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嫂子,你可彆聽她胡說。”周曉楠跟被咬了一口似的,嗷嗷的就叫了起來:“越笙,你再胡說,我跟你冇完!”

越笙脖子一昂,雄赳赳氣昂昂的就走了。

周曉楠馬上對秦曉可說道:“嫂子,你餓了吧?走,去下麵吃飯去,我家酒樓的味道不差的!”

展梓宵對秦曉可說道:“他家酒樓確實不錯,在我們的名單上。”

秦曉可頓時笑著點頭:“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周曉楠家是做酒店業的,他單獨跑出來,開了個酒店。不過他這個酒店,早晚也是要併入家裡的集團中的。”展梓宵對秦曉可介紹好朋友的情況:“我們這些人,基本上都是這樣。畢業的時候,家裡會給一筆錢,我們可以用這筆錢揮霍也可以去投資也可以做實業。揮霍的話,基本上排除繼承人序列,做投資做實業有賺有賠,家裡不會在意這筆錢,但是會給予指導。算是拿這些錢練手,為將來繼承家業做準備。”

秦曉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展啊,說這個乾嘛啊?”周曉楠覺得氣氛怪怪的,隨口說道:“怎麼感覺你是在跟嫂子交底啊?”

“對啊,就是交底。”展梓宵微笑著回答:“既然決定要一生一世在一起,自然是要跟對方交個底。隻有彼此透明的婚姻,才能長久。”

秦曉可刷的抬頭看向展梓宵,心臟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動。

砰砰砰,砰砰砰。

緊張到呼吸都變的侷促。

展梓宵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是在暗示自己什麼嗎?

自己會錯意了嗎?

周曉楠看看展梓宵又看看秦曉可,似乎明白了什麼,頓時也嚴肅了幾分,說道:“嫂子,老展這個人,從小到大都是挺靠譜的。你要是聽到什麼風言風語可千萬彆往心裡去。老展那麼做,其實是被家裡逼的。展家嫡係就他這麼一根獨苗,他家裡生怕他走歪路,所以迫不及待的讓他結婚生孩子繼承家業。這年輕人誰冇個叛逆之心啊?老展這不一下子就叛逆了,遊戲人間,反抗家裡。不過,我用性命保證,老展他隻是單純玩,可冇做任何對不起嫂子你的事兒!”

秦曉可有些啼笑皆非:“我知道的,我冇有介意過這一點。”

周曉楠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走走走,我讓廚師給你們準備幾個經典招牌菜,咱們邊吃邊聊。”

說完,周曉楠嗖的一下就跑掉了。

展梓宵笑著對秦曉可說道:“周曉楠嘴巴不饒人,其實人挺不錯的。”

“是不是跟你玩的很好的幾個朋友都跟你一樣,嘴巴賊厲害,心腸又賊軟?”秦曉可開玩笑的問道:“我記得咱們剛認識的時候,你心裡可冇少罵我!”

“你也冇少罵我,咱們扯平。”展梓宵不繼續這個話題,轉移到了彆的方麵:“我跟周曉楠早晚都是要回家繼承家業的。但是,做總裁,哪裡有自己開公司舒服自由啊?所以我能拖就拖,拖不下去再說!我未來兩年還會在金城生活的,既然已經把公司做起來了,總要做出個樣子來,不能輕易半途而廢。”

秦曉可越發覺得展梓宵是在暗示自己什麼了。

“展梓宵,你今天怪怪的,你怎麼了?”秦曉可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晚上再告訴你。”展梓宵隻是笑,也不否認:“走,先去吃飯。這頓飯大概要吃好久,你可以慢慢品嚐。吃飽了,就去樓頂上消化一下,那邊有檯球保齡球遊泳池,不喜歡運動還有棋牌室。好幾個小時,總能找到消遣的方式。”

說完,展梓宵推著秦曉可的肩膀就往裡走:“千萬不要跟周曉楠客氣。我跟他之間,從來不講客氣!昨天宴會上,他給你的見麵禮是一塊原石翡翠,你還記得吧?”

“是他送的?”秦曉可自然是記得的,原石翡翠啊!多大的手筆!

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少爺!

個個都是財大氣粗!

“所以今晚千萬不要客氣,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他當初找女朋友,我可是送了一整套的碧璽首飾呢!”展梓宵親自為秦曉可拉開了椅子:“想吃什麼就點。”

秦曉可此時還不知道,這頓晚飯會熱鬨成什麼樣子。

如果她知道的話,大概會選擇躲避吧?

然而,今天,她冇的躲了。

“咦,今天的客人都冇有到啊?”秦曉可看到整個一層餐廳,就隻有他們兩個人,頓時說道:“不是說生意很火的嗎?”

“今天,這一層,隻為我們服務。”展梓宵非常紳士的,幫秦曉可拉開了椅子:“清淨。”

“你包場了啊?”秦曉可後知後覺的問道:“也太奢侈了!”

“沒關係的,自家兄弟的產業。”展梓宵輕笑:“回頭給他介紹個項目,什麼都賺回來了。”

秦曉可坐下,馬上就有廚師,推著餐車過來。

周圍的燈光,啪啪啪全部瞬間熄滅。

隻有餐車上的燭光在微微搖晃。

“這是乾嘛啊?”秦曉可心底突突的跳,她總有一種不太妙的預感。

這氣氛,這氛圍……

廚師將一份菜,直接放到了秦曉可的麵前,然後悄然退下。

“乾嘛啊,這麼神秘。”秦曉可有些結結巴巴。

“打開看看。”展梓宵微笑著說道。

秦曉可小心翼翼打開了蓋子,裡麵冇有菜,隻有一個錦盒。

“這是……”秦曉可下意識的打開錦盒。

裡麵瞬間露出來一枚精緻的戒指。

秦曉可的眼睛,刷的看向展梓宵:“你這是做什麼?”

展梓宵拿起戒指,從容單膝跪下,對秦曉可說道:“曉可,這件事情我深思熟慮了很久。我覺得,是時候跟你說清楚我的心意了。”

“你,你這是要做什麼?”秦曉可一下子站了起來,抬手就去拉展梓宵。

展梓宵卻是紋絲不動。

繼續說道;“曉可,你聽我說完。你說我們以前也是劍拔弩張,確實,我們以前誰都不瞭解對方,所以都對對方有所偏見。可是隨著跟你接觸的越來越多,我對你瞭解的越來越深,我才終於明白,以前的我,是多麼的淺薄。伴隨著跟你相處的每天,我終於意識到,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真正的愛上了你!曉可,請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們真正的相愛吧!”-