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9章再見師父

此時已經有四十多個合界境高手在圍攻葉雲飛。

而且這些合界境高手在見識了葉雲飛的可怕戰力後,都變得小心謹慎起來,彼此之間開始配合出手,共同出手,共同防禦。

葉雲飛的戰鬥力雖然強,但是同時對戰四十多個合界境高手,開始感到有點吃力了。

轟!

在激戰之中,一道璀璨的紫色長刀,猛地斬在葉雲飛的胸膛之上,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出現,鮮血激濺而出。

“我斬中他了!”

一個合界境後期的高手大喜叫道。

隻不過,在他的長刀斬中葉雲飛的同時,葉雲飛的那山峰一般龐大的拳頭也轟在了他的軀體之上,當場將這個高手的左半邊軀體打碎。

啊……

這個高手拖著半邊軀體慘叫後退。

轟轟……

幾乎同一時間,四五道狂暴的攻擊轟在葉雲飛高大的軀體之上,讓葉雲飛的身體劇烈一顫,身上出現幾個觸目驚心的血洞。

隻不過甲木青帝體立即發揮了作用,那幾個血洞冒出充滿生命氣息的青色霧氣,在不斷癒合。

噗!

葉雲飛反手一劍,將一個手持長鞭的合界境中期高手的手臂連肩膀斬下。

“不愧是一個核心世界的大教,天量聖地的這些傢夥戰力算是不錯了。”

葉雲飛苦笑。

事實上,天量聖地的那些高層更加心驚。

四十多個合界境高手對戰一個天壽境的後輩小子,打了這麼長的時間也冇能占到多少便宜,反而連連受傷。

而且葉雲飛**可怕的恢複能力也讓他們感到無法置信。

他們親眼看見合界境高手全力一擊,最多也隻能將葉雲飛的軀體擊穿一個血洞,而且眨眼間就開始恢複。

“想不到這個小子的**質量如此可怕!

再上去一些人,合力將他斬殺!”

聖主的臉色有點難看,沉聲說道。

馬上又有十多個合界境高手衝上去,參加圍攻葉雲飛。

這樣一來葉雲飛的壓力更大了。

“聖主,紫聖真君帶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合界境高手押著一個老者來到了。

這個老者全身能量被封印,而且身上捆綁著粗大的鐵鏈,這些鐵鏈全部都是用虛空真金煉製而成,上麵刻滿了各種各樣的禁錮符文,堅不可摧。

“小子,你的師父就在這裡!

今天,你們倆師徒都要死!”

聖主指著那個老者對葉雲飛大叫道。

“師父!”

葉雲飛轉身看去,又驚又喜,這個老者正是葉雲飛一直在尋找的紫聖真君。

“師父?”

紫聖真君聽了葉雲飛的叫聲,不由得一愣,然後盯著葉雲飛打量了起來。

“年輕人,你是誰?

為何稱我做師父呢?”

紫聖真君冇能認出葉雲飛,開口問道。

這個時候葉雲飛纔想起,紫聖真君上一輩子是自己的師父,但是這一輩子兩人還冇有見過麵呢,所以紫聖真君根本就不知道葉雲飛為何叫他為師父。

“師父,我是你的弟子。

隻不過此事說來話長,以後有時間我再告訴你其中的原因。

我是來救你的。”

葉雲飛對紫聖真君傳音說道。

“年輕人,你是來救我的?

這裡可是天量聖地的總部,你自己一個人跑來這裡救我?”

紫聖真君聽了葉雲飛的話,有點吃驚。

他一眼就看得出來葉雲飛的境界隻不過是天壽境,這樣的實力跑來天量聖地救人,根本就不可能。

“年輕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稱我為師父,也不知道我們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你能深入虎穴來這裡救我,我很感謝你,不過就憑你的實力是救不了我的。

你能來到這裡,而且在這麼多高手的包圍之下能活到現在,說明你肯定有什麼過人之處,現在你要做的就是馬上離開這裡。

至於我,隻不過是一道分身而已,我的這道分身就算死在這裡,對我的本體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的,所以你不用管我,趕緊走吧。

不過我估計他們也不會輕易放你離去的,這樣吧,我來纏住他們,你趁機逃走。”

紫聖真君想了想,對葉雲飛傳音說道。

下一刻,一股隱晦的能量在他的身體之內醞釀。

“師父打算自爆,掩護我離開!”

葉雲飛嚇了一跳,同時心中十分感動。

因為葉雲飛看到出來,紫真君正在施展紫微派古代的一個禁忌秘術,想在短時間之內壓榨潛力,強行提升,然後進行自爆。

這是一種和強大敵人同歸於儘的秘術!

“師父,你千萬不要自爆!

你放心吧,天量聖地的這些傢夥奈何不了我!”

葉雲飛大驚之下立即對紫聖真君說道。

下一刻。

葉雲飛意念一動。

吼吼……

一個巨大的圓輪緩緩從背後升騰而起,九頭神獸站立在圓輪之上的各個九宮格內,齊聲怒吼咆哮,聲震長空。

接著九頭神獸一起合力推動巨輪,滾滾向前碾壓,所到之處,虛空瞬間崩裂。

那些合界境高手不敢硬擋,紛紛躲避。

啊!

一個合界境中期高手躲避不及,當場被巨輪碾壓成渣。

葉雲飛一揮手,取出來十幾個玉瓶,張口一吸,將這些玉瓶之中的丹藥全部吞進嘴中,磅礴的藥力立即在體內爆發,化作滾滾洪流,直接就把葉雲飛那本來就已經十分高大的身軀膨脹得更加龐大了。

這些全部都是用來壓榨潛力,臨時強行提升能量的禁忌丹藥。

葉雲飛親自煉製的禁忌丹藥,效果當然是特彆強。

一下子間,葉雲飛的氣息就開始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提升。

本源精血解體**!

一股股濃鬱的血霧源源不斷從葉雲飛的毛孔之中噴湧出來,使得葉雲飛變成了一個高大的血人!

“這是血族的禁忌秘術!

大家小心!”

一個白髮老者臉色大變,大叫了起來。

本源精血解體**,正是血族傳承的禁忌秘術!

一般情況下,當血族高手施展出這種秘術的時候,就意味著要拚命了。

因為這種禁忌秘術的消耗十分可怕。

飛仙大陸畢竟是一個核心大陸,時常會有血族出冇,那個白髮老者是天量聖地的太上長老之一,見多識廣,自然一下子就能認出。

“小子,你控製了一個血族,又修煉了血族的傳承禁忌秘術,你和血族到底是什麼關係!

血族是異族,與我們人族是生死大敵,難道你已經投靠了異族?

莫非你不是人族,而是一個血族?”

聖主淩厲的目光盯著葉雲飛,厲聲喝斥道。

就連紫聖真君也是臉色微變。

一般情況下,人族是很難修煉血族的禁忌秘術的,因為血脈本源不同,但葉雲飛是一個例外。

葉雲飛擁有混沌神脈,混沌神脈的一個特點就是能碾壓世間一切的血脈,也能相容一切的血脈,甚至能模擬一切的血脈本源,這就是葉雲飛為什麼能修煉血族的禁忌秘術,也能修煉木偶魂線秘術的原因之一。

魂族和血族一樣,都是異族。

“嘿嘿……

你管我是什麼族的,反正今天我要踏平這裡。”

葉雲飛冷冷一笑。

吼……

話音一落,葉雲飛和血族分身同時仰天怒吼了起來。

浩浩蕩蕩的濃鬱血霧以葉雲飛和血族分身為中心,滾滾擴散,瞬間就籠罩了整個天量聖地的總部。

讓所有的人都感覺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

葉雲飛和血族分身一起聯手施展出控血神通,威力大增,就算是那些合界境圓滿高手也感到體內的血液隱約躁動起來。

“你既然認為我是血族,那我就讓你見識血術七式的威力。”

葉雲飛的目光掃了一眼聖主,被濃血覆蓋的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意。

血術七式是血族的傳承秘術,共有七式,葉雲飛上一輩子從一個血族高手那兒得到了血術七式的前五式,分彆是第一式血獸噬天,第二式血海無邊,第三式化血為兵,第四式以身為血,第五式血界。

遺憾的是後兩式葉雲飛冇有得到。

隻不過,前邊五式的威力已經足夠驚人。

鏘鏘……

葉雲飛話音一落,身前突然出現了一件件血色兵器,刀,槍,劍,戟,鞭,匕首……

各種各樣的血色兵器,懸浮在葉雲飛的身體周圍,密密麻麻,上千上萬!

這是第三式,化血為兵!

這些兵器全部都是由鮮血凝聚而成的!

嗤……

葉雲飛一揮手,一件件血色兵器激射出去,鋪天蓋地,好像下了一場血雨地,威力駭人。

“小心!”

那些合界境高手紛紛出手抵擋。

將一件件射向他們的血色兵器打碎。

但是讓人吃驚的是,下一刻,這些被打碎的血色兵器再次凝聚成形,繼續發動攻擊。

猝不及防之下,許多天量聖地的人馬直接被擊中了。

啊啊……

一道道慘叫聲在整個總部之中響起。

這一擊之下,最起碼斬殺了幾百個天量聖地的人馬。

“師父,你好好看著,我要替你出出氣。”

葉雲飛對紫聖真君說道。

“年輕人,你不會真的是一個血族吧?”

紫聖真君看著渾身被濃鬱血漿覆蓋的高大軀體,不由得皺眉問道。

“師父,你放心,我是人族,如假包換。”

葉雲飛笑道。

下一刻,葉雲飛一步踏前,落腳之處將空間震碎一大片。

服食了那麼多禁忌丹藥,又施展了本源精血解體**,此刻葉雲飛的戰力提升了一大截,無窮無儘的可怕能量從軀體之上迸發出來,駭人之極。

葉雲飛伸手一抓,周圍的血霧滾滾彙聚,在葉雲飛的掌心之中化成一杆粗大的長矛,對準一個合界境初期高手用力一擲。

轟!

血色長矛瞬間洞穿虛空,直接將那個高手釘在半空之中,慘叫哀嚎。

咻!

葉雲飛施展空間瞬移術,一步就衝到五六個合界境高手身前。

嗤嗤……

千千萬萬件形態各異的血色兵器,在葉雲飛的身體周圍自動凝聚,密集地朝那五六個合界境斬殺過去。

“快退!”

那幾個合界境高手嚇得臉色大變,根本就不敢對敵,全部後退。

可是他們的速度哪裡比得上葉雲飛。

葉雲飛手起劍落,一劍一個,連斬四個!

噗!

葉雲飛連踏兩步,分彆追上兩個合界境高手,一拳一個,將這兩個高手打得形神俱滅。

“難怪他敢單槍匹馬來救我,小小年紀,戰力卻是如此驚人!”

紫聖真君不由得驚歎。

“所有的人一起出手!”

聖主看到這一幕,徹底怒了,一聲大吼。

這下子,天量聖地所有的合界境高手全部出手了,包括十幾個合界境圓滿!

“小心!”

紫聖真君關心地叫道。

“師父,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葉雲飛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