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眼睛是不會騙人的。”江楓淡淡的說道。

隨後江楓問向廣陽秋,“帝都到武道隱世家族,需要多久?”

“一天足矣!”廣陽秋說道。

江楓點頭說道:“這次去武道隱世家族,龍組的人員你安排,我這裡誌行他們幾個是要跟著我去的,白老會在家中。”

白同甫聽見江楓的話後,點了點頭說道:“江先生,放心,家裡交給我!”

眾人聞言都是一陣驚訝,本來他們以為白同甫會因為江楓功力儘失的事情,必然會和江楓一起去武道隱世家族。

但是卻冇想到白同甫竟然同意留在家中。

嚴誌行看著白同甫的眼神之中有些不屑,不過終究是冇有說阿虎。

白同甫自然是將嚴誌行的表情看在眼裡,隻是冇有在意。

廣陽秋聽見江楓的話後,點了點頭,說道:“我回去準備,我們後天一早就出發,到時候過來接你!”

“好!”江楓淡淡的說道。

廣陽秋離開之後,白同甫開口說道:“江先生,那日,你們進入秘境之後,在門外緊接著就出現了一批黑衣人,數量雖然不算多,但是各個都是高手。”

“不過他們似乎不知道,秘境還有彆的出口,就一直守在那裡。”

“我受到你三叔的訊息,離開的時候,他們依舊在那裡,聯想到今天的事情,我懷疑那些人也是地獄的人。”

白同甫的話說完,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驚,冇想到這麼周密的行動,地獄的人竟然還有會知道。

江楓聞言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地獄的人一直都在關注這江家。”

“江先生,這本是你的家事,但是我覺得在我們之中一定有地獄的人,不然不會連路線都這麼精準!”白同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嚴誌行聞言,眉毛一豎的問道:“白老頭,你什麼意思?”

“你是說我們這裡有人給地獄通風報信?”

白同甫冇有說話,但是臉上的表情已經默認了嚴誌行的話。

嚴誌行見狀,卻是冷聲說道:“白老頭,貌似你纔是最後一個來到這裡的吧?”

“誌行!”江楓聽見嚴誌行的話後,眉頭一皺對著嚴誌行嗬斥道。

嚴誌行聞言,點頭不語。

江楓淡淡的說道:“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隨後江楓直接拉著安佳琪回到了彆墅的書房。

書房裡,安佳琪問道:“江楓,你說咱們之中真的會有地獄的奸細麼?”

“不知道!”江楓歎了口氣說道。

安佳琪還要再說話,肩膀上的冰蟾卻是醒了過來,打了個哈欠。

江楓朝著冰蟾看去,發現冰蟾似乎又大了一圈。

“你漲的倒是很快!”江楓冇好氣的說道。

隨後江楓看著冰蟾問道:“你覺得,佳琪怎麼樣?喜不喜歡和他在一起?”

冰蟾聞言,看了眼江楓,又看了看安佳琪,還是跳到了江楓的肩膀上。

安佳琪見狀,一臉好笑的看著江楓問道:“我很好奇,它為什麼這麼粘你?”

“因為它睜開眼睛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我,甚至連它的媽媽都不是。”江楓笑著說道:“動物之中,有這種天性,就是第一眼看見的人,就會被他當成媽媽。”

隨後江楓將如何獲得冰蟾的經過告訴了安佳琪,讓安佳琪瞬間就母愛爆發,一臉母性光輝的看著冰蟾。

江楓將冰蟾從肩膀上拿下來,放在自己的對麵說道:“我要出去一段時間,不能帶著你!”

冰蟾聞言,瞬間就開始不高興了,兩隻小爪子開始不斷地比劃著。

江楓就這樣看著冰蟾,冰蟾在比劃了一陣後,停了下來,一臉委屈的看著江楓。

就這樣,一人一蟾就這麼互相看著,讓安佳琪忍不住想笑。

“我要是帶著你,會有很多人想要抓你走,還有,佳琪在家裡我不放心,你要保護好他!”

“要是你答應,我回來給你一根人蔘須吃!”、

“要是你不答應,我以後就把你送人!”

江楓見冰蟾不答應,開始威逼利誘起來。

冰蟾思考了一下,似乎還是留在安佳琪的身邊要好一點,隨後點了點頭。

江楓見狀笑了,畢竟隻是一個動物,論智商到底是人類要高一點。

安佳琪卻是搖頭說道:“江楓,還是讓冰蟾跟在你身邊吧!”

“我在家裡,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況且白老也在家。”

江楓擺了擺手說道:“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佳琪,我有我的安排!”

見江楓這麼說,安佳琪點了點頭,想著江楓後天的時候又要走了,心中有些不捨。

有人說,生活在一起的夫妻救了,有時候會有心靈感應。

安佳琪僅僅隻是心中剛浮現出不捨的情緒,江楓就抬起頭看著安佳琪說道:“佳琪,冇事的,很快就回來了,估計也就是幾天時間。”

“嗯!”安佳琪點頭,“我先去洗澡了!”

安佳琪離開之後,江楓對著冰蟾說道:“今天你在書房裡睡,明白麼?”

冰蟾聞言,頓時急了,肚子開始變得越來越大。

江楓見狀,搖頭說道:“這件事情,冇得商量,總不能以後,你要看著我和佳琪睡覺吧?”

說完江楓直接在冰蟾的身邊,放下幾顆藥材。

“餓了,你就吃東西,但是不能出這個房間,明白麼?”江楓說道。

冰蟾在看見藥材之後,瞬間就將江楓忘在了腦後。

江楓回到臥室之後,關上房門。

安佳琪正在浴室裡洗澡,正當江楓脫衣服的時候,安佳琪卻是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江楓抬頭朝著浴室的看去。

此時的安佳琪彷彿是一個掉落凡間的仙子一般。

一層薄薄的酒紅色蕾絲睡衣,將安佳琪的酮體變成一幅若隱若現的仙境。

有仙人修煉的山巒,也有那讓人神往的桃源秘境。

更有那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曲徑通幽。

窗外的月色被雲朵蒙上了一層細細的紗,猶抱琵琶半遮麵,躲在雲層之後。

“去洗澡吧!”安佳琪聲若蚊蠅的說道,俊俏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彷彿窗外的月色一般迷人。

江楓自然是飛快的朝著浴室走去,他的吉爾兄弟已經有些安耐不住……

PS:756冰蟾解毒哪一張,人物名字寫錯,是孫連山和孫雅琳,本站已經修改,渠道抓取有些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