再怎麼孱弱,也有機會修煉至頂尖層次的強大。

達到不可言說這一層次的至強者,絕對以你們人族數量最多!

沈道友不可妄自菲薄,你在一個底蘊如此之低的世界,十餘年就修煉至天人境界,這份天資極為的罕見,絕對是有機會走出一條至強之路的!”

沈作聞言後點了點頭,道:

“聽聞前輩所言,晚輩確實是眼界大開,可不可以理解為,走出一條至強之路,就可以成為至強者,也就是不可言說的存在。

達到這樣的境界之後,不論在什麼位麵世界,都會是頂尖層次的?”

饕餮分魂肯定的道:

“可以這樣理解!

不過,這樣的一條至強之路,到底要怎麼走,本座也不是很清楚。

拿我們饕餮一族來說,就隻有饕餮本尊有著這方麵的經驗。

而且,同為至強者,也是有著強弱之分的,不然的話饕餮本尊又如何會被鎮壓呢?

誰強誰弱,還是要看你走的那條至強之路,到底是大道還是小道!”

沈作聞言後很是灑脫的一笑,道:

“前輩,我們距離這樣的境界還很遙遠,現在考慮這些實在是有點早,如果未來真有機會接觸到這樣的境界,到時候再說吧。

其實晚輩真正感興趣的,是想知道在化虹境之上,到底還有著什麼樣的境界層次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你不作會死啊?更新,第二百一十八章 至強者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